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社會議題 (1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原文:https://www.tedxtaoyuan.com/single-post/2017/06/11/A-Brown-Girls-Guide-To-AranyaJohar

Aranya Johar用流暢、押韻的詩詞道出當前印度的性別歧視、錯誤印象,引起世界各國網友共鳴。
一個月前,社群網站上出現一部影片《棕色女孩性別指南》("A Brown Girl's Guide To Gender"),在短短數天內獲得破百萬的點閱。影片中的印度女孩 Aranya Johar 用流暢、押韻的詩詞道出當前印度的性別歧視、錯誤印象,引起世界各國網友共鳴。TEDxTaoyuan 專欄團隊在日前聯繫上 Aranya,進行簡短的採訪。以下是我們以文字記錄她當天所說的一切。
問》是什麼事件引發妳關注性別平權與女性權益呢?
既然要回答這個問題,不得不提及幾年前的一個重大事件。你們或許也聽過,2012年的德里輪姦案 (Delhi gang rape或 Nirbhaya rape case)。Jyoti Singh (後以 Nirbhaya 代稱,意為「無所畏懼」) 和男性友人出外逛街、看電影,晚上十點左右,她搭上一班有五、六名男性乘客的公車。之後卻慘遭不同的男性乘客輪姦,用鐵棒插入陰部和肛門,最後被拋出車外(甚至被輾過)。她當時尚未失去呼吸心跳,但仍在一星期後傷重不治。這起事件為印度社會的黑暗面點燃一束火光,第一次有媒體針對這類女性受凌辱施暴的案件,製作大量且有建設性的報導。電視節目有許多辯論、討論,引起民眾廣泛迴響。過去,民眾都知道這類事件的發生,但在Nirbhaya事件以前,沒有任何人願意認真地談論它。

數年前發生的Laxmi 事件同樣影響我。當Laxmi Agarwal僅15歲的時候,一位名叫Guddu的男人喜歡她,並展開追求。Laxmi將心思放在學業上,拒絕了Guddu的殷勤。沒想到Guddu對於一名女性不接受殷勤惱羞成怒,用「常見」的方式 ── 潑灑強酸液,使她毀容。這起攻擊對於Laxmi的人生產生漣漪效應,不僅毀掉他原本計畫的人生,甚至得面對高昂的醫療費用 ── 一個她無法負擔的數字。
這個事件讓我感同身受,因為在當前的印度,婚姻對於女性的名聲有極大的影響,甚至會潛在決定人們如何與妳互動、如何看待妳在職場的角色。Laxmi 日後發起了一個NGO ── Chhanv Foundation,幫助遭受酸液攻擊的生還者;創辦一間化妝品公司(幫助遭毀容的女性);和一位社會運動者、報導她的事件的記者戀愛、同居。
如果你有意識到,上述的事件都緣起於晦暗、不幸、痛苦,但在後續有積極正向的影響。和一個只因為女性不接受殷勤,男性因此認為有權利向其潑擲酸液的價值觀生活著,是痛苦的。正是上述這些事讓我決定面對現實面的殘酷。

印度女性非常容易受到性騷擾和性侵害,我的朋友就遭遇過一次。我還記得12歲的時候,曾和班上同學聊起女性受到性騷擾的議題,她說自己9歲時,在上學途中的公車上,一名男子當面對穿著學校制服的她手淫。她向公車司機求助,司機不但沒有阻止男乘客的動作,反而辱罵奚落並將她趕下車。上述事件都足以引起關注、討論和遏止,但人們通常用負面的方式處理和面對。
一名12歲的女孩必須處在性騷擾與性暴力的不安之中,是一件不幸的事,我想這同時也是自己提起行動──為此發聲──的原因。
問》在新德里、孟買、清奈等大都市,狀況似乎改善許多。但在廣大的鄉村區域,黑暗似乎持續壟罩。童婚、性別歧視造成的傷害、輪姦等事件經常佔據國際新聞版面,真實情況是如何呢?在1947年被政府禁止後,種性制度仍然有不可磨滅的影響力嗎?
這絕對是個需要被提及的議題。我們的政府在這一塊做的努力並不多。以童婚為例,童婚是違法的沒錯,但鄉下地方的作法是早早為孩子指定婚約,等到合法適婚年齡一到,立刻舉行婚禮。縱使從法律上看,這些孩子並未遭遇童婚,但實際上是婚約老早就訂好了。孩子甚至得在年紀還小時就為彼此負擔開銷。如果生在鄉下,我(18歲)早已被許配給某個男人了,這是很不幸的事。
會特別盛行在鄉下地方的其中一個原因是,在收入不佳的農夫家庭,將女兒「賣掉」成為新娘會是一個必要的事,因為在傳統上,你得準備龐大的嫁妝給男性家裡,身為新郎的男性則會得到摩托車、汽車或一大筆錢。這像是一種「新娘交易」,在這樣的文化裡,女兒被視為賠錢貨,一旦家裡稍微有錢足以支付女兒的結婚開銷,他們會毫不猶豫即刻送她出家門。
在大城市,童婚極為少見。我的確聽說過朋友的朋友的朋友在18、19歲就結婚,但那是少數案例。而上述的各類議題在城市區域被廣泛討論、重視。性侵、家暴案件的受害者感受到更多的支持,而願意公開事情經過,甚至接受媒體訪問。但在鄉村地區,許多女性(受害者)會認為是自己虧欠男性伴侶的性需求。而這種恥辱、卑微心理正是我們想要翻轉的。進一步看,這樣的改變、努力要同時在兩性進行,不只是改變男性的觀念,也要為女性建立正確的心態。
跳開這個議題本身,從民眾本身做起大聲量的討論似乎是比較實際的做法,以我的觀點來說,要將議題帶入政府、與真正能夠制定政策或有權做大幅改變的人接觸,是大費周章的。
我是生在城市的小孩,我們對於這類議題有更高的敏銳度,能接觸更多客觀、正確的資訊;不過,在低收入的鄉下區域,人們仍然堅信原有的── 我們認為應該被改變的 ── 信仰與傳統。但總得來說,整體環境已有明顯改善。

