風さそう木陰に俯せて泣いてる
見も知らぬ私を私が見ていた
逝く人の調べを奏でるギターラ
来ぬ人の嘆きに星は落ちて

起初使用的樂器很簡單,只是用結他伴奏。
南里侑香幾乎是清唱的,這也讓人更深刻的感受到--她本身聲線的美麗和音域的遼闊。這一段同時亦為往後,令人驚嘆的傳頌作一個令人不由自住想要聽下去的序曲。

 

行かないで、どんなに叫んでも
オレンジの花びら静かに揺れるだけ

在Orb被地球軍包圍、Uzumi宣佈棄國的決定、把Orb的未來交到Cagaill的手上,並告訴她,她並不孤單、她還有一個兄弟。Cagaill一直以來的那份灑脫堅強瓦解,在ArcAngel的艙門前作明個沒用的歇力呼喊,Uzumi充滿慈愛的身影在Cagaill的眼淚裡作最後的一次揮手。但無論呼喚多少次,「オレンジの花びら静かに揺れるだけ」(卻只換來橘黃花兒的靜靜搖擺),逝去的始終是逝去,特別是生命,永遠都沒有辦法挽回,只能含淚看著逝去之人所遺下來的象徵。

 

やわらかな額に残された
手のひらの記憶遥か

「やわらかな額に残された」(殘留在稚嫩臉龐上的),這句是指失去了Uzumi的Cagaill吧…失去了Uzumi的Cagaill,只剩下不知道怎樣形容的失落表情,同時也指往日一起相處的快樂日子。「手のひらの記憶遥か」(存在掌心中的記憶已漸遙遠),Uzumi臨行前不是曾把手「給」Cagaill嗎?這是個象徵的比喻:Cagaill從Uzumi手上接過首長位,可是在那刻的Cagaill,腦裡、心中就只有Uzumi離去的事實。而當中過去和Uzumi相處的記憶、Uzumi的教誨,隨著ArcAngel離開地球,而和她越來越遠了。

 

とこしえのさよならつま弾く

「とこしえのさよならつま弾く」(指間彈奏出永恆的離別)回應開首的結他伴奏

 

優しい手にすがる子供の心を
燃えさかる車輪は振り払い進む
逝く人の嘆きを奏でてギタ-ラ
胸の糸激しく掻き鳴らして

「優しい手にすがる子供の心を」(依附在溫柔臂腕上的赤子之心)一直以來Uzumi都把Cagaill照顧得很好吧……一直都依附在溫柔的臂腕上,才令Cagaill有一顆坦率而細膩的赤子之心。可是這一切卻「燃えさかる車輪は振り払い進む?」(被呼嘯的車輪無情拋開),要來接Uzumi的列車,開近了……一下子,那個平時依靠慣的人被奪走了。「手」和「心」被迫分開。「逝く人の嘆きを奏でてギタ-ラ」(結他彈出逝去之人的輕嘆)不止Cagaill,Uzumi也對這未成熟的金色小貓十分的不捨,也其實不太放心這孩子一個人,真的能面對到她日後的政途?難搞的並不是Orb,而是那班政客。

 

哀しみに染まらない白さで
オレンジの花びら揺れてた夏の影に

這兩句到底是在說Kira,還是Cagaill?Kira在Cagaill的背後守望著她,看著她淚流滿面、失去光彩的琥珀色眼睛。看著那象徵逝去之人的花瓣,可是如今連花瓣也不見了,只剩下當時的記憶,那些影子,久不散去。

 

やわらかな額を失くしても
赤く染めた砂遥か越えて行く
さよならのリズム

即使長大了(這裡的「稚嫩臉龐」應該是指心靈上的心智年齡),也會回到當初那個看著拂曉的列車接走Uzumi的地點(但這裡寫的是「被夕陽染紅的沙灘」應該是指如今那地點已化為沙灘,比喻不能再回到的過去。紅色則代表血。)「離別的旋律」指「暁の車」?

的確,當初生離死別所奏起的旋律。

 

思い出を焼き尽くして進む大地に
懐かしく芽吹いて行くものがあるの

在那滿載和Uzumi一起的回憶的大地(Orb)上,燃燼(Uzumi棄國時啟動的系統)所有的回憶,包括那魯莽的自己。然後新的國土正在萌芽生長,而回憶,就暫時藏在那底下。

 

暁の車を見送って
オレンジの花びら揺れてる今も何処か
いつか見た安らかな夜明けを
もう一度手にするまで

消さないで灯火
車輪は廻るよ

「暁の車を見送って」
(目送拂曉的列車)
在拂曉的時間目送列車的離開,象徵一個暫新的開始。列車要開走了,Uzumi的離去、Orb的逝去,那架一路領著她走來、伴著她成長的「列車」要開走了,不再引導她的路向了,以後就要靠她自己去摸索路該怎麼走。
而她卻還在那裡、「之後」還在等著她。

「オレンジの花びら揺れてる今も何処か」
(橘黃的花兒今日又在何處搖擺)
她今後怎麼辦?

「いつか見た安らかな夜明けを
もう一度手にするまで」
(曾幾何時 那片黎明,再次回到手中之前/在再度取回那不知何時才能擁有的安穩黎明之前)
Cagaill領悟到自己的責任了,她要復興Orb、取回Orb,守護父親的理念、把父親的事業經營得更燦爛。最後兩句是提醒她自己不要讓這顆「心」熄滅,以載走父親的拂曉之列車警戒剔自己。

這首歌一直令我的印象非常深刻,在SEED系列中最深刻的了,久久不能忘懷。歌的開始,只是起用簡單的結他伴奏,南里侑香就像一個人站在台上清唱,就像Cagaill在黎明時份、拂曉之列車快到的時候,身穿正式的公主服一個人痛心的獨白,然後樂器和音樂一層一層漸漸地加上去的,南里侑香身後的佈景漸漸出來了,伴以她楚楚可憐得來又不失堅強的歌聲,歇力地代替Cagaill唱出國破家亡的傷痛卻又不得不立刻強迫自己堅強起來扛起復興Orb的責任和對父親深不見底的思念,很有感染力「亡國公主」這種感覺,她發揮得很好。而到中段,一個人站在原地不知所措的悲傷漸漸變成不能控制、傾瀉而出的哀痛,隨著往後使用的樂器越來越豐富,到後來的音樂部份的正主題,後至歌曲完結,像是傾洩完心底裡的悲痛後,明白了不得不收起情緒面對眼前的事物。把Cagaill的心情描繪淋漓盡致。

這就是讓千千萬萬的AC、C、SEED、GUNDAM……迷們魂牽夢繫的「暁の車」。

絕對值得一聽再聽、聽到天荒地老、海枯石爛、此志不渝、世界末日、宇宙毀滅、人類再進化……

悽慘悲哀得來卻不失對明天的希望和自我的明暸,滿載對父親的思念、國土的感情、繼承復興的責任,全都被歌詞刻畫入微,配搭著四種樂器交織出的美麗音色,

此曲只應天上有,人間難得幾回聞。

好一首「暁の車」。

 

 

中文歌詞翻譯找不到原譯者,這是我看過的版本中最好的一個,其中一句則引用自陰陽合圖,霜影的翻譯。

 

諾維爾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