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311 (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最近發現的新遊戲,我沒有錢去大堡礁,但用遊戲來過下癮都不錯~
實在太美麗了~

文章標籤

諾維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戲班
原來係戲班演戲嘅叫伶人
分:生,旦,淨,未,醜,貼,副,外,雜
生有小生、武生;旦有花旦、老旦、刀馬旦
淨有花臉、未將、醜角、(貼)花衫,副師、(外)老生、(雜)武二花。
禁忌方面
1)上咗關帝的小生,在後台上不得開口說話,否則會褻瀆神明。
2)原來同騎師一樣,掛靴都有收山嘅意思。
而伶人嚴守嘅禁忌,就係禁洗網巾。 
網巾用作戲子勒頭之用,而洗網巾有告別亦有不祥之意。

咕喱
即係宜家嘅搬運工人
禁忌方面:
用膳後的碗碗碟碟,係收拾時.一定要逐隻逐隻執拾,一定唔可以重重疊疊咁執,如果唔係工作時會好易被貨物所壓。

戲院
其實我諗好多人都知
好多時有每當有新戲上演
戲院都會先影一場空場,
一來試吓條片,擴得順唔順,
二來就係俾啲『大佬』睇,
等上正場嘅時候唔好同人爭位啦。
聽講以前全港最猛嘅東成戲院,
每次試片都會坐滿『大佬』o架。

大廚
有兩個禁忌:
1)第一張單決唔可以是炒飯,瀨粉
因為炒有炒魷魚,瀨有瀨嘢等不祥嘅意頭,
所以一般廚房都會做蒸飯工作,有(蒸蒸日上嘅意思)
2)中國傳統,重男輕女,
一般大廚都係男人嘅工作
所以大廚嘅刀同鑊一定一定唔可以俾女人掂,
否則就會有血光之災。

風水大師
依一個禁忌,我諗絕對可以叫做唔講唔知。
原來係入行拜師之初,都要係『三損』之中選擇其一,
作為入門條件。
乜嘢係『三損』?
『三損』為
絕子絕孫
終生貧困
折福折壽
原因係堪輿,風水與天機有關,
天機洩露,不得善終。
嘩,俾著我都唔知揀邊樣好?
仲要入得依行,無得百無禁忌,真係好囉命。

護士
1)忌係病人判除帽,因為與喪服類同。
2)護士盡可能避免與搶救垂危嘅病人有目光嘅接觸。
因為相傳如果見到反白眼嘅話,就會被鬼魂寄存身體之內,
直至鬼魂自動離去才可倖免。

棺材鋪
開棺材鋪就梗係唔老禮,
最緊要嘅兩個禁忌,就係
1)一定要係日落之前收工,廢事啲遊魂野鬼走入嚟啦。
2)一定唔可以貪得意訓棺材,生人訓死棺,你地話又幾唔老禮喇。
俾錢都唔制啦。

記者
通常啲意外嘅人通常都血跡斑斑,
面目全非o架啦,聽講話記者去到意外現場,
千其唔可以講好核突呀,對死者或意外者不敬嘅說話,
如果唔係佢哋真係會跟住你。

空姐
以前嘅空姐通常都會養龜,
寓意『歸』來嘅意思,
因為好多時佢哋身在外地,客死異鄉就唔好啦。

理髮舖
理髮舖依定嘢最多係乜?
鏡也!
中國傳統,鏡不祥也,
如果你唔小心打破鏡,話衰一年。
所以舊嘅理髮鋪收工之前,都會將毛巾覆蓋哂所有嘅鏡先會收鋪。
就係廢事俾啲鬼走入去。

警察
我諗好多人都聽過喇。
就係無論點都好,晚上行beat,千其唔可以除帽。
所以你哋睇佢哋追賊都係按住頂帽去追。
點解關頂帽事?
聽講話帽頂頂花,好大殺氣,無鬼夠膽攪你。
仲有就係係凶殺案現場,都會莊住香先。
等被害o既『人』幫吓手,等佢快啲尋冤得雪。

演員
如果演員要拍死嘅戲,
拍完之後就一定要囉利是,
囉嘅時候導演仲要同你講,『做戲嘅啫』
廢事啲鬼信以為真,咁你就大件事

導遊
帶團通常最多時間同團友一齊嘅時間
就係係架巴士度。
係巴士度,導遊就梗係吹吓水,吓歌,吓鬼故。
但聽講話如果去緊一間酒店嘅旅程
就唔可以講嗰間酒店嘅鬼故。
因為啲酒店閑閑地幾百年歷史,
覺得你對佢不敬就唔好啦。

搭棚
唔好睇小依個行業呀,好多裝修重建都係要搭棚o架。
搭棚師傅成800蚊一日,開足工幾皮o野一個月o架。
原來搭棚嘅竹,分新竹同舊竹。
所有臨搭棚嘅竹,都要莊香拜過1日1夜先可以上棚。
如果唔係就好容易會有意外咁話。
巴士司機
係車廠出車之前,響一次大『安』
目的都係叫啲朋友仔落車,俾啲晨光第一線照親就唔好啦。

救生員
老一輩嘅救生員,都覺得有人遇難,
除咗泳術唔掂之外,都會覺得係水鬼作怪。
如果佢哋救咗一個人上水,就算真係咗氣都好,
都要係佢哋耳邊不停講,
『你未死o架,你都未斷氣,快啲醒番之類嘅說話』
目的就係想等啲水鬼信以為真,離開遇難者。
咁佢哋就可能會救得番。

騎師
騎師嘅禁忌
就係騎師裝束上任何一樣嘢都唔可以『掛』,
尢其尢其係對掛靴(音-her),
掛her即係retire,離開馬場也。
聽講話幾年前有個好出名嘅騎師唔信邪,
掛咗對靴,之後一落埸隻馬突然癲咗
個騎師跌咗落馬,斷咗條大骨
從此係馬場上拜拜。

仵作
乜嘢係仵作,仵工?
嗱,每當啲人死咗,都有人嚟收拾條『鹹魚』o架
仵工,就係嗰啲咁偉大嘅人。
佢哋仲有一樣嘢做,就係將啲舊嘅『鹹魚』係棺木度囉起上嚟,
削骨去肉,之後去入金塔呀或入火化,再放係骨灰堂恭放。
啲咁敏感嘅行業,細嘅禁忌講三日都講唔哂
咁我不如講個最緊要嘅禁忌俾大家聽。
就係無論點都好唔可以唔見咗『人哋』身體嘅任何一塊骨。
如果唔係就會得到同樣嘅報復。
我個朋友話,有個仵工唔小心唔見咗『人哋』個下巴。
又唔向『人哋』say個大sorry,
之後一個星期發生交通意外,成個身一個傷口都無,
剩係撞(luck)咗成個下巴,你哋話得唔得人驚?
聽到心都寒哂~

黃大仙解籤佬
其實依個行業嘅禁忌,我真係覺得幾無聊,
之不過搵咗就順手打出嚟,
各位大佬千其唔好串我,因為唔關我事o架。
黃大仙解籤佬嘅禁忌,
就係唔可以講大話,
即使有個病到半死嘅人,求到健康嘅下下籤,
都一定要講出真相,依籤直說
如果唔係就會應驗係自己度。
聽落我覺得似係專業操守,多過係禁忌。

漁民
十個漁民十個都信天后,
希望風條雨順。
初一十五食齋呀,依啲我諗個個都會知。
但係佢哋有一個禁忌,
就係如果捉到一種叫做『車輪魚』嘅魚,
一定一定要掉番落海放生,
聽講話捉到都已經會行衰運,
如果唔信邪,分分鐘連命都無。
所以係街市,大家從來都未聽過依種叫『車輪魚』嘅魚,
就係咁解喇。