近年有愈來愈多的女性遭受性侵害、家暴的報導,從某方面而言,這是好事,代表事情本身逐漸獲得關注,引起民眾評論。我覺得改善的進程是很慢的,但至少印度開始「慢慢」往前邁進。
問》時至今日,印度社會最大的性別歧視,或刻板印象引發的現象是什麼呢?你能和我們分享一些自己遭遇到的事情嗎?
有個例子真的影響了我,就是剛才提到公車上發生的事件,當時她只有九歲啊!
和其他家庭相比,我的家人是相當自由開明的。只要回家的方式安全,像是乘坐計程車、搭友人車,或是哥哥接送,在外待到深夜是沒關係的。我的許多朋友卻不然,她們晚上八點後不能出門,但他們的兄弟們卻沒有門禁。就算是來自都會區中產階級的孩子,仍要面對同樣的問題。
另一個你可能知道的情況是,夏天的孟買非常熱,短褲是我小時候喜歡的穿著。但隨著愈來愈多次在外面感受到的不自在(男性的目光),讓我在青春期之後不再穿著短褲出門。當我和哥哥說這些事情時,他無法了解為何要自我審視是否要著短褲出門。顯然地,這些習慣在心中逐漸形成,才使得我寫下了《棕色女孩性別指南》("A Brown Girl's Guide To Gender")。
相較於其他人,我認為我的父母更加自由開明。基於父母一定的信任,我擁有的自由跟自主性遠多於一般女生,我很感謝,但我所擁有的並非常態。幾點後不能出門、被禁止穿哪些衣服,都是許多女孩的日常,每每想起這些都令我難過。

哥哥大我六歲,但我們非常親近。我想,最難得的是父母待我們並無二致。大部分的印度家庭,男女各自享有不同的特權。但我們家一視同仁,兒子與女兒之間沒有差別待遇,這在印度並不常見。這樣的環境也是我從事許多為性別議題發聲的活動的原因之一,因為我意識許多人都缺少了這些基本的權利。如果我有夜間自由外出的權利,而其他人卻視同被夜晚監禁,這一點都不對。
「她穿著裙裝在夜裡獨行」、「緊身的衣物太性感誘人」是許多人拿來合理化強暴的藉口。當妳開始解釋這些非正當理由,這樣的穿著不代表同意發生關係,這是侵犯個人的隱私權,人們便會開始強辯「喔!妳本就不該穿緊身牛仔褲」、「她的牛仔褲長度不該低於膝蓋啊!」
(性別)歧視肯定是有的,而「偽善」是原因之一。人們不斷灌輸彼此:如果女孩要免於遭受強暴,那麼她幾歲之後就不能穿短褲或短裙。就算是學校制服 ── 已經為了使女孩們更安全而改變設計 ── 也不應該。從小就被警告「如果穿得像這樣、打扮成那樣,或是舉止怎麼樣,就很容易被強暴」,這是一種心理上的長期折磨。這些告誡有很多種形式,就像當妳穿著短褲出門時,有些人會跟妳說「哇!妳不怕被強暴嗎?」。雖然這中間有溝通、對話,卻沒有人主動地去改善這個情況,都是被動式的。
問》譴責被害者是荒唐的事情,但卻經常發生在輿論間。正如妳提到的「別穿得那麼吸引人」是許多父母給女兒的規定,請妳進一步分享在印度盛行的這種「教育」。又對妳而言,爭取女性權益的路上,最主要的阻力是什麼呢?

有人持續如此,這就像…看到浴室標誌時,上頭的男性標誌是腿部伸直併攏,女性標誌總是三角形狀 ── 穿著洋裝或裙子。自然而然地,我們(女生)大多數的制服是裙裝。但若去看大我四到五年的女孩,她們則是穿著看起來像裙子的褲子,因為前方還有一片像是窗簾的布料。我不知道那應該叫做什麼,基本上那是褲子,因為那塊布料使得它看起來像裙子。
我的學姊說,她們曾經向老師及校方反映「為什麼我們只能穿著裙子」,她們集結了所有女性師生以及體育老師的連署表格,(向校方)表達她們至少在體育課或體育活動時可以穿著褲裝的意願。因為她們的行動,隔年才我們有了在體育活動時穿著褲裝的機會。
我的感覺是,不論何時,如果只有一個人站出來,那個人會害怕評論、害怕接下來會發生的事情。如果是一群人,情況就不一樣了。群眾會是最大的後盾。
我們可以想像這些女孩們的例子,她們彼此互相倚靠,這也鼓勵她們可以做得更多、走得更遠。所以我認為,要改變任何事情,群體的支援是非常非常重要的。
問》印度的國會議員、行政官員、政黨或公民對於女權運動的態度為何?就妳所知,印度是否已有立法為女性創造更好的社會環境 (例如:政府機構設立女性保障名額)?
在印度……大部分的政治人物將注意力集中在年長的群眾。他們意識到……至少在印度,大多數的選舉是一種「短期收買」。舉個例子,當他們來到你居住的地區,他會接收人民的意見,「好,你有缺水的問題、你有垃圾處理的問題,我們將如何如何解決水資源的現況、將如何提供安全的垃圾處理方式……只要你投票給我們。」這就是政客們的處理方式,他們到各個地方蒐羅問題,並提出最短程的解決方案,當選舉結束,沒人在乎那些問題、沒有人想要伸出援手。
而正是這種政治文化,政客促使群眾加入自己所屬的政黨。你們也知道,在這樣的文化裡,年輕人是從未進入會議室的一群。每到選舉,可說是老人和中年人的天下。
但在近期,我們開始引發更大的聲量,讓政治人物將青年納入對話之中。當前印度青年最關注的議題包含性別平等與LGBT權利。以後者而言,與同性結為伴侶仍是違法的。我們持續嘗試製造話題、討論,讓主政者考慮這方面的政策。

