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709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如題,最荒謬既係好多時D人仲好鍾意屌人劇透。
寫得影評唔多唔少都會有少少劇透,滲入精彩既部份先引起人好奇去睇嘛,冇呢D調味料寫黎把撚呀?
我唔係抽秤寫影評或者睇影評既人有問題,而係D既唔鍾意人劇透但又要上網睇完睇完影評先決定睇唔睇套戲既撚樣呀!
屌你老母,咁撚樣都要搬龍門,痴左邊忽?

其次,影評根本就係D好個人既野,個作者覺得唔好睇你就唔去睇,咁信D陌生人架咩?
咁有路人甲話你另一半唔好,你又即刻分手?
做人唔使負責任?
乜鳩都人地幫你決定?
咁不如你份糧分埋俾大家用啦,都痴撚線!!!

做人做到咁為乜?
連自己既意願同想法都要交俾人決定,返工做狗做得耐之後唔記得左自己係人喇?

一見到呢D撚樣就扯火。

諾維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雖然離開了一段長日子,但偶爾還會想起那些被欺凌的事。
小時候的,總會記著,而且當你的成就比他們高了,感覺就會好多了。
在互助group有個叫N的女生跟我有著一樣的經歷,感激她常常給我支持和鼓勵,我常常在車上閱讀她給我的PM。
有時真的很感謝自己最後沒有死,你永遠都不知道往後會遇上什麼能帶給你力量的人。

自從和暉哥一起過,就誘發了我的自殺傾向,從前不論遭到什麼的處境,我總能克服振作。
對他,我也一樣。

我好想去喜歡他、和他好好的一起,但原來我被騙了。
一切都是人生經驗不足、那時又比較脆弱的緣故。
我承認並接受這樣的過失。

只是對於那些不勘回首的過去有時會像夢魘那樣。。。
大家都很關心我失眠的狀況,但我只能邊哭邊說「對不起,我就是沒法不去想那些痛苦。。。」。

說太多也讓人沈重,常常很怕為別人添麻煩,所以慢慢的就學著以文字抒發自己的感受。
寫BLOG有個好處,就是可以匿名的和別人分享,偶爾也有些人PM我說原來他們也有著這樣的經歷,或是一些鼓勵的說話。
台灣人真的比較溫柔,很少人給我惡意的信息。

直到,我遇到那個他。
其實我覺得某些接觸好像過火了,但我實在不懂得怎去溝通。
我也不認為他是一個好說話的人,結果就一直在忍。
他一直都笑嘻嘻的以為我很好,因為我什麼都遷就他想要做什麼就做什麼,然而我的心都在哭泣。
我知道,在那種情況下,感受被忽略很正常。
他總是希望他是獨特的,還叫我不要覺得他和其他男人一樣,但他就是跟那些沒大腦沒心肝的男人一樣呀。
1)一樣的以貌取人:
他談起他喜歡的女演員,然後我說她很漂亮。
而事實上我真的這樣認為,那個女演員笑的很甜,雖然我喜歡的是堀北真希、有村架純、Emma Waston和Margot Robbie。
他卻有點不滿的說:「咁唔係下下睇樣既!」
我只是讚美了她的美麗,而沒有否定她的演技。
但我想了想,該是和網上流傳她被大眾罵的那段片的關係吧?
因此,我知道自己說錯話了。
然後一直都在沈默,因為我不知道他是想別人認同、討論那個他喜歡的女演員還是什麼。
另一次,我說我喜歡有村架純,氣場讓人很舒服。
他卻大咧咧的回應我:「但我覺得佢唔靚」。
我回應:「我知道佢唔靚,但做戲好睇。個氣質好好~」
再一次,聊到喜歡的歌手,我說我喜歡Taylor Swift,正當我想說多一點Taylor Swift的創作和趣聞時。。。
他又很鄙夷的說:「佢都唔靚。」
這次我不再說話了。

很無聊,對不對?
這就是溝通和價值觀衝突的問題。
假如是一個很坦然的以貌取人的人說出這種話,完全沒有問題。
但明明標榜自己不是外貌協會,卻在認識一個人的時候,總以外貌行先,就很雙重標準了。
這是一個不管任何包容力強大的人都適應不了的虛偽。
「搬龍門」的行為不管在什麼情況下都不是一種讓人舒服的行為。

每個人的成長背景和生活環境都不一樣,但相處是希望能建立好的關係,而不是努力的告訴別人你有多討厭吧?
否定別人喜歡的東西很有型?
我想NLP不是在教這樣的東西吧?

