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心理學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FROM: http://www.facebook.com/notes/cacao-mag/%E4%BD%A0%E6%98%AF%E5%90%A6%E6%9C%83%E8%AB%87%E8%AB%96%E8%87%AA%E5%B7%B1%E7%9A%84%E7%9C%9F%E5%AF%A6%E6%84%9F%E5%8F%97%E9%97%9C%E6%96%BC%E6%83%85%E7%B7%92%E6%B5%81%E5%8B%95%E6%80%A7%E7%9A%84%E9%87%8D%E8%A6%81/1121931154520300

我們總以為,在親密的人之間,情感本應可以很自然地在兩個人之間流動起來。但在現實的經驗中,流露情感往往是一件很難的事。即便是和自己熟悉多年的伴侶在一起,我們往往也無法接收到對方真實的感覺,甚至無法向對方傳遞出自己真實的感覺。美國註冊臨床社工師(LCSW)Brian Gleason通過他多年的臨床工作中,提出了這樣一個觀點:對於在一起數十年的長期伴侶來說,他們會起衝突的最常見原因,就是一種被Brian稱為“不流動(Disfluency)”,也就是說,在他們之間,情緒無法自然地、健康地流動。 


 什麼是情緒流動性?

親密關係中的情緒流動性,指的是雙方能夠運用情感的語言,準確地溝通他們的感受和內心的狀態。擁有較好的情緒流動性的人,能夠在關係中不帶評判性、不含附加條件地體會和表達真實的情緒,也能夠有意識地、創造性地運用情緒。
你有沒有曾經在某個時刻,感覺到你和對方之間,雖然沉默不語,卻有豐富的情緒在那一瞬間的空氣裡湧動。你們雙方都能感受到它們。那些情緒、情感被你的身體直接地接收到。無論那些情緒是什麼,那一刻總是動人的,你們真正感受到兩個靈魂的相遇。
可惜,這樣的時刻並不多見。“ 對於很多伴侶來說,談論他們真實的感受,都好像在說一門外語那樣艱難。 ”哥倫比亞大學教師學院的Lynn Pearl說。親密關係中,人和人的距離是更緊密的,因而它也就會比一般的人際關係更多地激發我們的情緒。我們時而感到渴望,時而焦慮,時而喜悅,時而甚至會感到厭惡。
對關係的長期發展來說,如果你希望你們之間的默契越來越深,信任程度不斷提高,你們都需要更多地理解自己,也理解對方。此時,把這些情緒變成文字傳達出來就十分關鍵。是通過語言化的過程,我們得以讓對方知道自己皮膚以內的世界裡在發生什麼,對方才能逐步了解清楚我們“運行的機制”。這種“把情緒轉化為語言”,通過溝通讓這些情緒得以在兩個人之間流動的過程,正是關係中的共情能夠發生的前提。兒時我們也許有過對愛情的幻想,“我什麼都不用說,他全部都能懂得”,其實是不切實際的。若不能調整這個期待,則注定會有許多的憤怒和失望。
Gleason說,他的臨床經驗和親身經歷都讓他認為,伴侶越多地通過對方的外在行為作出反應,越容易感到惱怒、失望、越容易對對方作出不真實的批判;而只有體會著對方內在世界正在發生什麼,才會有更多的“愛的感覺”。
而讓情緒流動起來的能力,其實是童年、青春期發展中應該習得的一項重要的認知任務。我們在長大的過程中,學著社會對於情緒的命名,學著辨別自己內在復雜而瞬息萬變的感受,學著把感受變為語言。一開始可能我們的表達很困難,能夠用語言表達出的僅僅是感知到的萬分之一,而且所使用的語言也偏模糊、籠統、不精確、短。逐漸的,我們能夠準確捕捉到更多層次的情緒情感,所使用的語言也更豐富、精準。
研究現實,這種精確表達感受的能力被證明對我們的執行功能(executive function,即能夠確定目標、制定計劃、進行調查、最終做出成功表現的能力)也有很大影響。那些在情緒的表達上表現好的人,執行功能更強;反之則更弱。(簡而言之,能夠表達情緒的人往往能力也強……)
但許多人在成長和受教育的過程中,並沒有學習到如何用情感的語言來與彼此交流。” Gleason說。很多人自己就無法表達,也無法接收和理解別人的表達。