關於希望的一面,我想可以舉兩個例子。有一位政治人物叫 Sashi Taroor,以自己的力量作為青年的發聲筒 ── 甚至連性別平等的議題也在他的努力範圍。就以他為例,政治人物意識到自己要為新生、年輕的世代努力,而不僅是過去。額外提及另一名人物,一名富有名望的記者Barkha Dutt,也製作不少女性、性別歧視、性別平權相關報導。
然而,總的來說,大環境仍然極為安靜。沒有人想談及這些話題,直到像是德里輪姦案或Laxmi的事件發生。沒人願意正視,直到不幸的事情發生,這不是很悲哀嗎?
問》我們很欣賞妳在女權運動所做的努力。正如艾瑪華生在HeForShe的演講中提到的:「女性主義者不是專為女性爭取權益,還包含任何成長在刻板印象中的男性。」我們想知道,當前印度社會是否有男性在看似男性主導的社會體制下受到傷害?
這個問題我非常喜歡。很多人並不了解真正的女性主義是什麼。舉例而言,世界上有不少編造出來的強暴指控,女性主義者會積極對抗這樣的惡劣行為,畢竟這對於男性而言 ── 很可能影響某人的一生 ── 傷害極大。

還有一個例子是,在印度,我們沒有一個行政命令或法律保護在職場遇到性騷擾的男性。也就是說,如果一個男性被女性(或男性)用任何方式性騷擾,他沒有任何管道和法條可控告該名女性(或是男性),至多被視為是「特殊案例」。而這樣的特殊案例因為沒有明文法律,要耗費很多時日才會進入法庭審理,法官也只能嘗試找尋過去是否有任何判例可以援引。男性遇到這樣的情況,只能自己嘗試應付,連報警都很難。
由於印度絕大多數的性侵害案件受害者為女性,當男性遇到同樣的狀況,他們並不會受到司法上的平等判決──只因為是男性。如果一名男性被強暴,他受到的痛苦和女性受到的並無二致。
另一方面,媒體不斷強調兩性各自應該具備的特質:女生應該是性感的、神材姣好的、膚色勻稱的;男性應該是瘦的、有六塊腹肌、特定的蓄鬍樣式。多數人談論著女性如何被刻板印象制約,但男性何嘗不是?女性主義不是只為女性努力,而是更全面地將男性納入範疇。唯有男性意識到女性主義並不是在「對抗男人」,他們才能轉而支持與理解。
問》在這麼年輕的年紀能為這類議題發聲,是很少見的。你的家人影響你很深嗎?

我想,我那學識廣博的哥哥影響我很大。我們常在晚餐時談論這些話題,甚至和爸媽討論。我的父母對於不同想法持開放的態度,只要想法有客觀的資訊支持,或是我們有思考過。你讀過相關文章、深信某些角度的觀點,這就是你對於某件事的看法。我的作法是將這些想法、我所關心的轉化成詩詞。我有一群朋友也做類似的事,自然而然地形成一個健康的、有趣的互動,同時能彼此學習。
當然,如同我先前所說的,這並不常見,目前僅有少數人願意這麼做。我也很幸運地就讀一所每星期有一堂課討論各種議題的高中,縱使絕大多數的學校不會這麼做。我是幸運的,有一群朋友、開明的父母願意談論這些事情。不過同時,他們並沒有意識到這些議題是如何深刻地影響自己。假以時日他們了解了,相信會有更多的對話和行動,會有更多人被改變。
問》​最後,我們想額外提及一件事情。5月24日,臺灣的大法官會議宣告排除同性戀者擁有婚姻權利是違反憲法的,但在獲得這個宣告之前,臺灣的民眾是經過三、四十年的努力,從厭惡、抗拒到理解、支持,過程存有許多激辯。希望印度有更多人投入妳所在乎的運動上,有朝一日,我們會看到妳嚮望的印度社會。

有的,有的。我有看到新聞。臺灣能成為亞洲第一個讓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國家真是太棒了!台灣就像是先驅者,這會促使更多亞洲國家正視這個問題,並做出進一步作為。我自己也喜歡韓國文化,但也從中發現,在印度之外有很多亞洲國家對於性傾向、性別舉動的污名化。在印度,目前幾乎是噤聲的狀態,我很高興臺灣成為第一個站出來的國家,也希望印度有一天會跟上。
你知道的,在茫茫人海中有許多同性戀者,他們不敢公開只是因為害怕尷尬或受到歧視等傷害。這些人與異性戀的我沒什麼不同,而且我們也不能因為一個人的喜好或傾向而仇恨他,不是嗎?雖然目前還沒有很多人敢挺身而出,但我相信會逐漸有所改善。