的士司機
其實依個禁忌,我諗依家搵食艱難,
已經變得再唔係一個禁忌,
寧願無錢定見鬼,我諗宜家真係驚無錢多啲。
佢哋嘅禁忌就係唔想駕入掘頭路,
驚有入無出,好容易掉頭嘅時間見到汙漕嘢。
之不過好多司機,驚無tips已經唔會再信乜嘢禁忌。

苛官
即賭場係派牌,
好多人都知賭場其實已經係一個有入無出嘅風水陣。
每一張枱,每一個裝飾都係加強陣嘅力量。
葡京係裝修到好似一隻蝙蝠咁,每分鐘都吸緊人血。
仲有一樣嘅唔知大家知唔知。
點解唔俾18歲以後嘅人入場?
當然係政府條例,仲有一個原因。
原來係因為賭場通常都會養鬼仔,等佢哋鬼抓腳,
贏錢都要輸番出嚟,
通常養鬼仔都係要啲0-6歲嘅小朋友,
如果有小朋友入咗場跌咗件玩具係度,啲鬼仔掛住玩 玩具唔去做嘢,
咁咪大鑊。
聽講話有次有個小朋友唔知點解入到葡京,之後係度大喊。
攪到葡京收咗半日工,why?
啲鬼仔俾佢喊一喊唔知去哂邊。
咁你哋話小朋友係咪打死都唔俾入賭場喇。

妓女
無錯係妓女
話明72行禁忌,最古老嘅行業就一定有份啦。
以前窮嘅家庭,真係會賣個女俾啲妓院,
之後等到14,5歲就賣俾啲有錢佬同佢開苞,
開苞就一定要封利是啦,個有錢佬就會收起有血嘅床單或手帕,
因為佢哋覺得同後生女仔做會身體健康。
妓女有一個好大嘅禁忌,
就係拜神嘅時候嘅雞一定一定要係成隻上,係全體上。
係人都知妓女又叫雞,試諗吓點會用一隻無咗手,無咗頭嘅雞去拜神先?
咁咪啫係話自己無手無頭?

死人化妝師 
依個真係恐怖行業中嘅XO,所以我先留番最後寫。 
日日都對住啲新鮮嘅鹹魚,就咪話唔驚。 
咁多個行業嘅禁忌,依個都算最恐怖。 
就係話『一日入行,終生不得轉行。』 
如果唔係信邪轉行,最終都會番番嚟幫啲『大佬』化妝。 
真係好驚~


桑拿按摩師 
桑拿按摩師多數係女人啦 
亦都算都『遍門』行業 
『遍門』男人要拜關公,女人拜觀音, 
大家都知。 
所以佢哋嘅禁忌就係唔可以同背脊有神明嘅紋身嘅人踏背。 
你哋話喇,平日拜開佢哋,保自己平安,點踏得落去? 


水警 
通常如果有人係海度失蹤 
水警都會到場周圍搵吓
之不過搵之前, 
都會掉一個西瓜落海 
意思係『屍瓜』 
唔講唔知,西瓜落到水係會浮嘅
但係如果浮到一度, 
突然間沈咗, 
通常條屍就會係嗰個範圍。 
真係信不信由你。 

仲有就係通常會叫失蹤嘅人嘅屋企人 
係海邊燒金銀衣紙,同打叫嗰個人嘅名。 
咁條友就會自自然然飄番出嚟。 


夜總會舞小姐 
首先問大家一個問題 
知唔知道最賺錢嘅舞小姐係夜總會叫乜? 
答案;紅牌阿姑。 

所以佢哋禁忌就係唔可以借唇膏俾任何人。 
點解? 
唇膏又叫口紅 
喂,大佬,借啲紅俾你喎!? 
你肯唔肯喇? 


酒店roomservice 
其實應該好多人都知 
每一間房都有一本聖經係抽屜度 
其實每一次入房, 
第一件事,就應該檢查下本聖經。 

  • 如果間房本聖經,係合上嘅
    即係間房無事 
  • 如果間房本聖經,係抽屜度打開咗
    即係間房有嘢,你係可以換房架 
  • 如果間房本聖經,係table上打開咗
    你間房死過人,仲非常之咁猛。 

我有個朋友係泰國,就見識過,真係嚇到鼻哥都無肉。 

麻雀館 
1)麻雀館忌面對米鋪,原因米鋪日日開門嘅時候,照例把米倒係米桶內,日日對住倒米壽星,係麻雀館大忌。 
2)麻雀館忌用紅色,酒色財氣都係游魂野鬼喜到之地,而紅色本屬陰邪之色,故此更易招若鬼魅。


紋身師父 
紋身其實係中國都有好長嘅歷史,嶽母都係紋上『精忠報國』四個大字係嶽飛背上。
而紋身好多時都會紋上神明、龍與虎,依啲咁有靈性嘅圖像,所以都屬於幾敏感嘅行業 

禁忌:
1)認為紋身用的工具都是附有靈氣的,所以不能被攝影。 
2)紋身師父都會參拜神靈, 所以都會避食牛肉。 
3)學徒滿師之後,便需齋戒七七四十九日,免除嫖賭詔,
培養成一個元靈才可以成為一個紋身師父,假若在齋戒期間犯上任何一戒,便會招上邪靈。

 

諾維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怎樣,新工作有沒有把你打敗?」

他蹲在坡地上喝一口麒麟秋味啤酒,悠悠地看著前方美麗華摩天輪所散發出來的綠色的光。這裡是內湖一處秘密的小山丘,從這裡可以飽覽台北盆地的夜景。我還記得第一次他帶我來的時候,我望著滿地星點,吃驚地發楞了好一段時間。

「開玩笑,怎麼可能!你看之前的主管這麼機車,我都還是把案子做完了,要不是薪水太低……哇、你看,有人在放煙火耶!」

我話說到一半,不知道是哪群年輕人在一邊烤肉、一邊放煙火。我們兩個盯著煙火,默默地不說話、很久,很久。看著絢麗的火花,我想起好多事情。一直以來,我們都是相當好的朋友。我們曾經無數次像這樣一起並肩看煙火、一起躺下數星星、一起在寒冷的夜裡瑟縮著身子吃火鍋、一起在炙熱的夏天躲在冷氣房吃冰棒。


我們這麼要好,在朋友之間也被傳過許多次誹聞,卻從來沒有打算過在一起。不知道為什麼,對他總是缺少一些難以言喻的什麼。我只知道,他對我來說是一個特別非常的人。


不斷變動的怦然心動
研究人際關係(Interpersonal Relationship)以來的這段時間,我們發現大多的研究都關注在伴侶關係(Romantic Relationship)上面。舉例來說,一本期刊十篇文章中,大約只有2~3篇是談家庭、親子、或朋友。有趣的是,在這些文章裡面,有一種關係簡直像是禁斷的咒語一般非常少被提及,那就是「紅粉知己」。這些紅粉知己與一般的親密愛人,到底有什麼不同?

「我跟他這麼好,好到甚至有些話我只跟他說,而不跟我男人說,可是為什麼我們還是沒有成為伴侶」?