是什麼阻礙了我們情緒的流動?
對情緒流動的阻礙,有一部分社會原因。社會文化不鼓勵我們表達情緒,不鼓勵我們承認一些“不好的”情緒,比如脆弱、沮喪、憤怒。在這樣的環境下,我們學會了否認自己的情感。
這種對情緒流動的負面評判,更鮮明地體現在對男性的評判上。在情感的表露上,一個男性在很多時候是不被賦權的,社會對男性的期待是比女性更“堅強”、“剛毅”和“有韌性”,比如我們會說“男兒有淚不輕彈”。如果一個男人願意感受和表達情感,可能會被低估、嘲笑和評判,被認為是“軟弱的”、“失敗的”,或者被貼上“女性化”的標籤。有的人甚至會認為,一個男人如果表達豐富的情感,可能是因為在童年時受過創傷或侵犯,而變得不健康或者不正常。
除了社會的影響,我們自身也會不自覺地迴避情緒的流動。在我們當中,有很多人習慣了否認情緒的豐富性和健康性,會給自己的情緒下負面的判斷,認為它們是不應該出現的,會因為自己出現了某些情緒而感到羞恥。
當我們自己去抵制情緒流動的時候,可能是因為以下原因:
1. 允許情緒的表達和流動會使我們脆弱。
Lynn Pearl(2012)認為,因為害怕脆弱,而不願意建立情感的連接,是情感流動性失敗的核心障礙。對於我們每個人來說,與人建立連接都是基本的需求,但是,與他人建立情感的連接、傳達真實的情緒,也就同時意味著我們“允許自己脆弱”,“允許自己有被傷害的可能”。你們在更親近彼此的同時,也更容易被彼此傷害,因此,為了避免被傷害的可能性,我們會拒絕流露和傳遞真實的情感。
對於伴侶雙方來說,傳遞情緒都是一種“冒險”(特別是在這種溝通建立的一開始)。一方面,面對自己的脆弱,在我們看來是危險的;另一方面,表達和接收情緒,特別是那些負面的、帶有憤怒的情緒,在我們看來也是危險的,因為它有可能會觸碰到對方的脆弱。
2. 在溝通的過程中,我們並沒有說著同一種語言。
如果你注意和自己伴侶爭吵的方式,就會發現更重要的不是你們所爭論的內容,而是你們爭論的狀態和立場。有時候,雖然你們說的是同一個詞語,但都是站在自己的角度上,用自己的理解去體會他人的意思。
你們對對方的行為、舉動、語言的理解,未必是對方真實所要表達的。爭吵經常會進入這樣的狀態:你並不能夠識別出自己在生氣什麼,也不明白對方真的在說什麼,你們都是基於自己的語境,在和自己想像中的對方對話。
3. 我們並不把彼此當做同盟者,而是競爭者。
對於一些伴侶來說,他們在溝通中沒能使情緒流動,是因為並不把彼此當做可以相互支持的“同盟者”,而是當做競爭者、敵人或者陌生人 。他們把這段關係看作是權力的爭奪,在每一次討論中都想要成為勝利的一方,因此,他們對情緒的表達是攻擊性的,目的是獲得勝利,而並不是真正的情緒傳達。 

 那麼,如何更好地使情緒流動?
 