2)一樣的自己想完了就當成事實:
這點其實我認為比較像職場上的港女,但港女的直覺較準:P
現在也越來越多男性是這樣的思考模式,總是強調他們男性是比較理性。卻都不看事實和理據,憑自己資料不全的邏輯「思考」過後就當成是事實的全部。
他為我做的事,其實我全都看在眼底、放在心底,所以對他也特別好,起碼他自己都感受到。
可是,他永遠都不會問我想要什麼,就把他認為最好的都安排起來。
當然,大家都知道我不可以說真話,因為他會受不了。即使委惋地告訴他我的感受,也只會被他認為是我要求太多。
所以,他開心就好了,反正我的容忍度都很高。
有時我會想,到底有多少人因為受不了而離開呢?
一個人到這樣的年紀,還這樣的不懂閱讀他人的表情和感受,其實都幾慘,必然有很多因此招至的衰運。
而明明他是一個善良的人。。。

那次,他忽然問起我生日有什麼事做,其實我只想靜靜的過,或是探一探大澳的貓cafe就好。
不需要蛋糕和禮物,送我一個快樂的體驗就好。
他竟然帶了我去迪士尼,其實我真的很高興。
他很擔心我不玩機動遊戲,似乎過去有很多不好的體會吧?
我會玩,雖然不敢望下面。
但他將我的表情解讀為我不可以玩機動遊戲=。=
喂呀,一場來到就什麼都去碰一下吧,我又沒有不舒服。

其實最令我不快的是他在我面前不斷談另一個女生。。。
那有人幫一個女生慶生的時候去談另一個女生?
我想聽你的故事多一點~

但我永遠都會記得他晚上為我安排的一切,很美好。

第二年的生日,他還是約了我。
經過上年他不停在談論那個他有興趣的女生,我心底是想像平常一樣歲月靜好。
他是那種喜歡刺激和活動的人,生日嘛就是要慶祝要出去!!
他覺得那樣是好的,也安排了一些,但卻完全沒有跟我商量,這讓很需要資訊的我很焦慮。
綠色人一旦面對資訊不足就會很緊張和不安,而以往他都是會把大部份的事都告訴我的。
我也說過、亦常常標榜自己是不需要驚喜的,真的不要給我驚喜,請好好的把想做的事告訴我、越詳細越好,除非想嚇死我。
真的受不了什麼都不知道,我真的會不安到一整天都平伏不了。
要是珍惜我,就千萬不要帶這樣的刺激給我。

然後,原來他自己在糾結和緊張一整天,想必這種狀態之下,工作的事也是做不好吧?
他覺得自己像個傻子一樣,可是其實直接問我想怎樣不是更簡單嗎?
為什麼不去解決問題,卻在和自己的情緒在鬥爭,這只會讓事情變的更糟呀。
他還是一如既往的選了一套他喜歡的電影,而其實我真的不想看的電影。

其實生日什麼都沒有做、沒人約也沒問題呀,為什麼要這樣執著去做好事--令我不用自己一個人呢?
同情我並不會令我好過一些。

我也已經過了生日會想有人和自己一起的年紀了。
如果想我好一點,為什麼不問我想怎樣呢?
或者,其實他根本不在乎我怎樣想了。
口裡說是為了我,但為什麼是選一套自己喜歡的電影?

3)一樣的以為知道一切就是瞭解別人:
認識一段時間後,總是想要我的電話號碼、各種社交平台的ID、這裡的地址,又是為了滿足自己的好奇心。
而其實這並不會幫助到他瞭解我的什麼,因為這裡寫的幾乎是由初中到現在的事,我也變了好多,什至是不斷在蛻變。
用初中時的我去判斷現在的我,這是在否定成長這回事呀。
最重要的是,我們之間的相處並沒有因此而變好,他還堅持這決定正確,也因此說出了最傷害我的話。
「見你經常寫一些不開心的事,雖然我也會遁著不快的事,但不會像你這樣。」
那一刻,心臟像被狠狠的插了一刀。。。

我沒有想過,原來會被這樣的批評。
他當然不是想等我有什麼解釋和回應,單純只是想說出他的感覺,而沒有知覺他在行使語言暴力,這就像一個正常人怪責一個有癌症的病人為什麼這樣容易感冒。
這讓我感到前所未有的背叛,事後我非常清楚是自己太自以為是去相信一個陌生人、相信了他的「我又不會對你做什麼。」,而他最終還是對我做了什麼。
我沒路可逃了。。。
可以放心地剖白自己的地方被徹徹底底的曝光了,而他還是道貌岸然的認為是我的錯:我不應該寫這樣的東西。
為什麼連在網絡中匿名放鬆自己也不對呢?
我是有傷害了誰或是剝奪了誰的自由嗎?

當初迫我交出這裡的網址的是他,然後滿足了他獵奇的心態,還怪責我呢。
我到底做錯了什麼?