羅伯特.富爾曼(Robert W. Fuhrman)會告訴你,那是因為我們對伴侶和紅粉知己的「期待」(Expectation)不同--我們對伴侶的要求更高。

美國德州大學的羅伯特.富爾曼幾年前曾進行了一項研究,他將人們對於重要他人的需求區分為「情感親密」(Emotional Closeness)、「社會陪伴」(promoting social companionship)與「正向呈現」(relationship positivity)。結果發現,不論男女,對於伴侶的各項要求總是高於同性與異性朋友--我們希望身自己的男人能夠分擔自己的情緒、聽見自己的聲音、願意分享自己的生活、參加自己的生日宴會、見面時總是開心快樂的[1]--雖然他們常常做不到。

可是,羅伯特的研究並沒有戳中我們的點。我們發現,生命中有些特別的異性,跟另一半幾乎沒什麼差別。我們在難過的時候一樣會尋求他的呼呼安慰、一樣希望他能陪自己多一點時間、一樣希望他能對我們好一些。

「那天看著他低頭急急地吃水餃、被餃子燙著的模樣,突然覺得他好可愛。當朋友這麼多年了,我從來沒想過其實他也是個不錯的男孩。現在想起來,心裡都有些小小的遺憾,畢竟他現在已經是兩個孩子的大玩偶了。」

發現了嗎?光是分享生活無法讓彼此有「想交往」的念頭,更重要的是「特別的吸引力」--我們所追尋的,不過是一種沒有預警的怦然心動。不過,怦然心動究竟是什麼呢?北卡羅萊納大學的海蒂.瑞德(Heidi M. Reeder)的研究將吸引力切分成幾個向度,或許讓這件事情比較好理解一點:

客觀吸引力(Objective/ Subjective physical/ sexual attraction)與主觀吸引力:你可能覺得她長得還不錯,也有許多追求者,但並非你的菜,那麼她對你來說就是只具有「客觀吸引力」而沒有「主觀吸引力」的紅粉知己。
浪漫吸引力(Romantic attraction):你會希望他成為你的男/女朋友。
友伴吸引力(Friendship attraction):你覺得他是個很棒、值得交朋友的人。

海蒂最主要的發現是,我們對身邊的他所懷抱的「感覺」,其實是會隨著時間漸漸改變的[2]。你可能一開始並不覺得他帥,但共事一段時間之後,卻開始覺得他長得也不錯;你可能原先覺得跟他有機會在一起,但看到他對感情玩世不恭的態度之後又打消了這個念頭。也就是說,我們彼此的吸引力並不是一成不變的,有一天你可能會愛上「曾經你覺得當朋友就好」的人。

是喜歡,還是愛?
可是,喜歡和愛還是有一個很大的不同,那就是「獨佔性」。好朋友不會佔據你的思緒[3, 4],你也不會想要獨享他。他可以是你最要好的朋友,也可以同時是很多人的朋友--但你不會將你的伴侶分享給其他人「使用」。就像富爾曼所說的,我們會期待伴侶在各方面都「全力付出」,但對於朋友的要求並不太高--如果你希望他能陪你,那你對他多少有些好感;但如果你希望他「只屬於你」,並且三不五時就會想到他,那你大概是戀愛了。

不可觸及的話題
另一個巨大、又容易被忽略的差異是:我們會跟好朋友、紅粉知己分享自己對與戀愛的感覺、和前任男女友的情傷,但我們反而很少跟伴侶談到戀愛相關的事情[5]。多項心理學研究都指出一個弔詭的結果:「感情」在男女朋友間反而是一種禁忌話題(Taboo Topic)--我們彼此相愛卻不「談」戀愛(Relationship talk)。因為當我們討論到別人的男朋友是如和體貼、提到自己曾經多愛前女友、談論彼此之間對於這段關係的感受時,總擔心這些話題會威脅到兩人的關係[6-8]。

換句話說,如果你是他的紅粉知己,每當他跟女朋友有所爭吵,你總能扮演安撫他、陪伴他的角色;但當你真的跟他在一起之後,兩人之間相處時產生的問題,又會去找「下一個」紅粉知己來討論、尋求建議。感情裡的許多事情,總是重複這樣矛盾的迴圈。

我們不是已經在一起,就是在通往在一起的路上?
但人際關係畢竟是雙向的。當一方退縮、改變的時候,另一方也會調整步伐--兩個人有相同目標的話。勞拉·格雷羅(Laura K. Guerrero)與他的夥伴阿蘭娜·查維茲(Alana M. Chavez)指出,所謂的紅粉知己至少有四種模式[8]:

互有好感(mutual romance):雙方都想發展成戀愛關係
我方渴望(desires romance):我想交往但怕他不想
對方渴望(rejects romance):他想交往但我不想
柏拉圖式友情(strictly platonic) :雙方都不想交往,只想當朋友

在第一種關係裡面,雙方都會有程度相當的正負向互動、有爭吵也有親密;但如果只有一方想交往,這段友誼就會演變得比我們想像中複雜了。以「對方渴望」的關係來說,當女性察覺到自己並沒有想要和對方發展的時候,會降低連絡頻率;但男性即使是對於「不可能在一起」的異性好友,仍然是常常連絡、通電話、約出去玩等等。

縱使是雙方都沒有其他非份之想的「柏拉圖式友情」,男女的反應也相當不同。女方會持續地向對方掏心掏肺,傾訴心事;男性則是維持一貫的相處模式。而在「我方渴望」的關係裡,女性會希望能多跟對方聊一些感情的問題(儘管這可能會造成爭執),但男性則對心儀女孩的愛絕口不提。

勞拉指出,這樣的性別差異反應,常給每一對紅粉知己帶來各種疑惑、曖昧與不確定感:既然愛我,為何又不說?如果說一開始就不打算和我交往,為什麼又要一直打給我?倘若我們本來就沒有在一起的可能,又為何在每次傷心難過的時候,第一個打給我跟我分享心痛?

期待的落差

這是因為男女雙方對於「朋友」的期待與印象,本身就有所出入[9]。美國堪薩斯大學的傑佛瑞‧霍爾(Jeffrey A. Hall)蒐集37個研究者的資料共計8825位樣本進行後設分析(Meta analysis),發現女性稍微比男性更重視忠誠、慷慨、訴說心事、親密感、陪伴、共同興趣等等,男性則更重視朋友的吸引力(physical fitness)身分、地位與能力(Status) [10]。換個角度來看,妳可能因為他跟妳傾訴許多,就覺得對方和自己情投意合,殊不知對他來說重要的不是與妳們之間分享了多少話,而是妳的身材辣不辣。

做為一面鏡子
但更奇怪的或許是:如果已經發現兩個人不可能在一起了,為什麼還甘願當他身邊的李大仁?若雙方都沒有意願變成男女朋友,究竟是什麼在維持著這段「特別」的友情?阿什蘭大學的布倫特‧馬丁利(Brent A. Mattingly)或許會跟你說:那是因為你在對方的眼睛裡,看見了自己。

有一種朋友,像是李大仁一樣讓我們無法離開他。他可以反映我們的錯誤、糾正我們的盲點、陪我們一起咒罵喝酒、幫我們看見自己無法察覺的性格死角。而且,就算我們死性不改,他也不會因此而離開。時間久了以後,我們會對這樣的朋友產生相互依賴(Interdependence)、喜歡跟他在一起的時光、形成一種陪伴的連結(Communal Strength)、讓你願意為對方犧牲時間、耗費精力來維繫關係[11]。

「和小堇見面談話時,我最能活生生感覺到所謂的我自己這個人的存在。……她問了我各種問題,想找到這些問題的答案。要是沒有回答,她就會抱怨,如果那個回答實際上沒有效時,她就會認真的生氣。在這層意義上,她跟其他大多數的人不同。小堇打從心底需要我的意見,所以我對她的問題逐漸變得能夠確實的回答了。而透過這一問一答之間,對她(同時對我自己)也逐漸露出更多的我了。」

--村上春樹<人造衛星情人>

當一個人真切地與你談話、重視你看法的時候,當你對他訴說著人生感受、世界脈絡、渴望風向的時候,原先自己都覺得模糊渾沌的自我概念,也漸漸變得清晰了一些些。我們花一輩子的時間在找尋自己、定義自我,如果有一個人能扮演這樣的鏡子,我們當然願意多花時間與他相處、為他付出。於是,他就成為你生命中那個「特別」的人。

對這段關係的經營、所投注的心力,也會調整(Alter)我們對彼此的期待[12-14],而當有一天期待變得與眾不同,兩人的關係也會變得無可取代。

終於璀璨的煙火
「嘿,你會不會覺得,我很沒用啊?都已經要三十歲了,一個穩定的工作都沒有……」他終於先打破沉默,用兩隻手扭弄著乾涸的啤酒瓶。

「哪會,很有才華阿!我朋友看過你寫的文章,覺得相當感動呢!我也沒有比較好啊,工作一個一個換……,而且你知道嗎……」我為了壯膽,將手中的冰火一口氣喝完,可是仍然沒有勇氣增加的感覺。我準備深呼吸接著說,但在那之前,他竟然先開口了!