 1. 不攻擊、不迴避,學會吐露。
根據Wile(1981)的理論,當我們在親密關係中想要表達自己內心的情緒或者擔憂時,有三種方式:攻擊(attack),迴避(avoid)或者吐露(confide)。但對於以上三種伴侶來說,他們只會選擇前兩種方式(阻礙情緒流動的),而不會選擇第三種“吐露”的方式(促進情緒流動的)。
而“吐露”,對你信任的人表達私密的事情和想法,恰恰是傳遞情緒的一個關鍵。它是不誇張、不迴避地描述你的感覺。“吐露”也是對正面情緒和負面情緒一視同仁的,不能只表達憤怒、傷感或恐懼,也不能只表達愛、關心、欣賞和需要。
不懂得如何使情緒流動的人,在對另一半存有擔憂或者不好的情緒時,就會以攻擊或迴避的形式表現出來;但能夠使情緒流動的人,則會吐露這些想法。比如:當我們在擔心對方不重視自己的要求時,攻擊的人會說:“你從來就不會去做那些我想要你做的事”,“你為什麼總是遲到?” 而吐露的方式,則是誠實地說,“我有點害怕你會不在意我的需求”,“你來晚了,讓我很擔心。” 當我們害怕對方不愛自己的時候,迴避的人會表現出一切都很好,但會把這樣的猜測放在心裡獨自生氣,在心裡疏遠對方,或者以自以為的同樣的態度來對待對方,實際可能是自己主動把對方推遠。
而吐露的方式,則是和對方表達出,“我擔心你對我的興趣並沒有那麼大”,或者“我擔心你已經不再愛我了”。這並不會讓你處於什麼“競爭中的被動地位”,它可能會讓你受到一些傷害,比如拒絕,但長期來說,它是最能夠讓真正喜歡你的人靠近你的方式。

2. 學會具體化自己的感受。
在真誠地與他人溝通之前,我們先要真誠地面對自己。有時,你可能只是感到在這段關係中不舒服,或者很疲倦,但並不知道在自己身上發生了什麼;這時,你首先要識別自己的情緒,允許自己去完全地感知自己的情緒;然後是對自己的情緒負責,有效地運用它們,表達它們。比如你不能簡單的說“我不舒服,我就是不舒服。”你要學著去體會和分辨,是內疚?是失望?是尷尬?那些情緒讓你想到過去曾在什麼樣的情境中體會過?把那個情境也分享出來,用更長的話語去嘗試表達和溝通,直到你確認對方理解了你的意思。


3. 能夠使情緒流動的,不只有語言。
語言是我們表達情緒的主要方式,但還有其他方式可以用來“助攻”,比如眼神的注視和身體的觸碰。凝視(gaze)被證明是傳遞情緒的好幫手,因為當你注視另一方時,會讓對方感覺到自己是被欣賞的、被注意的、被理解的。注視對方的眼睛,也能夠幫助你們在難以用語言交流時打破僵局。
觸摸也會幫助我們情緒的流動。當我們還是嬰兒的時候,就需要母親的觸摸來讓我們感受到“我在這,你很安全”;在成人之間的親密關係裡,觸摸、擁抱等身體接觸不僅能提高催產素水平、舒緩心跳(這些好處不僅對於接受動作的一方,對發起動作的一方也是如此),而且,當你不知道怎麼去用語言表達情感的時候,觸碰是開啟情感交流的好方法。
研究表明,在人際交往中,比起中性的信息,那些富有情緒的信息(話語/事件)會更加鮮活地留在我們的記憶中。這也是為什麼,當我們回憶起一段感情的時候,經常會記得的是那些帶有情緒的片段,無論是這些情緒和記憶對我們來說是正面還是負面,是高興還是痛苦。
“他們真實地沉默下來。有那麼一個瞬間,黑夜在他們周身瘋狂地湧動,夾著所有往事、慾望、仇恨、分離、死亡、幸福、希望、欺騙、懷疑、信任、依賴、失望、損毀、執念、恐懼、抗拒、偽裝、糾纏、對峙、競爭、疾病。以至於多年以後當她回想,似乎還能瞬間回到那個時刻裡去。” 
我始終認為那樣的時刻是有靈魂存在的證明。相信你明白我的意思。 