文章標籤

諾維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幾得意既一集,講到處、拍拖經驗、男女平等、女性危機、婚姻。
處女情結呢樣野係我果代已經漸漸淡化,反而好多老一輩都普遍仲有好強既處女觀念。
其實又唔好一下子就反感,理解一下點解有呢個觀念先~
首先,係古時因為未有避孕這回事,而只有女人可以確保後代既血源,為左血統純正(即避免自己載綠帽/幫人養便宜仔)因此要求女性守貞。
其次,事實上性行為附帶而黎既後果亦只會發生於女性身上,男性在事後的生理唔會有任何變化。所以,守貞都有保護女性既作用。
原意係咁,只係去到好多實例就變成用來懲罰女性的刑具。
先唔講性侵同童婚問題,呢個要開新文探討~
例如麥明詩所講既記者,佢似乎認為女性最大價值就係果塊處女膜。
翻開兩側的大小陰唇,處女膜位於陰道口入一點的位置,結構上佈滿豐富的微血管和神經、有缺口位讓經血流出。
由於女性的生殖器是開放的,係青春期開始、卵巢發育前擔當住阻擋外界細菌入侵既重任。
基於只係一塊簿膜,所以劇烈既運動、趺倒、繁重既體力勞動都足以令處女膜破裂,並不只有性交才會破裂。
亦有些女生係初次性交冇落紅,有可能是因為處女膜既形狀、男方陰莖太短以致接觸不到處女膜。
而往往女性都必須要承受初夜不落紅既「責任」,係印度和伊斯蘭國家更有機會被判刑或處死,卻從來冇人去瞭解一下到底為什麼。
很多人都不喜歡問「為什麼」的人,但尋找「為什麼」的人減少了世界上很多的無知和不幸。
回歸返處女情結,男人既處女情結除左因為教育和受傳統觀念影響,或多或都會有D自我概念同心理上既影響。
其之一,係乾淨。
濫交既人,不論男女都較容易有性病,有大量實例。
一個未有任何性經驗既處女,理論上唔會有性病,除非本身由母體感染、經手/腳皮膚接觸感染。
對自己既健康有保障,right?
其之二,自尊心問題。
每個男人都做女人既第一個男人:可以完完整整地擁有自己既女朋友。若女朋友唔係處女,呢種男人潛意識就會開始有比較:「佢之前同EX既經驗係點?佢會唔會比較我同佢EX既身材、長短粗幼?佢會享受我既模式嗎?這種表情和反應被別的男人分享過了,真不爽。」
更重要的是,也解釋了調教系既H漫/H GAME/AV點解可以形成別具一格既系列:如果你的第一次是我的,那麼,所有的快感、所有的反應都是我給你的;你在我身上體會過的事情都是我教給你的;我可以指導你任何的技巧,都是以服侍我為基礎的,並不會有其他男人的痕跡。
就是一種充滿快意既征服感。
就好似好耐之前講過既《如果你條女好叻口交,你會點?》。
如果掉返轉,反而女性會恩惠有前女友既調教,覺得男人經過學習和教訓而對自己冇咁差。
所以,無論咩角度去睇,男女天生就根本冇可能平等。
反而係我地點樣藉住性教育引申既性別議題去令男女之間互相理解,達致尊重對方。
講到拍拖經驗次數延伸既男女不平等問題,其實男同女既下場都一樣,你太多EX都會俾人覺得你係就係受歡迎但同時都唔係一件好事。因為大家都會有種迷思覺得你拍咁多拖,一定係D好唔認真、貪玩、周圍開餐既人渣。
呢點係不論男女都會俾人壞印象~
但點解女性受到既指責會較多,同社會上塑像迷思(Stewart, Dobbin, Gatowsk1996: 160)既雙重標準絕對有關。係好多人心目中普遍對女性都有較高既道德標準,認為女性就該好好的活在貞節的框架下,不應該喝酒或接觸任何和性有關的事、更不可以主動有性行為,因此推下去就出現伊斯蘭國家常有的「被強姦者挑逗了強姦犯」的觀念。也許,對女性有較高道德標準基於女性要成為母親,而的確一個母親若是有較高道德水平,對孩子的成長是一件好事。
而事實上,真正對孩子好,是把世界有不道德的一面也教給孩子,不然你看看社會是怎樣催毀純潔又恪守道德禁準的人。
再者,呢個觀念最荒謬既地方:你冇多D同異性相處既經驗,又點知咩人最適合自己、點去表達愛、點去維繫一段關係、黠處理兩個人之間既衝突?
真係有咁多初戀到老咩?
就好似一個專業咁,都要上場做一段時間累積到一定既工作經驗先可以搵到一個終身位置。
世界上亦冇任何一個學位、文憑教到你,必須要靠你自己去試去體驗。
點解大家都咁抗拒做人初戀,就好似你返工教新人一樣咁嘔血而你又深知教識佢之後,佢一定會跳槽囉!
所以第一個提出呢個觀念既人一定認為拍拖只係食飯睇戲上床,而唔係學點樣同對方相處、分享人生、分擔苦樂。
最後麥明詩講到喊,對所有女人黎講,的確好感同身受。
我地大部女人都相信愛情,所以先會想搵個愛自己既人而唔係好似北妹咁嫁個天水圍公屋阿伯。
佢講既情況,發生率係高達九成。
女人的確隨年齡增長同生育過而係戀愛市場上貶值,呢個係無可避免既事實。
好多男人出軌,老婆其實係知,但佢為左屋企所以忍。
雖然作為子女一定會撐阿媽同老豆離婚,而且老豆有咩事一定會簽DNR。
但係,你試下企響太太既角度去諗就發現呢個係一個相當唔容易既決定。要放棄一個自己好愛好愛而曾經又好愛自己既男人,走到婚姻既過程已經相當唔容易,面對住一手一腳一齊去建立既屋企,象徵住曾經的愛情的愛情結晶品。
《囍帖街》之所以動人,因為佢唱出左好多女人(唔理有否經歷過)係面對離婚既心聲。
有件事我一直耿耿於懷:有次同同事傾計,佢地勸我生仔果時千祈唔好俾老公跟埋仕去睇。我打左個突,因為我一直都想係自己人生呢個重大時刻可以有最重要既人陪係我身邊。點知佢地異口同聲咁話:「如果佢望過你生仔就會對你冇哂興趣架喇!」
我好想喊。
點解一個同你經歷左咁多、咁愛你既人,係你最脆弱既時候原來會有個咁既後續。
我知個場面會點,當陰道變成產道,老婆由太太升格左做媽媽,就多左份神聖感。
之後,我同一個異性朋友分享,佢當頭棒喝:「多鳩餘啦!咁呢個世界又會有人母同家政婦系列既!!」
或者有人會覺得現代女性受咁多教育,竟然都仲咁深受束縛影響?其實只係因為女人係感情動物,我地就算明知男人本性如此,心底其實都希望可以有個可以分享人生既人一直同自己一齊行落去。
偏偏我地都明白唔係每個人都可以成為奇蹟女孩。
唔係認為婚姻先係一個女人既成就,而係我地都唔捨得一段已經決志、辛苦建立既感情。
雖然我識好多又靚又叻既大齡女性都超越左以上既咀咒活得精彩;身邊既男士同異性朋友普遍都係尊重女性既紳士;亦知道好多白頭到老恩愛依然既夫妻,但我都深深明白有D野始終要自己面對。

