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我是一個沒什麼空間做自己的人,所以就自己找一個地方去「寫自己」。
感謝每一個在看清楚我後,仍然選擇和我待在一起的人。
這對我這種孤兒仔來說,真的很重要。

這次,是談論一個曾經在我生命中頗為重要的人。
他要結婚了,我是祝福他的。
但是,我還是那個用來攝位攝時間的人。

到最後,仍是這樣子。
是他放棄這段關係的,因為本來就不健康。
然後逼我去重新尋找自己、尋找新的朋友。

內心滿是傷痕的我本來就不容易與人建立關係,但是一次又一次的聚散令我漸漸學懂如何在一段關係找到適合彼此的距離。我學的很慢又常常做的不好,慶幸有些較有耐心的人都給我機會。然後,有一天,我就發現其實他在不在都已經不重要了,但很多人與人之間的細節都是他教會我的:尤其是怎樣去愛一個人。這很複雜、亦很講求自身的成熟程度。有些人會認為我比同齡人成熟,其實不過是我在沒有人的時候都在深刻的思考這些問題,畢竟我是來自一個沒有愛的原生家庭,卻又不幸地看過什麼是「愛」。就如住在地底深處的人接觸過陽光——往後那種吞噬般的反應。我不知道是好是壞,因為總有人告訴我最好能成為一個心狠手辣的人,因為由此至終我身邊都沒有家人、沒有會保護我的人存在。更多前輩常常叮囑我不要相信任何人,而他們的說話確確實實地應驗了:我總是被傷的很重。甚至懷疑自己、質疑自己的價值,到最後更是落入一個比以前更加孤獨的境況。
結果,就連後期出現的好人、愛我的人,我都不知道怎去相信他們了。
但他在我心中的形象,令我意醒到,自己終究是希望版愛、被關心的。
只是,又要重新學習了。

過程真的很痛、現在更痛的好像不再需要外人、自己愛自己就似乎已經能滿足了。
最恐怖的是,別人對我的好或壞都不像以前會有情緒起伏。
但我還是希望待我好的人能平安健康的。

對不起,每一個嘗試與我建立關係的人,總是令大家不知所措。

我一直都覺得痛苦、不想活的原因就是這樣,太人間失格了吧?
有罪嗎?
死了會不會對大家好點?

諾維爾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