source via  KnowYourself 

References:Berne, EL (1961). Transactional analysis: a systematic individual and social psychiatry. Grove; Evergreen books.Gleason.(2016). Taking emotional risks, www.exceptionalmarriage.com.Kensinger, EA, & Corkin, S. (2003). Memory enhancement for emotional words: Are emotional words more vividly remembered than neutral words?. Memory & cognition, 31(8), 1169-1180.Leza Danly, Jeanine Mancusi. (2016). Emotional Fluency, www.lucidliving.net.Mark Greene.(2016). Women Are Better At Expressing Emotions, Right? Why It's Not That Simple. The Good Men Project.McAdams, DP (1985). Power, intimacy, and the life story. Homewood, IL: Dorsey.Pearl, L., & Kassan, L. (2012). Beginning couple therapy: Helping couples attain emotional fluency.Group, 3-18.Sass, K., Fetz, K., Oetken, S., Habel, U., & Heim, S. (2013). Emotional verbal fluency: A new task on emotion and executive function interaction.Behavioral Sciences, 3(3) , 372-387.Field, T. (2014). Touch. MIT press.Wile, DB (1981). Couples therapy.Adrian Furnham. (2014). The Secrets of Eye Contact, Revealed. Psychology Today. 

諾維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http://www.facebook.com/notes/cacao-mag/%E5%9B%A0%E7%82%BA%E9%81%8E%E5%8E%BB%E8%80%8C%E6%9C%89%E4%BA%86%E7%8F%BE%E5%9C%A8%E7%9A%84%E8%87%AA%E5%B7%B1%E5%A6%82%E4%BD%95%E7%9C%8B%E5%BE%85%E5%A4%B1%E6%95%97%E8%88%87%E9%81%BA%E6%86%BE/1091491464230936

錯誤,失敗,曾經錯誤的期待,這些經歷都和遺憾、懊悔、失望甚至羞恥的感覺相關。儘管談論那些已經錯失的機會和曾經錯誤的期待不會是太愉快的經歷,這些經歷卻對我們的人格發展有著重要的影響。

心理學家Laura King和Joshua Hicks在許多年的時間裡研究那些會讓人感到遺憾/懊悔(regrettable)的經歷與人格成熟度之間的關係。

他們提出,個體在成人期會經歷很多目標的改變,這種目標的不斷變化的過程,本身就是個體發展的機會。而那些失敗了的目標(不再有機會去實現的目標),則被研究者看做“失去了的可能自我”(lost possible selves)。研究發現,人們對待自己“失去了的可能自我”的方式,會影響他們的幸福度、人格複雜度及成熟度。

成長的目標與可能的自我

成長的每個階段,我們總會或主動、或被動地有一些或大或小的目標要去達成。Laura King和Joshua Hicks 認為投入到對目標的追求中能夠極大提高人的生存質量(well-being),但追求目標,同時也會給人帶去挑戰、困難、甚至注定了會有失敗。沒有一個人可以實現自己所有的目標,以及,我們總會在追求目標的過程中感到遺憾,為那些我們沒有機會追求的其他目標(did not pursue instead)。


有時我們需要放棄一些已經顯然無法實現了的目標,比如愛上一個不可能的人,但事實上,放棄(disengage from)那些自己珍視的目標對所有人來說都是巨大的挑戰,它會帶來人們對自己的能力和處境的(負面的)重新認識 ,期許的未來就是不會到來了。放棄一個目標,意味著自己過去投入的價值不再有回報,意味著接受自己曾經的期待是錯誤的,甚至意味著要重新評估自己在世界上的位置。但想要不再被遺憾和懊悔困擾,想要獲得自由,個體必須斬斷自己對那些目標的戀戀不捨——“它們不再是我的目標了”。 然而Brunstein和Gollwitzer (1996)的研究發現,當人們發現目標可能已經無法實現了的時候,比起放棄原有的目標,人們更傾向於付出加倍的努力來企圖實現它。這可能就是科學研究對“人多執念”的證明吧。


隨著個人的發展,我們逐漸實現了一些目標、發現了一些目標達不到、對有些目標失去了興趣,目標的轉換某種程度上體現了我們發展的進程。基於目標轉變和人格發展的關係,研究者們提出了“可能的自我”理論框架。 “可能的自我(possible selves)”被定義為重要的人生目標的擬人化代表(Markus & Nurish, 1986; Ruvolo & Markus, 1992)。那些“可能的自我”裡不僅僅包括了我們當下所追求的目標,也包括了所有與之相關的我們期許的未來。對個體來說,“可能的自我”是一種在整個成年後發展過程中,激勵著個體的認知資源。
不同的“可能自我”對我們有不同的意義和重要性。