#令我好感觸既節目
#年紀越大其實越鍾意女人
#識太多有情有義既好女人
#女人既責任從來都唔輕鬆
#社會對女人要求仲嚴苛
#你幾時聽到人笑一個男人冇身材
#女人就波大波細都有罪

諾維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https://www.facebook.com/permalink.php?story_fbid=472401403139455&id=355077994871797

任何野入左香港幾乎都會膠化。
Facebook Safety Check原意係俾啲有大災難、恐襲既地方作支援,因為電話同互聯網既通訊係分開,呢個功能可以做back up。
1) 統計傷者及死難者
2) 報平安
3) 求救,呢個真係好重要,因為香港都有偏遠無人既地方。係災難急救入面真係分秒必爭,差一秒可能都相隔陰陽。
4) 受災地區既商戶、社區中心、公共設施若有資源提供可公佈,等其他災民可以儘快得到支援。始終將人群擺埋一齊都方便救援。
但你睇下香港人做緊乜野?
可能佢地覺得苦中作樂好好笑、認為自己好有幽默感,如果因為咁令有需要既人得唔到援助,係咪可以為你既惡作劇生涯添一個徽章?
損人不利己係咪令你好有快感?
On9當有趣係咪你屋企既文化,你好有需要發揚光大?
係Facebook Safety Check up埋啲on9信息洗版根本同啲冇常識既人渣濫用急症室冇分別。
係咪有需要bookmark哂呢啲廢柴既個人資料,以後佢地求救、報警都當fake call處理?
咁大個人,讀咁多書都攞呢啲野黎玩,咁鍾意幽默,以後你既人生一定對你仲幽默。
無知果D經過今次唔該以後唔好咁喇!!!

諾維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因為發現同學在玩神魔之塔, 又開了塵封已久的AC。
而最近有個折翼之約就是抽墮天使系列的咭, 考據似乎做的不錯, 就去找回真實的資料看看~

資料來自網路各處。

上帝左邊9個天使的名單: 
左起第一個天使 “阿姆拉”掌管命運,有著7只翅膀,不能對稱,卻永永遠遠都在尋求完美,她曾問過上帝可否將身上的翅膀增添或減少。上帝只是笑笑,就好 象人的命運無法滿足上帝的一笑!她是12個天使裡最弱小的一個,也是最無辜的一個。末日審判來臨時,她將代表一部分人類申訴! 


第二個,“訶息” 掌管智慧,(古書記載,他曾經是毒蛇和印狐的化身) 
上帝賜予他與自己同等的智慧,可以看穿一切的眼神,但卻越發顯出淒涼,與其他天使相比,訶息的一切都是那麼冰冷,似乎越是達到一定智慧的天使越憂鬱。還有人說訶息之所以悲涼是因為他看穿了未來,看穿了人類的罪,看穿了未來的末日審判的浩劫。。。。。 


第三個,“吉德•鱗”她有著美人魚似的外表,在古跡中她初始只是一條魚,後來卻因為上帝的憐憫,成為了天使。掌管“苦難”。人們對於這個天使有許多猜測, 有的說是撒旦的內應,有的說是黑暗的代言。因為她總是給人帶去苦難,與撒旦一樣,但唯一不同就是,她的苦難是一個契機,是她給予人們無限成功的跳 板。。。。。 


第四個,“莫迪”掌管情感,他原本是某國家的王子,為了所愛的人犧牲生命,這也就是第一個擁有愛的人,在他以前人們是沒有愛的,終日嫉妒,沒有憐憫。他死 後,上帝要賜予他力量,他選擇賦予愛的能力。可是他始終是一個人類,不能代表主神行事,所以上帝刺瞎他的雙眼要他行事,以免為主神所患,所以現在我們人類 都是莫笛在盲的情況下賜予的愛,我們要珍惜,因為也許莫笛只會來臨一次。。。。。。 