「我……曾經一度很喜歡妳噢,說不定現在還是。」他說,語尾的迴音透過璀璨的煙火四散到天幕的每一個角落。我的身體微微地發抖著,差一點就要握不住手中的ICE酒瓶。我嘗試想說一點什麼,但是上半身卻不聽使喚,一股無形的力量將我的喉嚨綑綁著。

「但是每次我的感情都是悲劇收場,我不想失去妳這個好朋友。妳也知道,我是一個不會談戀愛的人……。結果沒想到相處久了以後,好像越來越像哥兒們了,哈哈。妳看,說不定連妳歷屆男友都不知道你的內衣穿幾號呢!」他好像知道我要問什麼似的接著說,並試圖把氣氛緩和。

煙火輝映在他的眼睛裡,像是要激起一些什麼餘燼似的,然後在他的瞳孔中亂竄了一陣子,最後終於平靜了下來。我的心跳也跟隨著這股亂流,灰飛煙滅、霎時凝結,降落在他胸膛上一塊結實的草原。
直到最後一發煙火升空,用長音為黑夜劃下句點,我才發現原來有些時候,有些人,終究只適合一個曖昧不明的角色。這個角色既不是戀人,也不是朋友,更不在兩者之間,而是在朋友與戀人之上,保留一個更為純粹的位子給彼此。
在這層意義上,我們可以串聯視界、交融信任、彼此依靠,甚至可以商量感情困擾、煩惱罩杯大小,但就是無法談起戀愛。不過也因為這樣,我們為彼此的生命增添,增添一縷比剎那的璀璨更為持久的風采。

我們都在尋找足以永遠的愛情


[註解]
文中的統計數字與性別差異,均只描述平均值。尚須注意個別差異。
為顧及隱私與行文順暢顧,文中所有個案與章首末故事均已經當事人同意改編重新繕寫並經模糊化處理,無可供指認之虞。

諾維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正在戀愛之中,我有服食避孕藥亦喜歡這種方法。」—Kyle,22歲
「避孕丸的面世時間不長,我恐懼吃後造成長期影響。」—Erika,19歲
「吃避孕丸是一件極之痛苦的事,每天都要服用,令人很煩惱。」—Michelle,23歲
「媽媽最初接受我為了消除經痛而服用避孕丸,但六年之後又不斷要我停服。」—Deborah,25歲
「我有着可怕的副作用,我很憂鬱,不知道應否再服。」—Leah,21歲
「我停食了,因為吃後我的情緒和身體變得很差,現在再不知道何謂正常的我。」—Christine,23歲


19%美國女性害怕服食後增肥。
25%受訪女性害怕荷爾蒙藥劑引致的副作用。


醫生回應
「避孕丸在一九六一年獲得美國食物及藥物局認可,是目前經過最多研究的藥物之一,甚至你的祖母亦有很大機會服用過。要解釋部分疑團,可參考家族成員服用後有否問題的舊有數據。那些人大抵在上世紀八十代末期服食過已從巿場抽走、劑量較高的避孕藥,那些藥物的確產生了一些很壞的副作用和血栓等健康問題。現今低劑量避孕丸產生的副作用已大幅減少,服後可以清除暗瘡、減低患上骨盆炎症和引致貧血的風險。」
用藥重大疑慮
提高致癌風險?
服食避孕丸不僅不會令患上乳癌和子宮頸癌的風險大幅提高,還可顯著減低患上子宮內膜、子宮和卵巢等癌症風險。

不育?
研究顯示,服食避孕丸不會影響生育。事實上,避孕丸更被用來醫治令婦女難以成孕的病症,例如多囊性卵巢症和子宮內膜異位。

荷爾蒙過多?
需要停服,並不會構成任何危險。若然停服,身體便會自行製造可以「造人」的荷爾蒙。

「我不選擇服食避孕丸 ,皆因副作用多多 。」

 

調查顯示,半數美國受訪女性因為副作用的緣故而遠離避孕丸。

這種決定不應受到指責,試問誰會作出讓自己擔驚受怕的選擇呢?

現時美國市面有售的避孕藥共有三十八種配方,還有避孕針、避孕貼、植入式避孕器及子宮內節育器等荷爾蒙類避孕方法,但統統都會對身體構成不同影響。
選擇多多,可因應個人情況而採用。


偏頭痛
偏頭痛通常是因為來經前雌激素水平下降所致,避孕丸、避孕貼及子宮環,都可以是成因。
對策:立即諮詢醫生意見。服用延長周期的避孕丸(Seasonale、Seasonique、Lybrel)或長期運作的避孕方法(子宮內節育器、避孕針、植入式避孕器)來縮減經期,均可預防跟月經有關的偏頭痛。

情緒波動
專家至今仍未確定成因,但孕酮素可令部分女性情緒不穩,這意味着任何荷爾蒙類避孕方法,都可以是成因。
對策:避孕藥使用的孕酮素種類繁多,因此單是改吃新藥或不同類型的避孕藥,亦會有着不同的效應。

暈眩
混合型避孕藥、避孕貼、子宮環等使用雌激素的避孕方法,容易引發腹部不適。
對策:身體需要適應荷爾蒙,不適感覺在數月內才會消失。低劑量雌激素的避孕藥或不含雌激素的避孕方法,例如避孕針、植入式避孕器和子宮內節育器等等,都是預防暈眩的最佳方法。服食避孕藥宜選在進餐同時或睡前,而非空腹吃用。

暗瘡
Depo-Provera避孕針和植入式避孕器只用孕酮素,故會促進油腺分泌而引發暗瘡。Mirena和Skyla的子宮內節育器只是安裝在子宮,因此不會造成暗瘡情況惡化,但無消除功效。
對策:等候兩個月,讓身體調節適應。結合雌激素和孕酮素的避孕藥,可減低荷爾蒙水平來調節油腺分泌,令皮膚變得較為潔淨。如果喜歡使用只含孕酮素的避孕藥,可向皮膚科醫生查詢治療暗瘡的方法。

性欲下降
混合型避孕藥內含的荷爾蒙,可提高遏抑性愛荷爾蒙的球蛋白(globulins, SHBG)水平。球蛋白是一種依附在睪丸酮素而使其不活躍的蛋白質,睪丸酮素較少,意味着做愛的意欲便會較低。
對策:低劑量或不含荷爾蒙成分的避孕方法,例如子宮內節育器,不會對睪丸酮素造成干擾,因此削弱性欲的機會不大。宜給新用方法多點生效時間,要令球蛋白水平回降,可需時半年之久。