King和Hicks提出了一個衡量可能自我的維度:“顯著程度(salience)” 。
“顯著的可能自我”,指的是那些長期且頻繁出現在個體自我概念中的“可能自我”,它們往往也是個體持續的動力來源。例如,一個醫學預科生始終認為自己將來會成為一名救死扶傷的醫生,甚至這個念頭每天都出現在他的腦海中,那麼“醫生”就是他顯著程度很高的“可能自我”。在“可能自我”的理論框架下,成長被看成不斷吸收(assimilation)和調整(accommodation)的過程。


我們每個人都在成長的過程中,形成了一些對世界及自身的理解。當我們的經歷符合我們既有的對世界和自我的理解時,我們感到舒服、順利,這時這個經歷就被吸收到我們既有的認識框架中去了。這個過程就是吸收(assimilation)。但有時,我們的經歷會超越我們既往的認識圖式(類似於認識框架,scheme),明明以為可以做到的事失敗了,以為自己喜歡的東西原來並不喜歡,等等,這時我們需要調整自己的認知體系,從而能夠解釋新的經歷。這個過程就是調整(accommodation)。在調整後,生活再一次變得可以理解。


吸收的過程,往往是實現了當時頭腦中的“可能自我”的過程,而調整的過程,則是失去了當時以為的“可能自我”的過程。而失去可能自我的時刻,被Laura King稱為“teachable moments”,在這些節點上,我們會問自己“我如何到了這裡?”、“我接下來要前往哪裡?” 這些時刻正是我們獲得更複雜、更高級、更有解釋力的認知體系的機會。

如何看待可能自我和成熟度之間互相影響

心理學家King 和Hicks 對經歷過重大生活轉變(transition) 的成年個體(包括唐氏綜合症兒童的家長,婚齡超過20年後離婚的婦女,以及男女同性戀者)進行研究,請他們用敘事( narratives) 的方式記錄他們的“可能的我”,並研究了他們對可能自我的敘述方式,和他們成熟程度之間的關係。
研究發現,他們的”可能的自我”隨著生活的轉變都發生了明顯的改變。在這些“可能的自我”中,King 和Hicks區分出了兩類 : 當下“最好的可能自我”(best possible self),和曾經珍視的卻未能實現的“可能自我”——被稱為“失去的可能自我”(lost possible self)。“失去的可能自我”也就是人們口中的那些“如果”。


King 和Hicks請研究者們做了以下兩部分敘述:
1.描述“最好的可能自我(best possible selves)” 我們請你想像你當下和未來的生活。
有哪些事是你所希望發生甚至是夢寐以求的?
想像你當下正如願以償地過著自己想要的生活。你不懈努力,並完成目標。想像這就是你“可能的最好生活”,或者說,這就是你想要的開心快樂的生活。 
2.描述“失去的可能自我(lost possible selves)”
努力回憶你曾經想像過的未來,假設一些過去的失敗和遺憾不曾發生。
有哪些事是你曾經希望發生甚至是夢寐以求的?
想像要是這件事沒有失敗,而是實現了,那就是你曾經所能想到的“最開心快樂的生活”。
(備註:一些唐氏綜合症兒童的家長在這個環節敘述了假如自己的孩子沒有患病的生活,一些同性戀者描述了假如自己是異性戀的生活。)
隨後,研究者測量了這些被試的成熟程度。他們用主觀的幸福程度(subjective well-being)和復雜度(complexity)來評估一個人的成熟度。