他總是叫我不要道歉,但他潛意識總為我定了很多的罪,包括令他看到了我的不開心而使他不快了。
有時好想他殺了我算,或許他殺了我、看到我斷氣了、沒有未來的樣子,他就能原諒或是好過了一點吧?
因為他說起這話時的表情真的很不高興。

他很喜歡問我為什麼要道歉,因為從我認識他開始,他說話的腔調和習慣總是責怪著別人或是別的東西,而每當我說「Sorry呀。。。」,他就不會再責怪我、說令我難堪的話。
他覺得他不是做了什麼、他認為自己並沒有擺出一副要批評的樣子,而事實上他都在責怪這世界的一切。

其實他與大部份的男人並沒有分別,嘴裡說的話和做的行為總是相反、總是令人無所適從。

4)一樣的希望自己什麼都不用做卻希望別人可以為他做多一點,這不是自私,是忘記了對方也是一個人:
有時他說希望能多一點,我就多一點分享自己的事,但他每次給我的回應不是沒回應、就是沒有內容的單字回覆。
弄得我都沒有動力再花心思去和他msg,卻又怪責我回覆總是很簡潔。

這讓我對他的要求感到很痛苦,因為又是我的錯、又是我不對。
為什麼一個人可以這樣的理所當然要求別人做自己根本不會做的事呢?
他寫的東西都沒有可以讓我回覆的內容,打個啥?
「屌你老母,知啦~得呀,死柒頭!」像這樣多字嗎?
多字就感覺好很多嗎?
到底想要什麼?
為什麼要這樣為難別人呢?

我也嘗試過打很多字去msg他,結果又是如何呢?

我不想他不開心、不想去責怪他,因為本來就沒有人有責任去承載自己的情緒,所以我都自己強忍吞下了。
其實他也沒責任去顧我的感受。

好啦,有人一定會問,過去了為什麼還常常想著他?
因為我喜歡過他呀。

所以,知道他身體有瘤,我很高興。

諾維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直都很想增強語文的能力,在得知講師會轉校,我就跟著一起轉了過去--到別的院校報名。
古有孟母三遷,現代有家長為了子女的將來刻意搬入名校區,不無道理。
有時在自己眼裡一些集體性的「奇怪」舉動,當你經歷多了就會慢慢的明白別人為什麼這樣做。
做人,觀察和理解別人的處境都很重要。
至少早一點有這樣的能力可以幫自己避過很多不必要的衰運。

少了很多大陸人,不再有人投訴程度太深;
少了很多毒撚,不再有任何仇女又自以為是的言論;
少了很多沒有方向的人,講師可以比較集中目標教書。

其實都成人了,還像小學雞那樣子ON9當有趣,「不如死左佢啦」,反正這種人根本不會適應到社會~
真的很不喜歡品行不好又愛搞破壞的人,好噁心。

看到這種人就更明白因果,一個人的成功與失敗,真的很靠個人努力和自律。
你說家庭社經地位的影響,我很多同學都只是公屋出身,父母做著不怎麼樣的工作,包括我。
要說的話,也許我生父的基因較好。
綜觀四個孩子,我覺得我和二弟一定較聰明和守規則,雖然也和因為我們是前夫的孩子而得到比較多的限制和處罰。
但看到三弟和四妹,是有點慶幸我們都離開了那個家和那些限制。
令我們自少已明白:每個地方也有它的規矩,能表現出自己的修養和合作,總能得到比較多的好處。
更重要的是,不要吸煙和喝酒。

有時,我會很同情二弟。
因為娘家的親戚都比較疼我,特別是外公和姨媽,但二弟是誰都不疼。
親戚的孩子們和我總是一起吃喝玩樂,卻很多時都不理他。
印象中的二弟總是很沈默,只愛甜食和電視節目,據老媽說他在前夫的家裡,因為是仔,所以總得到較多的關愛。
但其實我一點都不稀罕這些不曾在我生命中出現的人的任何東西,拼命想得到生父的愛的老媽,我總是覺得她很盲目。

「愛情中所有人都很盲目」,這是我在她身上第一件學到的事。
但我從不否認真愛,這是我在外公外婆、姨丈姨媽和很多在我成長中見過的夫婦教我的事。
所以我知道,若要人愛、若想得到愛,必先學會愛自己、和自己好好相處,當你夠瞭解自己就會懂得如何對待另一個也是「人」的他/她,也會明白如何選擇一個和自己合得來的人。而非盲目的只講感覺,不顧現實。得到了愛情亦要好好珍惜,磨平自己的三尖八角去和對方融合。能好好在一起並不容易。

我很喜歡和朋友討論如何看人,不同的人都不約而同告訴我要看細節。
就像元屯天根本是垃圾集中營,鮮少有出色的人,雖然的校一直人材輩出。
這些地方地理位置不方便,也沒資源,想學習和得到較好工作待遇的人都要穿洲過省長途跋涉的到外面去,有條件的人總想離開這裡。
因此,這裡的人普遍都屈服了。