抽痛或經血濃重
ParaGard子宮內節育器不含荷爾蒙,但可引致經血濃重和增加抽痛。
對策:根據人類生育期刊的三十年研究,服食結合雌激素和孕酮素避孕藥的女性,月經痛楚程度較低。Mirena和Skyla的子宮內節育器,亦有一定幫助。

滲血
低劑量雌激素的避孕藥,可引發大量出血,因為雌激素不足,子宮內膜便會開始脫落。子宮內節育器、植入式避孕器和避孕針等長期運作的避孕方法,亦可令滲血情況持續半年之久,其後月事才會停止。
對策:假如服食避孕藥三個月或使用長期運作的避孕方法半年之後,仍見滲血,醫生便會建議服用雌激素成分較高的單相類(每顆藥丸含相同荷爾蒙劑量)混合型避孕藥,例如Yasmin、Ortho-Cyclen或Seasonique。

體重增加
部分長期使用Depo-Provera避孕針的女性,可因而增重十磅。涉及雌激素的避孕方法,例如混合型避孕藥、避孕貼和避孕環,亦會引致水腫,從而造成身體腫脹情況。
對策:子宮內節育器是另一好選擇,ParaGard使用銅離子而非荷爾蒙來預防卵子受精,Mirena和Skyla則只含孕酮素。若果喜歡服用避孕丸,Yaz和Yasmin使用的孕激素屈螺酮(孕酮素之一),可減低水腫情況。

your doctor 關於醫生
找個信任的婦醫,跟找男友一樣,要小心睇清楚。

「面對大學校醫和家庭醫生,我可以對後者更加誠實。」—Alex, 19歲
「醫生告訴我不應使用子宮內節育器,理由是我還未結婚。」—Kelly, 26歲
「我覺得我的醫生故意作出批判,他說:『你有使用安全套,對嗎? 你沒有酗酒,對嗎?』這樣令我很難說真話。」 —Cailey, 21歲
「我喜愛我的婦醫,他真的知道自己談論的是甚麼。」—Erika, 19歲
「我訛稱我並非性活躍,而醫生則說『這樣很好』,談話就此結束。」—Shelby, 19歲
「他們檢查我的高度,但永遠不會作出有關副作用的查問。」 —Brooke, 25歲

35%受訪女性希望醫生更能幫助她們找出合適的避孕方法。
27%受訪女性不會安心地跟婦醫談論避孕的問題。

醫生回應
「女性對婦醫冷漠的情況的確很常見,原因可能是該位醫生下賤、具批判性,抑或兩人合不來。你需要一個可以傾談一切的人,對方可以關心你的生理和情感福祉。若要找尋合適婦醫,可向朋友、同事和其他信任的醫生(皮膚科醫生、牙醫等等)查問他們所看的醫生。醫生對自己的關注是有很高標準的。」


避孕Q&A
Q: 我可以不吃安慰劑而跳過月經嗎?
A:可以,不吃這種非活性藥丸是全無問題的。

Q: 肛交和口交會令我懷孕嗎?
A: 並非全無機會,精液進入陰道才有機會成孕,難以透過肛門和口腔成事,但手指和雙手卻可以將精液移入。

Q: 抗生素會干擾避孕丸嗎?
A: 不會,除非服食的是用來醫治結核病的Rifampin或Rifabutin。部分處方藥物如聖約翰草等,亦會減低避孕丸的藥效。如需要後備方法,可向醫生查詢。

Q: 如果忘記攜帶避孕藥,可否吃用朋友的?
A: 這並非好的做法,皆因每個牌子皆為獨特配方,即使是同一包裝的避孕丸,成分亦可以是不同的。

Q: 子宮內節育器或子宮環會脫落的說法是真的嗎?
A: 子宮內節育器從子宮滑脫的情況很罕見,醫生可代為重新置入,子宮環亦如是。一旦遇上,可用暖水清洗乾淨,然後立即再次放置。

Q: 昨晚我喝了很多酒和嘔吐過,避孕藥還有效嗎?
A: 若在服藥後三小時內嘔吐,便可視為沒有服用。可服用另一活性藥丸,又或只吃含有孕酮素的避孕藥丸,還要在做愛的四十八小時內使用避孕套。

三種必須棄用的醫生
1.道德家:避孕是你的權利。
2.打從六歲便開始看的醫生,成年後應改看婦科醫生。
3.草本藥家:植物不能防孕。


掌控三個不應忌諱的話題
1.「子宮環令我的乳房腫脹起來。」
醫生透露,病人經常埋怨這種、那種方法對她們無效,但未有說出原因。決定何者有效,是這部分的重要之處,愈具體便愈佳。

2.「我想嘗試子宮內節育器。」
你必須主動提出這個選擇,皆因部分醫生抱持子宮內節育器只適用於已經生育的女性的古舊想法。最新研究顯示,任何女性都可以使用子宮內節育器。

3.「坦白說,我無力支付費用。」
毋須害怕告訴醫生你已經破產,也許她可以提供有用建議(及免費樣辦)。

Source from Katherine White, MD

the backup plan後備方案
你需要一個安全網,這是無可厚非的。

「事後丸是後備,但不保證有效。這不過是出了錯的措施,不應依賴。」—Leah, 21
「Plan B,單是名稱已很差, 就好像『噢,我的Plan A不行,故必須服食它。』」—Jordan, 24
「我知道某人的男友使用避孕套不當,她不想為此吵嘴,因此一直要服食Plan B。」—Sydny, 20
「購買事後丸是一種恥辱,人們會在背後批判你。」—Sophie, 21
「不少人相信事後丸是一種墮胎藥,實情並非如此。」—mani, 20
「我覺得服食事後丸或驗孕的感覺,類似挫敗或犯了錯。」—Brittany, 21
「Plan B在大學校園十分盛行。」—Dinah, 25
「我聽說服後會出現衰弱和重病的感覺。」—Sacha, 26
「由於疑懼,有時我亦會購買事後丸。」—Brooke, 25


30%受訪女性曾經吃過事後丸。
44%美國女性經常擔憂懷了孕。


醫生回應
「事後丸可以非處方購買,例如Plan B和Next Chioce One Dose,即使重複服用,這種只含孕酮素的藥物並不會構成任何醫藥風險。Ella是唯一需要處方的事後丸,此藥含有不同的活性成分,可以阻延排卵和預防精子着床。雖然部分女性服後感到暈眩,但使用亦是非常安全的。至於事後丸稱作Plan B是有其理由的,如果只用事後丸來避孕一年而又經常做愛,懷孕的風險約為20%,高於其他避孕方法。如有服用事後丸,是時候尋找其他對個人有效的較佳方法了。」
身體會造成干擾嗎?
進化人類學家表示,所有人都關注生育問題,事實上,女性是可以掌控自己的身體機能的。

Q: 四分一受訪女性接受「到了要懷孕的時候,真的會成事」的說法,是否所有女性在潛意識都想懷孕?
A: 大抵如是,進化毋須女性懷孕,但需要透過做愛而將基因遺傳至下一代。