主觀的幸福程度很容易從字面上理解,研究者採用自我報告式的問捲進行測量。

而復雜度則是通過測量自我發展水平(ego development)進行研究。
自我發展水平是指一個人對自身及世界的體驗能夠到多複雜的程度(the level of complexity with which one experiences oneself and the world, loevinger, 1976)。研究者們認為,自我的本質是一種“掌控、整合、理解生命經歷/體驗的努力”。
隨著自我發展水平的提高,個體認知框架隨之變得複雜。例如,自我發展水平較低的個體,只能提出和回答一些簡單的問題;而那些自我發展水平較高的個體,則能夠領悟到更複雜的人生智慧,也能夠明白那些重大的生命問題往往有很多種(均為)正確合理的答案。
研究結果顯示,在敘述的過程中,更多的注意力集中在“最好的可能的自我” —— 也就是關注現在和未來還有可能實現的“最好自我”的人群,在主觀生存質量的測量中得分更高,也就是說他們感到更幸福。而那些會把更多注意力放在描述“失去的可能自我”、無法釋懷過去未曾實現的目標的人,則有著更低的主觀生存質量,感到更不幸福(所以總想著“如果… …就好了”只會讓你更不開心呀)。而另外一個研究結果是,對“失去的可能自我”敘述得更加詳細的人群,在自我發展水平的測量上得分也更高,這些人有著更複雜的認知框架,能夠對世界有更深入的理解。越能細緻描述“失去的可能自我”的個體,他們的自我發展越成熟,意味著他們坦然接納失去。研究者說,真正意識到自己過去有哪些遺憾,面對這些遺憾和不可能實現的期待,是需要成熟的;同時,面對遺憾這個過程本身也會幫助一個人的成熟。

主觀幸福程度和自我發展水平(人的複雜度)和人們看待“失去的可能自我”的方式之間存在相關。研究者看到,那些目前主觀報告的幸福程度較低,但是自我發展水平(複雜度)較高的人,能夠非常詳細地描述過去失去的可能自我,但他們卻傾向於使用負面的詞語例如失敗、愚蠢來描述自己。這些人能夠逼迫自己殘酷地直面所有失去,但因為缺乏自我關懷,而只能從這種面對中或者負面的感受和情緒。
而目前主觀幸福程度較高,自我發展水平也較高的人,則能夠從失去的可能自我中,獲得一種深刻的“感恩”情緒。例如,這樣的唐氏綜合症患者的父母,對擁有一個患病的孩子的描述,充滿積極情感,“他在我眼中是完美的”、“他帶給我的和任何不患病的孩子一樣多甚至更多”。他們能夠從失去的可能自我的經歷中,領悟到復雜的生命智慧,從而感到平靜、對遭遇懷抱感恩。
主觀幸福程度和自我發展水平的改變也許比較困難,我們卻可以先改變自己敘述“失去的可能自我”的方式。在你改變敘述的過程中,你已經在走向成熟。

探索可能自我需要注意什麼?

Erikson認為,自我認同的形成源於我們對自我不斷的探索。儘管大多數時候,我們認為自我在成年早期或是青少年時期(自我同一性形成時期)就已經定型,但對於“可能自我”的探索卻使得自我的發展在我們長大成人之後仍然得以延續。
通過敘事的回顧,我們重新審視自己的人生目標是如何隨著外在的環境和自身的經歷漸漸改變的,哪些“可能的我”塑造了過去的我,哪些“可能的我”將成就現在和未來的我。在這個過程中,我們肯定自己曾經付出的努力和改變的勇氣,並重新聚焦當下。但是,在探索“可能自我”的過程中,我們仍然需要有足夠的心理準備,才能在面對那些“失去的可能自我”時,不被遺憾和懊悔壓垮。有時候,我們甚至不得不承認在那些改變了我們人生的經歷面前,自己是那麼的渺小脆弱。


King和Hicks 認為,開始探索“可能的我”需要做好這些準備: 
1.意識到麻煩不 可避免。
Bruner (1999)指出,我們人生經歷中的那些紛擾或失序才是每個人生命故事的主線。
這些困難和挑戰不斷激勵著我們做出改變,實現人生的轉折(turning point)。因此,在探索“可能的我”的過程中,我們不可避免地會回顧那些我們曾經遇到的麻煩。這種回顧也許並不愉快,但是必須。
2.接受“意外”。
儘管我們常說,不可預見性和未知都容易讓人焦慮不安。但是成長就是一個不斷打破常規遇見未知的過程。甚至有學者認為,正是生活中的這些“意外”才讓我們真正得到成長(Loevinger, 1976)。過去經歷中的種種“意外”,也許讓我們失去了某些“可能自我”,但也讓我們也得到了現在的“可能自我”。
3.謙遜。能夠接受生活的“意外”,同時也意味著我們不再認為自己對生活了若指掌,也不再簡單地認為凡事皆有可能,也就是說,我們能對生活抱持一種謙遜的態度。
也是這種謙遜的態度,讓我們不再認為所有的得到都是理所應當,也不再對失去耿耿於懷。
4.勇氣。回顧過去可能會讓我們看到那個笨拙的自己,所以我們說,自我探索需要勇氣。
尤其是在努力回溯那些失去的“可能的我”的時候,我們可能面對後悔/挫敗,我們需要有勇氣 去賦予那些“失去”以意義。