一班是想改寫自己人生的人;另一班是認為做井底之蛙沒問題的人。
有趣的是,這裡很多人都以自己是中國人而不需注重外語,亦對時事和現在世界正發生什麼事、一些普世價值和各類的社會議題都不聞不問,一直都被其他地區的人比下去根本是咎由自取,還在扮好奇的問為什麼別人可以這樣那樣,當你還在自我感覺良好的時候,很多人都在努力增值自己了!
在這樣的學習氛圍真的很容易令人心緒不寧,所以一定要找一個學習氣氛較好的環境。

來到新的地方差不多一個月了,雖則只是語文班,但這裡的同學明顯學習動機較高、講師也較容易給予功課,而且大家都毫不吝嗇的互相指教、幫忙。
不過上兩個course真的好累~

諾維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原文:https://www.tedxtaoyuan.com/single-post/2017/06/11/A-Brown-Girls-Guide-To-AranyaJohar

Aranya Johar用流暢、押韻的詩詞道出當前印度的性別歧視、錯誤印象,引起世界各國網友共鳴。
一個月前,社群網站上出現一部影片《棕色女孩性別指南》("A Brown Girl's Guide To Gender"),在短短數天內獲得破百萬的點閱。影片中的印度女孩 Aranya Johar 用流暢、押韻的詩詞道出當前印度的性別歧視、錯誤印象,引起世界各國網友共鳴。TEDxTaoyuan 專欄團隊在日前聯繫上 Aranya,進行簡短的採訪。以下是我們以文字記錄她當天所說的一切。
問》是什麼事件引發妳關注性別平權與女性權益呢?
既然要回答這個問題,不得不提及幾年前的一個重大事件。你們或許也聽過,2012年的德里輪姦案 (Delhi gang rape或 Nirbhaya rape case)。Jyoti Singh (後以 Nirbhaya 代稱,意為「無所畏懼」) 和男性友人出外逛街、看電影,晚上十點左右,她搭上一班有五、六名男性乘客的公車。之後卻慘遭不同的男性乘客輪姦,用鐵棒插入陰部和肛門,最後被拋出車外(甚至被輾過)。她當時尚未失去呼吸心跳,但仍在一星期後傷重不治。這起事件為印度社會的黑暗面點燃一束火光,第一次有媒體針對這類女性受凌辱施暴的案件,製作大量且有建設性的報導。電視節目有許多辯論、討論,引起民眾廣泛迴響。過去,民眾都知道這類事件的發生,但在Nirbhaya事件以前,沒有任何人願意認真地談論它。

數年前發生的Laxmi 事件同樣影響我。當Laxmi Agarwal僅15歲的時候,一位名叫Guddu的男人喜歡她,並展開追求。Laxmi將心思放在學業上,拒絕了Guddu的殷勤。沒想到Guddu對於一名女性不接受殷勤惱羞成怒,用「常見」的方式 ── 潑灑強酸液,使她毀容。這起攻擊對於Laxmi的人生產生漣漪效應,不僅毀掉他原本計畫的人生,甚至得面對高昂的醫療費用 ── 一個她無法負擔的數字。
這個事件讓我感同身受,因為在當前的印度,婚姻對於女性的名聲有極大的影響,甚至會潛在決定人們如何與妳互動、如何看待妳在職場的角色。Laxmi 日後發起了一個NGO ── Chhanv Foundation,幫助遭受酸液攻擊的生還者;創辦一間化妝品公司(幫助遭毀容的女性);和一位社會運動者、報導她的事件的記者戀愛、同居。
如果你有意識到,上述的事件都緣起於晦暗、不幸、痛苦,但在後續有積極正向的影響。和一個只因為女性不接受殷勤,男性因此認為有權利向其潑擲酸液的價值觀生活著,是痛苦的。正是上述這些事讓我決定面對現實面的殘酷。