Q: 如果不是懷孕的合適時間,女性的身體可否關掉生育機制?
A: 只能在極端的情況發生,例如遇上災難或戰爭,但不包括一夜情、意外懷孕,強姦亦肯定不在此列。

Q: 即使不想生孩子,女性仍會做愛……
A: 人們可以隨時做愛,所以性必須起着不單止是生育的機能,它可以用來攫取資源、評估未來伴侶或鞏固社交關係。

Q: 進化動力會影響性欲嗎?
A: 進化會驅使女性對男人的選擇,這並不是女性排卵時要懷上擁有優良基因男人的孩子,而是找尋具吸引力、強壯而又會令她們性起的男人。

Q: 在富足的國度中,女性較容易有着「管它,不用戴套了」的想法嗎?
A: 這個問題未有進行調查,但有研究顯示女性會踏足可以引發性行為的地方,例如派對或飲酒場所。

Q: 假如身體潛意識要懷孕,女性能否清醒地緊守不懷孕的目標?
A: 可以,你可以採取避孕措施,直至要生孩子為止。要知道,主宰不是身體,而是你。
無效避孕法 切忌亂試
減肥梳打灌洗/用力擠壓肚臍/站着交合/用保鮮紙、汽球、麪包或雞皮弄成的避孕套/性後上下跳動/打噴嚏/在熱水缸中做愛/性後吃亞士匹靈/吸大麻/避免達致性高潮。

諾維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原文: http://www.twghcmts.edu.hk/articles/gaokun.htm

蔡子強
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高級導師


【明報】
一個人話說得不夠亮麗,並不代表他對信念、價值和理想沒有堅持,相反,他可以以胸襟和實際行動,來把之說得更加鏗鏘有力。
1986年,當時我是中大學生會副會長,有份參與遴選新校長,曾經與當時作為候選人的高錕會面。老實說,當時對他印象普通,並不特別欣賞。大家可以想像,學運中人,最愛把話說得慷慨激昂,最愛談信念、價值、理想等等,亦因而順理成章集中火力質詢他這些問題,而高錕就像不少「理科人」一樣,拙於辭令,不是那些侃侃而談,口舌便給之輩,甚至有點口吃,所以當時雙方並不投契。

拙於辭令 但以身作則

但後來的發展卻告訴我,一個人話說得不夠亮麗,並不代表他對信念、價值和理想沒有堅持,相反,他可以以胸襟和實際行動,來把之說得更加鏗鏘有力。

1987年,我續任中大學生會會長,與高錕校長續有交往,才慢慢發現,他與之前那些一臉威嚴,最愛訓示我們的校長十分不同,說話十分隨和,平易近人。

有同學曾目睹這位校長與太太溫馨的手牽手,在校園內的超市購買朱古力;我亦曾在一個探討日本黑社會暴力文化的校園電影觀賞和討論會中,看到這位校長靜靜的坐在一旁,默默參與(不是大鑼大鼓,剪綵主禮的那種);昨天亦有同事告訴我,有次在校內一個小小的社科研討會中,作為「理科人」的校長亦有出席,更舉手發問問題……這些小事都顯示,高錕校長當時真的很投入校園生活,而且全無架子。

但無論如何,那段時間是香港學運比較溫和、風平浪靜的時期,真正的考驗,出現在1989年六四事件之後。六四之後,香港學運走向激進化,以批判、顛覆,以至衝擊權威為己任,與北京更處於嚴重對立的狀態。

1993年3月31日,北京委任了高錕校長為港事顧問。當時港事顧問被視為北京為了對抗末代港督彭定康而推出的統戰工具、政治花瓶,因此,消息公布之後,中大學生群情洶湧,在一個高錕應邀出席的學生公開論壇當中,出現了千人雲集烽火台,把會場包圍得水泄不通的場面,質疑他的聲音此起彼落,群情鼓譟。學生會會長更遞上紙製傳聲筒,諷刺他甘為中方傳話人。翌日,50多名港顧上京接受委任,來自中大、浸會、樹仁及嶺南的學生到啟德機場抗議,手持「反對為虎作倀」的標語在大堂內繞場遊行,並演街頭諷刺劇。

最受屈辱 反而最為寬懷

但更嚴重的對立,還在後面。同年10月,中大30周年校慶,舉辦了盛大的「開放日」來慶祝。當時學生組織最恨歌舞昇平,於是便執意要與校方對幹。

在開放日那天,中大不單喜氣洋洋,更加冠蓋雲集,正當高錕校長要當眾致辭的時候,冷不防被激進的學生衝上主禮台,在眾多嘉賓、家長、同學,以及校友的眾目睽睽之下,誓要搶走校長手中的「咪」,以表達另類聲音,更拉開「兩日虛假景象,掩飾中大衰相」的橫額,結果令台上亂作一團,擾攘達數分鐘之久,令人覺得中大丟盡面子。學生又即場遊行和派發內藏傳單的避孕袋,諷刺大學生形象,極盡挑釁的能事。

擾攘一番後,校長被迫步下禮台,我的一位朋友,當時為《中大學生報》的記者,第一時間衝前採訪,他為示威的同學憂心忡忡,詢問校方會否懲罰學生,怎料校長卻一臉詫異的說:「懲罰?我為什麼要懲罰學生?」那位學生記者頓時為之語塞,對校長的答案和胸襟為之意外。

我記得很多年後,有一晚與老師關信基教授促膝談心,提起這件往事,他才透露,事後差不多各方都排山倒海的要求紀律處分該等學生,但卻有3人由始至終堅持反對,最後才能頂住了壓力。3人中的其中一位,原來就是本來最為丟臉、最受屈辱、最應意憤難平的當事人——高錕校長。

可惜當年中大的學生組織卻不領情,因為「港事顧問」這個心鎖,而一直與之對抗到底,例如出版學生報,大字標題刊出「港事顧問粉飾太平,中大校長一事無成」等辛辣、侮辱性字眼,令不少教授為之側目。但本應最為難堪的校長本人,卻始終一直以平常心待之,甚至對於這些一直敵視他,與他對幹的學生組織中人,疼愛有加。

舉些例,他每年從個人戶口中拿出兩筆各兩萬元的款項,分別捐助學生會和學生報中有財政困難的同學;又每年都親筆撰寫書信,多謝學生組織對大學的貢獻;更幫助學生排難解紛,在一場教授與學生可能因教學評核而對簿公堂的官司中,為學生順利調解,他也有閱讀學生報,更常常把學生批評校方做得不好的文章,轉達有關單位,希望他們能作改善,當時為校園版工作的同學,向我坦言很有工作上的滿足感。

從中可見,那怕學生運動處處針對他,但他卻始終真心誠意鼓勵同學參與。

蔡元培的故事

1919年5月4日,北京大學等高校學生3000餘人,齊集天安門,舉行示威遊行,掀起了我國波瀾壯闊的「五四運動」,但卻遭北洋軍閥政府鎮壓,32名學生被捕。不說大家可能不知,當時北大校長蔡元培,最初並不贊成學生外出示威,並且曾一度站於北大校門企圖出言勸止,惹來學生報以噓聲。但當他一知道學生被補的消息,便二話不說,全力投入營救被捕學生。他親自走到六神無主的學生面前,表示發生這些事,他當校長的應引咎辭職,但先一定把被捕學生營救出來,並說:「被捕學生的安全,是我的事,一切由我負責。」斬釘截鐵,毫不含糊。

在蔡元培的牽頭下,北京14所高校校長一起投入營救學生的運動當中,並且聯合發表聲明:「學生的行動,為團體之行動,即學校之行動,決定只可歸罪校長,不得罪及學生一人。」蔡自己更多次表示,如能釋放學生,「願以一人抵罪」。在社會各界的強大輿論壓力下,到了5月7日,北洋軍閥政府終於釋放被捕學生。

高錕校長和蔡元培的故事告訴我們,有時我們不能奢求校長與學生的政見盡同,但我們卻可以看到,什麼是真正的尊重和愛護。

風物長宜放眼量

高錕校長不是那些會為大學掙得很多捐款,也不曉得誇耀自己把大學建設成世界「第N大」的人,所以當年校內是有聲音對其領導能力有所質疑的。當時有人甚至揶揄說:「繼任校長可以在半小時內開完的教務會,他卻要開上3個小時。」我想今天回望,大家就明白到,這是包容、兼聽的代價。

所以,有記者問我,當年高錕校長是否很受愛戴,我只能遺憾的說:「有些人,就是如此,是要經過一段時間,有了一段距離之後,大家才能對他看得清楚。

昨天,從電視新聞中看到當年有份上台「搶咪」的同學,今天終於能夠理解校長的一番苦心,我想這是教育工作者最大的欣慰。

關信基教授在接受報章訪問時說:「高錕是歷年曾合作的中大校長中,最自由開放的一位。」我想這是十分中肯和由衷的評語。

後記:周二諾貝爾獎公布當晚,有記者採訪我,聽我說了上述故事後,問我,今天回想,會不會覺得我們這些學生當年錯怪了校長。我想了一想之後,答說:「20年後的今天,我想當年反對校長出任港事顧問的學生,仍然會堅信自己的觀點是對的,所不同的是,我們應從校長身上,學曉處理不同意見應有的態度。」

我想對於日趨撕裂的香港社會,這分外有意義。

諾維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原文: 明報周刊 第2184期Shall We Talk?

