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706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Jun 04 Sun 2017 02:10
  • 自愛

不知道是否神仍在聽我的悄悄禱告,感覺好像一些必然的事事以一個非絕對的模式來到我身邊。
想不到認識凱君也並不是偶然。

是她當日主動對我示好的、是她在失戀時陪著我的。
然後, 她竟然告訴了我一個不太光彩的秘密。
雖然, 以我認識的她其實不感到意外, 但我關注的是: 有必要把自己看得這樣低嗎?

有必要渴望愛渴望到一個失去自尊的地步嗎?

那是我媽的故事吧?

從整理的相本和出生證明文件中, 我整合了自己出生的故事。

那不是意外, 而是不小心。
是比意外更加不可以原諒的不小心。
然後, 我一直都在學著如何做事小心。
很多人生發生的事都是契機。

她跟外公外婆的關係不好、她怨恨著他們, 然後就反叛自己的家人了, 跟一個全家人都不喜歡的男人一起。
然後有了我, 就結婚了。
外公外婆、對方的家人都不贊成這頭婚事: 外公外婆知道他不會對我媽好; 對方的母親不喜歡我媽。
但大家還是喜歡著我這個孩子、願意幫我媽照顧我。
外婆跟我媽如出一徹般是個漂亮的蒸生瓜, 這個女人輸了麻雀就回來打我、把還沒洗的內褲從洗衣機上拿回來給我穿, 結果我得了陰道炎。
我媽那時打兩份工, 半夜回來用藥水幫我洗下體。

所以, 我自小都很尊敬媽媽。
但她卻天真的以為那個男人不喜歡女孩子, 又替他生了個男孩子。
那個男人的母親知道是男孩子就寶貝的不得了, 外公很憤怒, 罵她:「而家有賓周大哂?」
而那個小男孩被接回去, 和我分開照顧。
可笑的是, 媽媽的地位沒有因此提升, 還是早出晚歸的工作。
而那據說是我生父的男人, 從來沒有見過他。

我媽很傷心、一直都很傷心, 和家人的關係不好, 想重新建立一個家卻又因為眼光問題所託非人。
她將所有不滿和怨恨轉移到我和小男孩身上。
和後父一起後, 後父好像挺接受我們的, 常常帶我們去玩、買禮物給我。
我不需要父愛、也沒有興趣知道那是什麼, 但只要裝著很開心, 就不會再人打我/責備我, 因此我一直都在配合著。
其實就算有血緣關係也不見得一定愛惜自己的家人, 但他竟然願意肩負起這個不屬於他的「家庭」, 所以面對他的脾氣, 我都忍氣吞聲。
他在外面工作不開心, 回來就找小男孩發洩, 然後到小男孩犯事被帶走, 剩下我和他跟媽媽生的兩個弟妹後。
我成了被針對的對象, 弟弟一直在維護著我、常常叫我不要哭。
除了外公和姨媽姨丈都對我很好, 他就是對我好的另一個「家人」。

我媽似乎一直都停留在17歲, 她一直都放不下我的生父, 常常說我很像他, 但我看照片發現其實我最像外公, 特別是笑容。
有了新家庭後, 潛意識中她很想擺脫我。
不管後父如何百般的欺凌我, 她都只會叫我默不作聲、「唔好同佢嘈」, 她一直站在我的對面。
她其實不愛我。
從中學開始一直都沒有負擔過我上學的費用, 反倒是後父會問我怎麼沒有書上學。
然後引伸到他發現他給我媽的錢總是不翼而飛、不是用在這個「家」, 真相是怎樣也不重要了。

後父信仰共產主義、脾氣暴躁、嗜煙。
我媽一直又煙又酒, 自7歲起就沒看過她酒醒過。
小時候放學回家看到她醉倒在自己的嘔吐物中常常很害怕她會不會就這樣死去, 現在才發現她沒死去才是我和弟弟的悲劇。
後父待她其實很好, 把所賺的錢全都給了她。
每次她任性、發酒瘋的時候都很有耐性的看顧她。
她說過她會揀這個男人是因為他保護到她, 因為他夠惡、所有親戚都很怕他, 可以在外公外婆面前保護到她。
那時候年紀很小, 但我知道這句說話有不妥的地方, 而一個人的思想影響他的說話和行為。
根本, 她在把保護自己和自愛的責任外判。
結果, 在她身邊的每個人都很痛苦。

一個都不知道自己想要什麼、渴望什麼、需要什麼、自己是什麼的人卻在瘋了的要別人來全盤接受她的歇斯底里。
我一點都不認為她可憐。
只記得我很討厭煙味, 對我來說像毒氣, 她要我一邊做功課, 而她則在對面一邊對著我吸煙。
然後因為喉嚨敏感而發炎, 淋巴核腫大, 到最後變成免疫系統問題。
我終於知道她想我死。

總之, 我是要離開的人。
她一直都很喜歡貶低我, 總之我做任何事都是垃圾、沒有用的。
我是愚蠢、數學不好(我數學只是從來沒有拿過90分以上)、「只懂學人講野」(語文成績好)、醜樣、沒身材、沒人喜歡的廢物。
無論我做什麼, 她都不喜歡, 我永遠是錯的。

所以, 漸漸的明白她一點也不愛我。
為了大家都好, 我決定離開了。

可笑的是, 她眼中最沒用的廢物, 卻是她所有兒女裡成就最高, 因此她一直來問我借錢。

故事大約到這裡, 我和她的關係很早就結束了。
我的故事並不罕見, 社工說罕見的是我的清醒、冷靜和自愛。
據統計, 以我的家境條件, 絕對可以學到好壞。
但從小, 我就有一種意志要離開垃圾堆。
一直自覺著不是垃圾, 我和他們根本不是同一級數的人, 所以我一定可以到達另一個地方。

我覺得自己該是個有教養、學樂器、愛看書、憑努力上游的專業人士。
鄧不利多說過"It matters not what someone is born, but what they grow to be. "
在污穢不堪的地方嗑了藥和不同的人鬼混絕對不是我的人生。

諾維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每次聽到《変わらないもの》(奧華子), 心總會泛起陣陣漣漪, 現在距離那時, 也十年了吧?
幸好, 最後說了出來。

那次挫折好大、好痛, 好想找緊著什麼求救。
果然, 只要最後沒死, 其實什麼都沒有大不了。

不管身邊有多少人幫你, 最後能救你的就只有你自己。

那次, 我哭到天亮。
然後, 我沒死, 告訴自己要好好的活下去。

回到正軌, 再重新認識自己。
你若不愛惜自己, 也沒有人會珍惜你。

執屋順手整理一下日記, 免不了會重看一次。
「變幻才是永恆」, 快要變成中女的我終於明白了, 沒有什麼永遠不永遠的、沒有什麼是過不去的。
「誰都只得那雙手靠擁抱亦難任你擁有。」

屋企既野對我既影響已經越黎越細, 我都唔稀罕喇。
但仍會剖析整個故事, 因為總想為自己辯護, 太多太多的屈打成招、太多太多的非事實。

諾維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