印度女性非常容易受到性騷擾和性侵害,我的朋友就遭遇過一次。我還記得12歲的時候,曾和班上同學聊起女性受到性騷擾的議題,她說自己9歲時,在上學途中的公車上,一名男子當面對穿著學校制服的她手淫。她向公車司機求助,司機不但沒有阻止男乘客的動作,反而辱罵奚落並將她趕下車。上述事件都足以引起關注、討論和遏止,但人們通常用負面的方式處理和面對。
一名12歲的女孩必須處在性騷擾與性暴力的不安之中,是一件不幸的事,我想這同時也是自己提起行動──為此發聲──的原因。
問》在新德里、孟買、清奈等大都市,狀況似乎改善許多。但在廣大的鄉村區域,黑暗似乎持續壟罩。童婚、性別歧視造成的傷害、輪姦等事件經常佔據國際新聞版面,真實情況是如何呢?在1947年被政府禁止後,種性制度仍然有不可磨滅的影響力嗎?
這絕對是個需要被提及的議題。我們的政府在這一塊做的努力並不多。以童婚為例,童婚是違法的沒錯,但鄉下地方的作法是早早為孩子指定婚約,等到合法適婚年齡一到,立刻舉行婚禮。縱使從法律上看,這些孩子並未遭遇童婚,但實際上是婚約老早就訂好了。孩子甚至得在年紀還小時就為彼此負擔開銷。如果生在鄉下,我(18歲)早已被許配給某個男人了,這是很不幸的事。
會特別盛行在鄉下地方的其中一個原因是,在收入不佳的農夫家庭,將女兒「賣掉」成為新娘會是一個必要的事,因為在傳統上,你得準備龐大的嫁妝給男性家裡,身為新郎的男性則會得到摩托車、汽車或一大筆錢。這像是一種「新娘交易」,在這樣的文化裡,女兒被視為賠錢貨,一旦家裡稍微有錢足以支付女兒的結婚開銷,他們會毫不猶豫即刻送她出家門。
在大城市,童婚極為少見。我的確聽說過朋友的朋友的朋友在18、19歲就結婚,但那是少數案例。而上述的各類議題在城市區域被廣泛討論、重視。性侵、家暴案件的受害者感受到更多的支持,而願意公開事情經過,甚至接受媒體訪問。但在鄉村地區,許多女性(受害者)會認為是自己虧欠男性伴侶的性需求。而這種恥辱、卑微心理正是我們想要翻轉的。進一步看,這樣的改變、努力要同時在兩性進行,不只是改變男性的觀念,也要為女性建立正確的心態。
跳開這個議題本身,從民眾本身做起大聲量的討論似乎是比較實際的做法,以我的觀點來說,要將議題帶入政府、與真正能夠制定政策或有權做大幅改變的人接觸,是大費周章的。
我是生在城市的小孩,我們對於這類議題有更高的敏銳度,能接觸更多客觀、正確的資訊;不過,在低收入的鄉下區域,人們仍然堅信原有的── 我們認為應該被改變的 ── 信仰與傳統。但總得來說,整體環境已有明顯改善。

近年有愈來愈多的女性遭受性侵害、家暴的報導,從某方面而言,這是好事,代表事情本身逐漸獲得關注,引起民眾評論。我覺得改善的進程是很慢的,但至少印度開始「慢慢」往前邁進。
問》時至今日,印度社會最大的性別歧視,或刻板印象引發的現象是什麼呢?你能和我們分享一些自己遭遇到的事情嗎?
有個例子真的影響了我,就是剛才提到公車上發生的事件,當時她只有九歲啊!
和其他家庭相比,我的家人是相當自由開明的。只要回家的方式安全,像是乘坐計程車、搭友人車,或是哥哥接送,在外待到深夜是沒關係的。我的許多朋友卻不然,她們晚上八點後不能出門,但他們的兄弟們卻沒有門禁。就算是來自都會區中產階級的孩子,仍要面對同樣的問題。
另一個你可能知道的情況是,夏天的孟買非常熱,短褲是我小時候喜歡的穿著。但隨著愈來愈多次在外面感受到的不自在(男性的目光),讓我在青春期之後不再穿著短褲出門。當我和哥哥說這些事情時,他無法了解為何要自我審視是否要著短褲出門。顯然地,這些習慣在心中逐漸形成,才使得我寫下了《棕色女孩性別指南》("A Brown Girl's Guide To Gender")。
相較於其他人,我認為我的父母更加自由開明。基於父母一定的信任,我擁有的自由跟自主性遠多於一般女生,我很感謝,但我所擁有的並非常態。幾點後不能出門、被禁止穿哪些衣服,都是許多女孩的日常,每每想起這些都令我難過。

哥哥大我六歲,但我們非常親近。我想,最難得的是父母待我們並無二致。大部分的印度家庭,男女各自享有不同的特權。但我們家一視同仁,兒子與女兒之間沒有差別待遇,這在印度並不常見。這樣的環境也是我從事許多為性別議題發聲的活動的原因之一,因為我意識許多人都缺少了這些基本的權利。如果我有夜間自由外出的權利,而其他人卻視同被夜晚監禁,這一點都不對。
「她穿著裙裝在夜裡獨行」、「緊身的衣物太性感誘人」是許多人拿來合理化強暴的藉口。當妳開始解釋這些非正當理由,這樣的穿著不代表同意發生關係,這是侵犯個人的隱私權,人們便會開始強辯「喔!妳本就不該穿緊身牛仔褲」、「她的牛仔褲長度不該低於膝蓋啊!」
(性別)歧視肯定是有的,而「偽善」是原因之一。人們不斷灌輸彼此:如果女孩要免於遭受強暴,那麼她幾歲之後就不能穿短褲或短裙。就算是學校制服 ── 已經為了使女孩們更安全而改變設計 ── 也不應該。從小就被警告「如果穿得像這樣、打扮成那樣,或是舉止怎麼樣,就很容易被強暴」,這是一種心理上的長期折磨。這些告誡有很多種形式,就像當妳穿著短褲出門時,有些人會跟妳說「哇!妳不怕被強暴嗎?」。雖然這中間有溝通、對話,卻沒有人主動地去改善這個情況,都是被動式的。
問》譴責被害者是荒唐的事情,但卻經常發生在輿論間。正如妳提到的「別穿得那麼吸引人」是許多父母給女兒的規定,請妳進一步分享在印度盛行的這種「教育」。又對妳而言,爭取女性權益的路上,最主要的阻力是什麼呢?