 

九月十九日是高錕夫婦的結婚周年,問高太怎慶祝,她才恍然:「是啊,差點不記得。」高錕患上失智症,不記得光纖,也不記得結婚周年,而高太事忙,也差點忘了後天就是五十一周年紀念。
高錕試用的新藥每劑要一萬美元,高太利用五百萬港元諾貝爾獎金來支付,小小的身軀,背負的是巨大責任,除了廿四小時照顧患病老伴,又忙著成立高錕慈善基金。

「別人都說,每一個偉大的男人背後,都有個偉大的女人。」語畢哈哈大笑,她說壓力最大時想過跳樓,笑聲背後是一個偉大女人的忍耐和承擔,還有誰也忘不了的愛。

服侍丈夫上廁所

笑意盈盈,圓臉圓眼鏡,諾貝爾獎得主高錕教授的夫人黃美芸,和街上任何一個太太分別不大,背一個藍色環保袋來做訪問,粵英國三語都說一點。
談起去年金婚,她又回復一般媽媽的口吻:「兒子帶我們去三藩巿的Ritz Carlton酒店吃飯,食那些tasting menu,細細碟,好貴呀。」

她和高錕星期二坐飛機來港,調節一下時差,就開始忙著為高錕慈善基金做訪問,首要的是把老人癡呆症正名為「阿茲海默症」。他們暫時住在中大的宿舍,打算看看可否安定下來,未定歸期,但因高教授要多點時間適應,未能出來見記者。

「他患阿茲海默症,腦部退化,吃藥只是減慢速度,不會變好,大腦萎縮,不能長時間集中精神,最多五分鐘左右,很易累,譬如他看書、看電視,看一會就睡著,一天要睡很多次,如果他沒得睡,會發脾氣。」

高錕發脾氣,並不是個性變差,而是病症令他控制不到情緒。在高太眼中,丈夫依然像以前溫柔、謙厚、顧及人感受。

「白天他要上廁所,會說忘記了廁所在哪裏,要我帶他去。晚上他可以自己去,不用我服侍他,因為他不想弄醒我,想我睡得好。」

高太替他安排活動,一天只能安排一項節目,陌生人太多,他會不習慣。反而老朋友探訪,他會顯得很高興,他們這段時間回港住,中大很多舊朋友來陪他玩,對高太來說是很好的「日間照顧」,她可以抽身做其他事情,譬如這天出來做訪問。

在三藩巿的時候,高錕日間留在專為阿茲海默症患者提供服務的中心,和其他病友打波、玩電腦遊戲,都是對病情控制有幫助的活動。

「他最鍾意打乒乓波,眼手協調訓練對他有益。」病症只是影響腦部,身體機能全沒問題。高太說:「網球他一向愛打,天晴下雨都照去,中大有很多地方打波,很適合我們。」

阿茲海默症的徵狀是記憶衰退,高太七年前察覺高錕出問題,由他記性變差開始。

「有一次他坐地鐵去中環,竟然搭錯了去北角,打電話問我怎算,我叫他過對面月台轉車,我覺得好怪。有時入房拿一些東西,走進去又出來說忘記了要拿什麼,我叫他想清楚吧。有一次,我和幾個麻將腳打牌,其中一個朋友做護士,發現他反應遲鈍了,又有點手震,叫他去檢查身體,才證實患病。」

想過跳樓

她說高錕現在仍有打麻將,但要人在旁邊陪他。他小時候坐在母親身旁看人打牌,自小學會上海麻將,退休後高太也學打,砌牌叫糊對老人腦袋有幫助。
高錕患病後仍愛看書,打開以前常看的科技書籍,很多字已不認得,要高太在旁邊解釋。

「我覺得煩,拿兒童書給他,他卻發脾氣不肯看,要看大人的書。原來用對待小朋友的態度照顧他是不對的,他知道自己是成年人。」

當丈夫不聽話時,她又會施展一些妙計。「我會假嬲、假哭,他見到我哭,就會反過來哄我:『哎,你唔好喊啦。』」

高太七十六歲,要貼身看管七十七歲的老伴,可以想像有多累。

「真哭已哭過很多次了。」她眼底裏又泛起了淚光。「有時看新聞見到有人跳樓,我心裏也想:『我也想跳樓,跳了下去有多好。』當然只是一閃而過的念頭。」

身為病患者照顧人,她明白其他有同樣遭遇的人面對何種壓力,希望高錕慈善基金能幫助他們,提高社會對阿茲海默症的認識。

邂逅於舞會

她慨嘆,身邊一起生活半世紀的人,已經不是以前認識的同一個人。

「以前我們無所不談,當然還會吵架。我們現在可以談的很少,就像跟一個小孩談天,不會太深入。別人問我最miss的是什麼,就是以前那個非常投契的心靈伴侶。」

光纖、方程式、論文、高深的科學名詞,高錕都忘記了,最忘不了的是什麼?

「可能就是我吧,因為他日日都見住我。」病患者最先失去的是短期記憶,遠古的往事烙印在腦袋。「他現在上海話最流利,廣東話已不太會說。」

高錕一九三三年生於上海,十一歲因戰亂隨家人來港,入讀聖約瑟書院至預科畢業,五四年赴英深造,在倫敦認識生於英國的高太黃美芸,當時他們都是大學生。

「第一次見他,在一個華僑學生舞會,他要做司儀,又要負責食物,我和另外兩個同學遲到,食物吃光了,Charles(高錕洋名)炒飯給我們吃,幾好食,他給我第一個印象幾靚仔。」高太說時大笑起來,但高錕後來說自己不記得這一次邂逅,故事由神女有心開始。

他倆同年畢業,一起受聘於國際電話電報公司,她做電腦程式員,他是工程師。女人的記性特別好,她說:「我在三樓,他在四樓,碰面就談談工作、世界大事、談核彈。」半年沒事發生,五十年代男女非常含蓄,她要給他一點考驗,假如他是真有意思,她想大家都有不見面就心痛的感覺。

高錕第一次約她,是去看電影。「我不鍾意睇,是一部slapstick comedy(鬧劇),我喜歡正經一點的電影。」

毅然私奔

黃美芸自小家貧,十二歲父親離世,母親獨力支撐家庭,情緒不太穩定,且重男輕女,常打罵女兒。美芸在家中不快樂,拍拖兩年後,決定建立自己的家,但遭母親反對,結果她憤然離開家庭和高錕私奔去。
高太想起自己年輕時和現在都被說成堅強的女人,也不否認:「好多人都話我係super woman,我不覺得自己特別強,我只是幻想力特別豐富,有壓力時腦袋懂得逃去另一個空間紓壓。」