第五個,猶大•辛多(不是那個叛徒)曾經是虔誠的傳教士,由於受到迫害,被關在海底深谷,上帝賜予他“奇跡”的能力!他是賦予人奇跡的。(關於他的記載特別少,就知道他在12個天使中最神秘,因為他的形象,是shadow(影子),只有在他施與奇跡的時候才會現身) 


undefined
第六個,“瑰洱”(Huifre), 神秘天使之一。
她有著未知的身世,只有上帝明白,上帝對於她的作功非常冷漠。可是,在許多時候上帝對於她的作功又是非常關注。她掌管 “夢”,她的能力很大。是墮天使亞伯汗的妹妹。她與她哥哥的作用在某中程度上來說甚至可以造出一個等同於上帝世界的另一個世界,明為“異世界”而他們 兄妹在異世界自然就是主宰。只是他們並沒有背叛上帝。 


第七個,“瓦耶”,這個天使是能力較大的天使,為什麼說他能力大?他掌管“微笑”就是快樂!不要小看他。曾經上帝在賦予能力的時候,“快樂”,“痛苦”, “哭泣”“悲傷”“絕望”這些能力都是等同的,就是說沒有區別。可是慢慢地快樂佔據了所有的臉,人們喜歡快樂如同喜歡自己一樣。他的能力明顯高於所有感 覺,人們也親切地叫他“感覺天使”我們的一切感覺如果想想肯定笑的時候會特別快樂!!!就是這個意思。 


第八個,“庫勒”掌握時間,庫勒的身體不定,就是說他可以將自己的身體一會弄老,一會弄年輕,所以人們在說時間天使的時候,有的人會說是一個孩子,有的人 會說是一個青年,有的人會說是一個老人。庫勒有一次非常失敗的失誤,在古代,他的能力違背了上帝的默許,上帝收回了能力,因為庫勒在那時侯為了某個人而讓 時間倒退,甚至停止。這些都非常自私。現在的庫勒在上帝身旁,雖然也很想幫幫我們人類,卻不能讓時間停下來,所以如果你在特別著急的時候發現時間好象在無 意間稍微慢了一點的時候,那麼別詫異,那就是庫勒在不被上帝發現的情況下在説明你! 


第九個 “歐亞” 掌控“力量” 這個天使是所有天使裡(不包括墮天使)中力量最大的。所謂力量不是單純只的肌肉力,而是改變力和各種意識力。末日審判的前3天毀滅人類總數3分之一的天使 中就有他。他可是最寬容的一個天使,他可以在毫無保留的情況下給予你力量,不過大部分情況下上帝就會把他給人類的力量收回。這就是為什麼一個人如果很厲 害,很偉大,很與眾不同,很聰明就會死的很早的原因。 


右手邊的墮天使名單: 
雖然墮天使中有許多力量大的超乎我們想像, 可是那不代表他們邪惡他們墮落, 只是代表他們與左邊的9個天使有著與眾不同的使命(一般墮天使的力量非常偏激)的確墮天使中有背叛上帝, 所以上帝用右手封鎖了 9個墮天使的靈魂。
墮天使一般是沒有身體的這些可以在聖經中考證。 

undefined
第一個: 切西亞(Chelsea)媚惑天使
她的力量等同於改變力。
古時,上帝用6天時間造出世間萬物的時候,她就是毒蛇的化身,引誘夏娃吃了“辯善惡”的果子,惹怒上帝,被逐出伊甸園。她是代表人性中最最邪惡的一面的,她可以賦予那些狂暴的人,犯罪的人,狂怒的 人,一種超於上帝世界的力量,但最終也要被上帝找到,懲罰靈魂。這也就是我們發怒我們犯罪的時候會有一種特有的力量降臨,這些就是她的功勞。(別以為她是 壞人,她只是在做著工作。) 

undefined
第二個: 撒旦( Satan )抵抗天使
由於他的力量是“抵制一切美好”, 所以許多人把他將惡魔等同。
其實他初始只不過是一個普通的天使但是他掌管的是黑暗和災難,所以心中不停地與上帝對立,上帝之所以不清除他是因為他可以檢驗人們是否真正信服上帝。聖經中有許多例子,撒旦給予人們疾病,困苦,疼痛,有許多人就因為身體的感覺和疼 痛背叛上帝,背叛自己的靈魂。所以不要再對撒旦抱著特別排斥的心裡,他也只是一個天使,你只要明白,當疾病,困難,苦難,疼痛,降臨你時,那就是上帝派撒旦降臨你身邊,為的就是考驗你的心靈和誠實,所以無論發生什麼你只要有著平靜的心,不狂亂,不褻瀆,不低彌,這樣撒旦自然會走開! 

undefined
第三個: 昔拉(Sariel) 掌管絕望
他的能力很特殊,他外形很象蝴蝶,有著強大的攻擊力,也是上帝用來懲罰惡人,懲罰其他天使的“殺手”,他的力量大到讓上帝憐憫被害者。傳說 在第一次諾亞造方舟,他曾出現過一次,瞬間造出洪水淹沒世上的一切。還有,末日審判前3天,他也參與並殺死人類總數1/3。這個天使是最最危險,最最狂 暴,最最瘋狂的天使,沒人知道他的身世,沒人感靠近他,就連撒旦和歐亞提起他都要膽卻,一般人們說的殺手的化身,就是昔拉。他的力量最恐怖就是讓人絕望! 