有人持續如此,這就像…看到浴室標誌時,上頭的男性標誌是腿部伸直併攏,女性標誌總是三角形狀 ── 穿著洋裝或裙子。自然而然地,我們(女生)大多數的制服是裙裝。但若去看大我四到五年的女孩,她們則是穿著看起來像裙子的褲子,因為前方還有一片像是窗簾的布料。我不知道那應該叫做什麼,基本上那是褲子,因為那塊布料使得它看起來像裙子。
我的學姊說,她們曾經向老師及校方反映「為什麼我們只能穿著裙子」,她們集結了所有女性師生以及體育老師的連署表格,(向校方)表達她們至少在體育課或體育活動時可以穿著褲裝的意願。因為她們的行動,隔年才我們有了在體育活動時穿著褲裝的機會。
我的感覺是,不論何時,如果只有一個人站出來,那個人會害怕評論、害怕接下來會發生的事情。如果是一群人,情況就不一樣了。群眾會是最大的後盾。
我們可以想像這些女孩們的例子,她們彼此互相倚靠,這也鼓勵她們可以做得更多、走得更遠。所以我認為,要改變任何事情,群體的支援是非常非常重要的。
問》印度的國會議員、行政官員、政黨或公民對於女權運動的態度為何?就妳所知,印度是否已有立法為女性創造更好的社會環境 (例如:政府機構設立女性保障名額)?
在印度……大部分的政治人物將注意力集中在年長的群眾。他們意識到……至少在印度,大多數的選舉是一種「短期收買」。舉個例子,當他們來到你居住的地區,他會接收人民的意見,「好,你有缺水的問題、你有垃圾處理的問題,我們將如何如何解決水資源的現況、將如何提供安全的垃圾處理方式……只要你投票給我們。」這就是政客們的處理方式,他們到各個地方蒐羅問題,並提出最短程的解決方案,當選舉結束,沒人在乎那些問題、沒有人想要伸出援手。
而正是這種政治文化,政客促使群眾加入自己所屬的政黨。你們也知道,在這樣的文化裡,年輕人是從未進入會議室的一群。每到選舉,可說是老人和中年人的天下。
但在近期,我們開始引發更大的聲量,讓政治人物將青年納入對話之中。當前印度青年最關注的議題包含性別平等與LGBT權利。以後者而言,與同性結為伴侶仍是違法的。我們持續嘗試製造話題、討論,讓主政者考慮這方面的政策。

關於希望的一面,我想可以舉兩個例子。有一位政治人物叫 Sashi Taroor,以自己的力量作為青年的發聲筒 ── 甚至連性別平等的議題也在他的努力範圍。就以他為例,政治人物意識到自己要為新生、年輕的世代努力,而不僅是過去。額外提及另一名人物,一名富有名望的記者Barkha Dutt,也製作不少女性、性別歧視、性別平權相關報導。
然而,總的來說,大環境仍然極為安靜。沒有人想談及這些話題,直到像是德里輪姦案或Laxmi的事件發生。沒人願意正視,直到不幸的事情發生,這不是很悲哀嗎?
問》我們很欣賞妳在女權運動所做的努力。正如艾瑪華生在HeForShe的演講中提到的:「女性主義者不是專為女性爭取權益,還包含任何成長在刻板印象中的男性。」我們想知道,當前印度社會是否有男性在看似男性主導的社會體制下受到傷害?
這個問題我非常喜歡。很多人並不了解真正的女性主義是什麼。舉例而言,世界上有不少編造出來的強暴指控,女性主義者會積極對抗這樣的惡劣行為,畢竟這對於男性而言 ── 很可能影響某人的一生 ── 傷害極大。

還有一個例子是,在印度,我們沒有一個行政命令或法律保護在職場遇到性騷擾的男性。也就是說,如果一個男性被女性(或男性)用任何方式性騷擾,他沒有任何管道和法條可控告該名女性(或是男性),至多被視為是「特殊案例」。而這樣的特殊案例因為沒有明文法律,要耗費很多時日才會進入法庭審理,法官也只能嘗試找尋過去是否有任何判例可以援引。男性遇到這樣的情況,只能自己嘗試應付,連報警都很難。
由於印度絕大多數的性侵害案件受害者為女性,當男性遇到同樣的狀況,他們並不會受到司法上的平等判決──只因為是男性。如果一名男性被強暴,他受到的痛苦和女性受到的並無二致。
另一方面,媒體不斷強調兩性各自應該具備的特質:女生應該是性感的、神材姣好的、膚色勻稱的;男性應該是瘦的、有六塊腹肌、特定的蓄鬍樣式。多數人談論著女性如何被刻板印象制約,但男性何嘗不是?女性主義不是只為女性努力,而是更全面地將男性納入範疇。唯有男性意識到女性主義並不是在「對抗男人」,他們才能轉而支持與理解。
問》在這麼年輕的年紀能為這類議題發聲,是很少見的。你的家人影響你很深嗎?