每一個現在的我們背後,都有無數個可能自我的失去,因此,成長的過程,不僅僅是獲得的過程,也是需要處理很多喪失和哀慟的過程,和過去的夢告別,和不再有機會嘗試的可能性告別。這
種可能性的不斷崩解是值得的。正是在這個崩解的過程中,一個更清晰的“我”的形象才得以顯露;而雖然一些更廣闊的可能性失去了,我們卻仍然可以沿著更深、更遠的維度挖掘出新的可能性來。而此時,不確定的痛苦感已經顯著降低,這種可能性的發掘更像是讓人興奮的冒險,這就是在已經確定了一部分自我身份之後的探索。


要想獲得高的主觀幸福感,你需要把更多的注意力放在現在和未來的可能自我上,詳細地想像那個可能的你會過著怎樣的生活、有著何種狀態。這種想像同時也會給你提供持續成長的動力。

References:Block, J. (1982). Assimilation, accommodation, and the dynamics of personality development, Child Development, 53, 281-295Bruner, J. (1999). Narratives of aging. Journal of Aging Studies, 13, 7-9Brunstein, JC, & Gollwitzer, PM (1996). Effects of failure on subsequent performance: The importance of self-defining goals.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70, 395-407Carstensen, LL, Fung, HH, & Charles, ST (2003). Socioemotional selectivity theory and the regulation of emotion in the second half of life. Motivation and Emotion, 27, 103-123.King, LA, & Hicks, JA (2006). Narrating the self in the past and the future: Implications for maturity. Research in Human Development, 3(2&3), 121-138King, LA, & Hicks, JA (2007). Whatever happened to “what might have been”? : Regret, happiness, and maturity. American Psychologist, 62(7), 625-636Levenson, MR, & Crumpler, C. (1996). Three models of adult development. Human Development, 39, 135-149Loevinger, J. (1976). Ego development: Conceptions and theories. San Francisco: Jossey-BassMarkus, H., & Nurius, P. (1986). Possible selves. American Psychologist, 41, 954-969Mroczek, DK (2001). Age and emotion in adulthood. Current Directions in Psychological Science, 10, 87-90Mroczek, DK, & Spiro, A. (2005). Change in life satisfaction during adulthood: Findings from the Veterans Affairs Normative Aging Study.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88, 189-202Ruvolo, AP, & Markus, HR (1992). Possible selves and performance: The power of self-relevant imagery. Social Cognition, 10, 95-124Vaillant, GE (1994). “Successful aging” and psychosocial well-being: Evidence from a 45-year study. In EH Thompson (Ed.), Older men's lives (pp.22-41). Thousand Oaks, CA: Sage
source via KnowYourself

 

諾維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原文: http://www.cosmogirl.com.hk/love/love-insight/inspired-ex-boyfriends-girlfriend

雖然同Ex唔再係戀人,但仍能再見亦是朋友,不過撞見佢同新女友一齊,總係覺得有啲不是味兒。要同呢位現任談笑自若可能有啲難度,不過你都可以喺佢身上了解自己多一啲。

當你見到Ex拖住新女朋友時,一定有千百個問題浮上腦海:點解佢可以咁溫柔體貼去對佢,以前就對我呼呼喝喝粗聲粗氣?佢條件唔見得比我好,點解佢會揀佢,我點會比唔上佢? 以前叫佢陪我就諸多藉口,而家居然同佢如膠似漆,有無搞錯?