undefined
第四個: 撒斯姆(Samle)掌管慾望
他的力量非常特殊,屬於可以讓人類的靈魂墮落的天使!他和亞伯汗和瑰洱一樣,有著自己的世界,是上帝同意而建立的。在裡面是絕對主宰。由於Samle與墮天使統稱Samele只差一個字母,許多人認為他就是墮天使的首領。還有許多宗教信奉這個天使,因為這個天使有著自己的世界,可以滿足自己 人類的一切慾望。不過,一旦信奉他,那麼就等於背叛上帝的世界,背叛自己的靈魂,最終也會在Ssamle的世界裡迷茫而死。 


undefined
第五個: 亞伯汗(Abe perspiration)扭曲天使
他的力量也很強大,上帝為了不讓他和妹妹見面,特地在他身上封了鏈條,只要妹妹瑰洱一靠近,就會消失。
有著失去妹妹的痛和終日掛著鏈條的痛,他用他的力量報復了上帝,在上帝的世界“扭曲”,由於他和妹妹的力量可以輕鬆建立一個“世界”這個世界和Samle的世界還有所不同,這個世界的力量等同於上帝,一旦他在世界中使用扭曲,那麼我們人類的靈魂都會死在我們的夢中。因為瑰洱的力量可以改造夢的延續,我們就將在上帝的世界永遠地消失。扭曲的真正含義應該是空間撕裂。至於到底怎麼做,怎麼厲害,誰也不知道。亞伯汗現在永遠呆在上帝身邊,冷漠地看著一切,有人傳言,亞伯汗之所以壓抑自己,是由於他還不 能用自己的力量弄開枷鎖,一旦開了,我們就會消失! 

undefined
第六個: 帛曳(Bael)掌管光明
人們之所以喜歡這個天使是因為他的力量可以消除人們的恐懼,讓人們充滿希望。遺憾的是,他是天使中唯一一個公然背叛上帝的天使,他的身體已經被昔拉撕碎,但上帝見他始終是一個天使,就讓他永遠活在自己的光明中。帛曳之所以墮落犯罪,是因為與撒旦串通,顛倒晝夜,以為這樣可以獲得改變力,並且 借助改變力製造災難。他沒有了形態,他在天使中只不過是一道光而已。原來的他傳言是一位女士。不知怎麼變成光後被人認為“他”了。 


第七個: 番倪( Pthahnil )叛逆天使
他的名字和力量等同,他有著獨特的賜予力,雖然他不能造出世界,不能反抗上帝,但是他能給予人們反抗上帝的力量。這種力量是自我的改變力, 不過無論怎麼改變,都會被上帝懲罰,因為上帝不允許那種改變力存在。(解釋一下叛逆力,這種力量可以將事情或所想成真,改變壓迫,崇尚自我,崇尚自由)這 種力他經常賜予我們,只是最後還是要受到各種各樣的限制,那就是上帝在限制。他是天使中最最個性的一個,也是天使中最不順從的一個,上帝也無可奈何,也許 因為他的力量,也許因為他的身世,他是當時耶穌降臨馬棚的引領天使中的其中一個。 

undefined
第八個: 瑪伊雅彌(Mahonin) 彌漫天使
她的力量古書中記載的很少,只知道她代表人類的謊言。
似乎她善於撒謊,善於拖延,善於妒嫉,善於嫁禍,善於藉口。至於“彌漫”到底是什麼樣的力量真是誰也不知道誰也沒見過 


第九個: 賁薨(Python)失去天使
他的能力非常不討人喜歡,他使人失去東西。我們平常丟東西,或者失去親人,就是他的“功勞”。但傳言,他每拿一件東西的同時都要磨練人類的意志,從而給人類更美好的事物。墮天使