她和高錕結婚四年後誕下兒子明漳和女兒明淇,又不想埋沒電腦程式方面的才能,一邊帶孩子,一邊替丈夫的光纖研究寫程式,解決複雜的算術問題,後來高錕的發明令他成為國際知名科學家,才記起沒有在論文鳴謝妻子。

「那時如果我知道係咁大件事,一定叫他加番我個名。」

高錕埋首光纖研究時,有太太精神上的支持;現在他患病,有她廿四小時照顧。無可否認,她是諾貝爾獎背後最重要的人之一。

還有另一樣外界未必知,高太煮飯極有效率,半小時內洗切煮,三一湯極速弄好。

「當然啦,又要煮,又要睇住老公,不能不快手。」

她比高錕只是年輕一歲,仍是一個極之精明的太太,她細想丈夫為何患上失智症,始終莫衷一是。

美國政府不公平

「他讀那麼多書,腦袋應該很多運動,又有人說他用腦太多,專家也不知哪個說法才對。我只知壓力對腦袋有損害,他做中大校長時,我覺得他壓力好大,看他上台演講,兩隻手不自覺地緊握拳頭,他的精神一定很繃緊。以前他工作好大壓力時,會倒在梳化小睡,五分鐘就彈起身繼續再做。」

精明太太當時是高校長的非正式秘書,現在是他私家看護、私人助理,拆信、回信、聯絡一腳踢。

「這次回港,中秋當晚高教授要去領蘇格蘭一間大學的榮譽博士,他們想我們去蘇格蘭,但不好吧,我們坐長途機不方便。」

她另一項工作,是貼身會計。高錕為了治病,試用美國一種新藥療程,藥費極貴,每劑要一萬美元,高太利用去年底獲得的諾貝爾獎金來支付。

「打算試半年,其實藥物還在研發中,是否真的有效減慢腦部衰退,也很難說,藥那麼貴,試幾年就花光獎金了,而且未獲得美國藥物局承認,我們要在香港才能用藥。」

高錕分得諾貝爾獎金中的一半,約為港幣五百萬元,但因他是美國公民,其中四成要向政府繳稅。

「很不公平。」高太說:「以前學術獎金不用交稅,後來修改法律,學者辛勞所得都要和政府分享。所以幾年前高教授得到一些獎金,乾脆捐給耶魯大學的獎學金算了,造福學術界好過益政府。」

減壓

高錕太太平易近人,我們在跑馬地馬場做訪問,她好奇的張望外面的草皮。

協助她成立高錕慈善基金的盧永仁博士陪她來做訪問,兩人望向綠茵,閒聊:「沙田馬場我去過,這裏是第一次來。」

她想起以前常和高錕到上面黃泥涌峽道的網球中心打波。

「其實我自己也是網球迷,時常打贏他,當我照顧他感到很累時,去打網球就最開心,什麼煩惱都忘得一乾二淨。」

說的時候,圓圓的眼鏡閃著亮光,super woman幻想著自己換上網球裝,拿著球拍,在網前衝上衝落,狠狠的殺球,把壓力殺個片甲不留。

+++++++++++++++++++++++++++++++++++++++++++++++++++++++++++

看到高錕太太說「身邊一起生活半世紀的人,已經不是以前認識的同一個人。」我哭了。
只有很深的感情才會有這樣的感受吧?

文章標籤

諾維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原文: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31101/18488713

這個老闆「抵得諗」,殘疾僱員只能出到七分力,他卻願出足十成糧。擁有十多間屋邨酒樓、麵包店,又經營洗衣廠的李林,十多年來對殘疾應徵者來者不拒,「肯做就請」,現已聘請30多名殘疾僱員,更堅持給予與健全僱員同等待遇。他不介意要「貼錢請人」,深信惟有讓殘障者自食其力,才可真正幫到這些本來就有用的一群。
記者:朱雋穎 張嘉雯

 

現年55歲的李林,旗下員工逾1,200人,當中有30多名殘疾僱員,一半在洗衣廠工作,大部份為智障人士,小部份是精神病康復者。他主動聘請殘障人士,緣於1995年,有慈善機構叩門希望轉介精神病康復者到其公司工作。李林當時一口答允。從那時起,他就規定所有僱員絕不可歧視殘障者、不得言語中傷或侮辱,倘有殘障僱員感到被歧視或冷待,他會即炒歧視者。
多年來,他堅持對殘障者「只請不炒,來者不拒」。沙士襲港期間,他不得已要裁員,也只裁健全者,不裁殘障者,「佢哋出到去,實搵唔到工」。殘障僱員即使犯錯,他都會盡量包容。曾有智障員工將價值幾千元的運貨手推車推到附近的收買舖「賣爛鐵」,賣了兩百元。他沒解僱那名員工,反而警告收買舖老闆別收「賊贓」。

 

每月「倒貼」十多萬

李林坦言,這批員工的工作能力確是不及健全者,差一點的,大概只做到兩至三成;好一點的,約有七、八成。協助殘疾人士就業,他每月須「倒貼」十多萬元,堅持支全薪只因覺得「咁先公平」。安排工作則因人而異,有人喜歡新嘗試,也有人享受刻板工作,「有啲人唔可以成日轉(工作內容),否則會好大壓力」。
更重要的是,要順應這些員工的特殊脾氣,有問題要即時安慰及解決,李林表示:「唔係做兩日就會走,要請一定要持續請,好多人做一間走一間,其實(對他們)傷害仲大」。
李林認為,要真正幫到殘疾人士,必須讓他們在真實的職場與常人一起工作,自食其力,「對佢同佢屋企人都好」。他有一位智障僱員,在洗衣廠工作了17年,其父母雖栍,但該僱員目前已能「自己養自己」。
他認為,社會職場有助殘障者發揮能力,「庇護工場冇用㗎,做又得唔做又得,根本滿足唔到佢哋」。
聘請智障人士最重要是耐性,自嘲「冇乜耐性」的李林,會安排有耐性的管理人員貼身訓練,「好似教小朋友行路咁,要慢慢教」。

 

溫柔對員工如慈父

不過,其實訪問當天的李林,對身旁中度智障的林立(立仔)耐性十足,對他說話極盡溫柔,不時拍拍肩膀讚他「叻仔」,眼神像個慈父。
33歲的立仔去年7月到洗衣廠工作,還未滿一年,工作能力已達常人的七成。初到洗衣廠時,立仔被委派處理酒樓枱布,顯得抗拒,後來得知他原來有潔癖,李林便讓他到較「企理」的部門洗制服,並由在廠中工作了20多年的媽媽級乾洗部主管萍姐訓練他。萍姐笑言,起初獲委派如此任務,只抱着「試吓啦」的心態,「當佢仔仔咁教囉」。立仔最初怕得躲在一角不理人,萍姐用汽水哄他。後來發現立仔的記性很好,洗衣步驟教一次就懂,比不少常人更快上手,「有次我推住一車衫,立仔見到即刻幫手,我個心好甜,一般員工都冇咁好」。
李林認為,有殘障人士在其中的工作地方,整體氣氛變得更和諧,員工起初的忍讓,慢慢會變成真心的包容。他的洗衣廠的寫字樓目前正改建部份設施,為未來聘請坐輪椅者作準備。

 

++++++++++++++++++++++++++++++++++++++++++++++++++++++++++++++++++++++

D學校真係想做好通識教育同公民教育,應該請老闆去講talk同立入課程題材。
希望老闆後人可以繼續將呢個精神一代傳一代:〕

文章標籤

諾維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