我想,我那學識廣博的哥哥影響我很大。我們常在晚餐時談論這些話題,甚至和爸媽討論。我的父母對於不同想法持開放的態度,只要想法有客觀的資訊支持,或是我們有思考過。你讀過相關文章、深信某些角度的觀點,這就是你對於某件事的看法。我的作法是將這些想法、我所關心的轉化成詩詞。我有一群朋友也做類似的事,自然而然地形成一個健康的、有趣的互動,同時能彼此學習。
當然,如同我先前所說的,這並不常見,目前僅有少數人願意這麼做。我也很幸運地就讀一所每星期有一堂課討論各種議題的高中,縱使絕大多數的學校不會這麼做。我是幸運的,有一群朋友、開明的父母願意談論這些事情。不過同時,他們並沒有意識到這些議題是如何深刻地影響自己。假以時日他們了解了,相信會有更多的對話和行動,會有更多人被改變。
問》​最後,我們想額外提及一件事情。5月24日,臺灣的大法官會議宣告排除同性戀者擁有婚姻權利是違反憲法的,但在獲得這個宣告之前,臺灣的民眾是經過三、四十年的努力,從厭惡、抗拒到理解、支持,過程存有許多激辯。希望印度有更多人投入妳所在乎的運動上,有朝一日,我們會看到妳嚮望的印度社會。

有的,有的。我有看到新聞。臺灣能成為亞洲第一個讓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國家真是太棒了!台灣就像是先驅者,這會促使更多亞洲國家正視這個問題,並做出進一步作為。我自己也喜歡韓國文化,但也從中發現,在印度之外有很多亞洲國家對於性傾向、性別舉動的污名化。在印度,目前幾乎是噤聲的狀態,我很高興臺灣成為第一個站出來的國家,也希望印度有一天會跟上。
你知道的,在茫茫人海中有許多同性戀者,他們不敢公開只是因為害怕尷尬或受到歧視等傷害。這些人與異性戀的我沒什麼不同,而且我們也不能因為一個人的喜好或傾向而仇恨他,不是嗎?雖然目前還沒有很多人敢挺身而出,但我相信會逐漸有所改善。

文章標籤

諾維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undefined

#注意劇透
那是Tyrion人生中最開心的時間。
Shae原本是Lannister軍隊中當營妓,在開戰前,Tyrion想找個女人陪訓,Bronn為他帶來了Shae。
他們互相交換了許多自己的故事,Tyrion把她一同帶往King's Landing,儘管Tywin千叮萬囑他不可以攜妓女同行。
小說中的Shae就只是個任性且物慾大的女生,所以她最後的背叛也沒有很觸動讀者。反而電視劇中把她描寫成一個有情有義、有自己是非判斷的女人,多次幫助Sansa以及照顧在黑水河之戰中受傷的Tyrion,都令人感到他們的關係除了物質,還有一份愛。
Shae多次勸Tyrion和她一起離開King's Landing到Pentos歸隱,然而Tyrion因為自覺離開家族後他根本沒法生存的現實,開始和Shae有了溝通上的裂痕。
Cersei開始察覺Shae的存在,派人設局在Tyrion面前殺他認識的妓女,Tyrion自此更加緊張Shae的安全。他勸Shae離開King's Landing並承諾婚姻和定期的探訪,然而自信又堅強的Shae只想留在Tyrion身邊和他共同進退。
他們的關係在Tyrion和Sansa被Tywin指婚後降到一個極危險的地步。
在Shae還未問之前,Tyrion已經開口解釋不是自己要求的婚姻,綜合之前所發生的事、彼此對未來沒共識的結果Shae非常的不滿,她懷疑Tyrion要她走是不是因為想和Sansa一起。
「他以前一天跑三間妓院,但自從你出現了後,我再沒有見過他上妓院了。」
把一切都看在眼裡的Lord Varys都苦口婆心的勸Shae離開以及以一個旁觀者角度告訴Tyrion的真心。Shae卻只覺得Lord Varys想收買她,忽然間好像大家都不同意她的存在。。。即使從一開始,Tyrion已經說過她是他偷偷帶進來的,因此絕對不可以被人知道她的存在。