係嘅,你哋已經分咗手,唔再係一對,無論以前你點努力,呢段情就係開唔到花結唔到果。但而家佢哋就幸福快樂,而你哋以前就甜蜜過後水火不容,點解?答案簡單而殘酷,因為你唔係佢,你同佢係兩個完全唔相同嘅個體,拎自己同佢相比其實完全無意義。眼見Ex同佢恩愛無比,對比你同佢最終走到分手嘅一步,確實係有啲難受,但你身邊將來都會出現一個新的他,更了解你、明白你,同其他人無得相比。

反而,你可以用「她」作為反思嘅工具,去更了解自己,整理思緒,用新鮮嘅態度向另一段愛情出發!從你Ex嘅現任嘅特質,你會發現Ex鍾意咩類型,而呢啲特質正好可能係你欠缺嘅。你唔使因為佢兩個去扭曲自己,你只係參考一下,從中發掘邊一類型嘅男人先適合你!

如果她是……

鄰家女孩:可愛甜美,小鳥依人,晚晚陪佢睇波
呢類女孩適合一啲喜愛循規蹈矩生活嘅男人。而你同佢唔成功,係因為你真正鍾意嘅,係能接受新意念、唔怕冒險嘅男人。

風情萬種:性感小野貓
男人對性感女性嘅着迷,因為佢想搵一個能強勢主導嘅女人,佢自己樂於被人牽着走。而你係唔需要作任何轉變,只要搵個有清晰目標嘅人就可以了。

平凡女生:不愛打扮,個性平庸
佢選擇了一個性格平穩而乏味嘅女生,顯示佢對於你嘅外表同聰明才智感到不可駕馭,難以喺你身上搵到滿足感。你需要嘅,係一個有品味、風趣幽默,可以同你平起平坐、旗鼓相當嘅佢。

社交花蝴蝶:FB朋友爆燈,夜夜笙歌
你嘅Ex愛熱鬧,愛受一群朋友擁擠,日日見面吹水都唔厭;而你就相反,鍾意有時同朋友相聚,注重心靈交流。搵個同你一樣愛低調、追求精神滿足嘅佢似乎會更合適你。

諾維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美國科研人員進行過一項有趣的心理學實驗,

名為「傷痕實驗」。

他們向參與其中的志願者宣稱,該實驗旨在觀察,人們對身體有缺陷的陌生人作何反應,尤其是面部有傷痕的人。

每位志願者都被安排在沒有鏡子的小房間裡,由好萊塢的專業化妝師在其左臉,做出一道血肉模糊、觸目驚心的傷痕。

志願者被允許用一面小鏡子照照化妝的效果後,鏡子就被拿走了。

關鍵的是最後一步,化妝師表示需要在傷痕表面再塗一層粉末,以防止它被不小心擦掉。

實際上,化妝師用紙巾偷偷抹掉了化妝的痕跡。對此毫不知情的志願者,被派往各醫院的候診室,他們的任務就是觀察人們對其面部傷痕的反應。

規定的時間到了,返回的志願者竟無一例外地敍述了相同的感受──人們對他們比以往粗魯無理、不友好,而且總是盯著他們的臉看!

可是實際上,他們的臉上與往常並無二致,完全沒有不同;他們之所以得出那樣的結論,主要是錯誤的自我認知影響了他們的判斷......


原來,一個人內心怎樣看待自己,在外界就能感受到怎樣的眼光。
同時,這個實驗也從一個側面驗證了一句西方格言:「別人是以你看待自己的方式看待你。」不是嗎?

一個從容的人,感受到的多是平和的眼光;
一個自卑的人,感受到的多是歧視的眼光;
一個和善的人,感受到的多是友好的眼光;
一個叛逆的人,感受到的多是挑惕的眼光……

可以說,有什麼樣的內心世界,就有什麼樣的外界眼光。
如此看來,一個人若是長期抱怨自己的處境,冷漠、不公、缺少陽光,那就說明,真正出問題的,正是他自己的內心世界,是他對自我的認知出了偏差。這個時候,需要改變的,正是自己的內心;而內心的世界一旦改善,身外的處境必然隨之好轉。

畢竟,在這個世界上,只有你自己,才能決定別人看你的眼光。 

諾維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