undefined

一次激烈的爭吵,Tyrion說出了讓Shae深深受到傷害的說話。。。
常言道,說了的話是不能收回的,特別是對重要的人說的話。往後需要很多很多的行動和時間去修補被唇槍舌劍刺傷了的關係。因為自己一時的情緒而發洩落到對方的心上,並不好善後。
即使如何憤怒,有些說話是絕對不可宣之於口的。
Tyrion這一唇槍再加上之前的共識問題,最終把Shae推向了Cersei那邊。
在審判Tyrion是否殺死Joffrey的兇手上,成了Cersei的證人。
Tyrion聰慧一世,但Shae絕對是他的弱項。
無論對著什麼人,他都有辦法,唯獨對著Shae他就輸了。
我從不質疑他們之間的感情,Shae最後上了Tywin的床也只是一個「被拋棄」的女人常見的情緒反應:「你說我是妓女,那我就當給你看好了,反正我本來就是妓女。」,那是一種具報復性的自毀行為。
即使吵架,也不可以說出傷害到對方的說話。
「溝通」的目的是瞭解對方的想法再找出彼此有共識的地方,而不是為了吵贏對方之後覺得自己好型。
喜歡在爭吵中獲得勝利的人,都是注定孤獨一世的人的典型行為。

文章標籤

諾維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自從社交媒體興起,不約而同都經常遇到一種stalk過你facebook、IG、Twitter、Blog就覺得很瞭解你、你現實生活的一切就跟你的post一樣。
例如我常常把現實不能說的話、不能跟身邊人分享的心事匿名寫Blog,然後某些看了我Blog的人就問:「常常看你的Blog感覺你是很不開心、沒有朋友的人,但為什麼跟你見面又總是笑笑口、很開心很受人歡迎的樣子?」
首先,我本來就不想給你看的,因為就是怕我寫了什麼會讓你不開心,我不覺得你的心智能明白我的文字。然後你自己硬要了、還甩給我這樣的意見,著實令我感到非常的不高興。
我是多麼的後悔把這裡給了你,本來是一種信任:相信你不會像其他人那樣的論斷我。
你對我來說,是特別的。

但原來我還是那樣的愚蠢。
給了你私底下審判我的機會。
我忽略了你還是像其他香港人那樣喜歡當法官。

這實在讓我非常的傷心。

其次,人生不如事十常八九,我亦不太喜歡見人就訴說自己的不性遭遇,因為我一直都在反省:怎樣可以避免遭糕的事發生在自己身上。
亞里士多德說過:「悲劇的發生是某一個人做錯了事。」
我一點都不想當悲劇的主角,我希望能學習遠離險境,也期望能不傷害人的活下去。
所以你說我總是笑臉迎人,一來我自知自己的笑容很漂亮、二來每個人都喜歡輕鬆愉快的相處氛圍,所以我對需要去相處的人總是很貼心的想著、留意著他們需要什麼。
你說和我一起很舒服,但為什麼又要沒事要老是在找麻煩呢?
為什麼又要去質疑我的狀態呢?
就算看我blog而斷定我整個人的情況,也要想想日期吧?
我的確有一段很不快的成長經歷,但都已經過去了。
你沒有過去的嗎?
在驚訝什麼?
我過去不開心,現在就不可以憑自己的努力去快樂嗎?
這是什麼邏輯?
是不是真的要「畫公仔畫出腸」?你說你不喜歡「下下都要講明」,我也不喜歡要把話說得這樣開。
不要這麼白痴好不好?

做人是有一點常識和體察他人感受的心比較好,我由一個欺凌受害者走到現在變成一個受人歡迎的人,當中是下了不少苦功的,因為我不認為要一輩子怨恨別人對自己不瞭解而孤獨下去。我承認自己是很想融入群體、和大家一起,所以我蕊了很多年、經歷了很多失敗才慢慢知道如何相人、如何用一個合適的距離去靠近自己想親近的人。
「和你相處很舒服。」卻沒有想過別人在此之前付出了多少改變。
是以為天下間的東西都像你媽媽剝給你的橙一樣嗎?
一個on9既人,無論上幾多堂NLP都唔會變得令人好想同你相處,因為你從來都把自己的感受和喜惡置於別人之上,自然每個人都不太喜歡靠近你。

沒有人會喜歡一個一天到晚不停散播負能量的人,所以為什麼會認為內心不快樂就可以四處向別人扔自己的負面情緒呢?
你有病嗎?
這不是虛偽,是對身邊的環境一種生存上的考量。
煩惱的事、仍在困擾自己的夢魘,我們始終要學會如何和這些纏繞自己的傷痕共處,但並不代表要把人拖進去你的地獄裡。

可不可以不要在未和對方實際相處過就單憑你一知半解的偏見去判斷對方是怎樣的人?
一個讀不成書不是問題,但智商和常人有距離就要去看一下醫生了。

不要怪你的父母,他們當初把你帶來這世界的確沒想到你會成為讓人這麼討厭的on9仔。
但你絕對要為你的言行負責。

諾維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