文章標籤

諾維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假如一個人看這個世界的層面不真實的時候, 是很難建立正確的價值觀的。」
其實我喜歡黃子華最大的原因, 是他說出了我表達不到卻又觀察到的「荒謬」。
這世界真的很荒謬。
為什麼從小就教育我們一些不真實的概念, 然後到我們長大了獨自去面對這世界的殘酷?
就像最適合探索人際關係的年紀都禁止我們做讀書以外的事情, 到工作了就要求我們不可以單身。
還要在三十前結婚生仔呢, 但最普通的大學畢業都廿四歲了。
學貸平均還五年, 在職場上保持自己的位置, 還要擠時間去結識合適的對象。
港爸港媽的年青時代也是這樣的嗎?
地球最荒謬的事物, 其實是人類。
《聖經》說人類的原罪, 以前常常都不明白亞當和夏娃是少了那根筋而不遵守和神之間的約定?
直到近幾年在急症室、殘疾院舍、家庭暴力中心工作和擔任當值醫護義工, 才漸漸的RE-CALL很久以前思考過的問題。
其實人類本來只有兩種慾望: 食慾和性慾。
只是在古代, 人沒有辨法獨自生存, 而演化出同理心這回事。長期在惡劣的環境下, 為了能保持在團體中活動藉以得到更多維持生活的資源, 超我開始進化, 將一些人皆喜歡的理想特質扮演出來; 自我為了生存, 從而抑制本我某些即時的願望也擔當調和本我和超我之間的衝突。需要在群體生存就必需擁有同理心, 若無法察覺他者的存在、感受到他人的情緒和心理狀態, 又怎去合作互動呢?
所以為什麼有些族群可以長存繁榮、有些族群漸漸步向滅亡。
回歸正題, 假如你相信原罪觀, 那我們來到世上就是要認識和刻服自身的軟弱、貪婪、自私、殘暴的「原罪」。
東方人一點的講法就是人性本惡, 其實每個生命的誕生和你可以生存到今時今日, 當中必然是犧牲無數其他的生命來換你一個人的存在。想想你每天吃的食物, 牠們曾經也是生命, 然而你不吃還能活下去嗎?
想想你的工作/學位, 也是使另一個人失去了一份工作、一個機會。
因此我很尊重高階的宗教份子, 因為他們都明白人生來很多事都得來不易, 即使你努力過。所以他們都很努力地愛身邊的人、待人好、待世界更好。
誠如近日恐懼鳥的《DEEP WEB網路奇談》被檢舉, 很多道德塔利班、離地家長大力韃靼。首先, DEEP WEB並不是小說, 是存在世界、真實地發生中的事情。在56K的年代, 網路管制沒現在嚴謹, 「二女一杯」、「豚鼠系列」、「無限粟米湯」、「跳海裂頭」、「自殺俱樂部」、「海豚人」……相信已經係大部份80/90後的集體回憶。根本, 很多獵奇物一早已有, 絕對不是新鮮的事情。
正如香港每年有大約3000~4000人失蹤, 男女老幼皆有, 而且更是世上第二大的人口販賣轉運站。只是你不留意新聞、對社會各階層沒有多方面接觸, 所以你不知道而已。每天都有家暴的發生: 太太因為丈夫出軌將其殺掉烹屍、親戚多年性虐小女孩、酷刑虐兒虐老、社福職員性侵服務對象……很多看似別國才會發生的事情, 其實就在你我的身邊。
各種邪惡、殘忍、不人道的事, 並不是你禁止小孩去接觸, 告訴他這世界只有真善美就會消失的。
假如一個人看這個世界的層面不真實的時候, 是很難建立正確的價值觀的。就像我們常常在恥笑的離地官員、中產、某些教徒。在此推介大家看一套經典的日本動畫《鐵人28》, 鐵人28是中性的, 為善為惡取決於人類怎去使用那個搖控器。
同樣, DEEP WEB某些論壇的確是變態、殺人犯、強姦犯、戀童癖的集中營, 亦充斥大量如何綁架殺人、處理屍體的教學。當我們認識這世界原來還有這樣的一群人需要我們小心, 亦留意到原來有大量的不幸者。作為一個女性至少知道怎樣保護自己, 在什麼時候/情況下提高警覺性、不要輕易醉酒,假如在街上看見狀況也可以知道有人在求救。
現今世代就是太多的正能量, 過份地宣揚正面、積極的事, 卻忘了很多人性的原點, 大部份人都在9快樂。人的健康, 特別是情緒健康每況愈下, 抑鬱症的發生每天創新高, 就是因為我們從不去正視自己的陰暗面。不願意去接觸和自己價值觀相沖的事物、逃避身為人的一些感覺、沒有適當的發洩憤怒。是否就代表這些負能量就從不存在過呢?
看過《INSIDE OUT》也知道. 或者人生有過一些經歷/挫折的人也明白, 如果沒有阿愁, 我們永遠也不會覺得阿樂存在, 亦不能體會到身邊的人是何等的重要。
只是一味的把所有邪惡、殘忍的事和自己隔離、視而不見, 你真的認為孩子能感知你口中所說的善良和正確嗎?
難道每一個看《創世紀》的人都會學該隱殺了自己的親兄弟, 而不是反思自己的妒忌心有沒有傷害過人?
書本記載的事情是中性的, 關鍵就是你怎樣和自己的孩子討論。連教育孩子的責任也推給一個作者, 你又怎去要求孩子當一個負責任的人呢?
誠言, 加警告字眼和封裝是必需的, 希望書本能重新出發, 畢竟我還沒買下集~

最後, 很多人的論點都是怕這本書會教人殺人。
但我想問, 港男都愛看AV, 怎麼技巧和前戲都那麼糟糕?
上一輩的港女都愛看日劇, 為什麼又學不到日本女生的溫柔跟持家有道。
特別說上一代, 是因為批評的聲音都來自那一代。

文章標籤

諾維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正所謂係度食唔好係度屙。
師生戀其實真係冇乜大不了,問題係老師搵學生做SP。。。。。。
學生妹同處女真係唔係個個食得起,佢地既代價比起一般女人大好多。
有一定事業基礎、有學識、正常外表,對一個情竇初開既學生妹黎講真係好吸引。呢個階段既女仔真係好易媾,你買碗粥俾佢、約會安排一下、扮哂野講下時事社會政治文學,帶佢食下和民,唔使LV/Tiffany,已經覺得你係佢dream man。
成本真係低過媾熟女好多。
問題係學生妹未經人事,凡事以自己感受行先、不顧大局前途既狠勁,就未必個個男人都可以處理得好。
開頭一定覺得年輕既肉體真好,同佢一齊就好似回復青春咁。耐左,你就發現佢無時無刻都要同你一齊、知你做緊乜,好撚煩。
佢唔會明白你既男人心事,係呢個殘酷既世界入面要點樣審時度勢先企得住、保住自己份工; 佢唔識體諒你要OT,只係知道你又掛住做野陪唔到佢。
漸漸你就覺得好煩、要離開佢。
問題係你唔係player,又要學人出黎玩,咁咪大檸樂囉。
究竟係條囡好屌,你想收埋自己玩所以唔講清楚?
咁你就失敗啦,完全唔明女人諗乜。
講真,今時今日,你開口話只做SP,條女可能都ok。
人地忟係因為你模稜兩可呀!
利用人地既感情呃蝦條呢啲故事度度都有,問題係你係老師,佢係你學生。
有人話條女底死,俾人食完做唔到人條女就發爛渣。
事實上,以佢身份同年紀又合理喎。你估個個都係杜曉玲咩,港女有咁醒,唔使成日輸俾大陸妹。
無處控訴,最後走上民間既網路法庭,男主角身敗名裂,全城做判官一齊圍屌佢。
網路上既野,一百年後地球未滅亡,都仲可以search到。
呢個報復仲甘過告佢強姦。
乜野都冇既人係最可怕,因為佢做你唔使睇代價。
學生妹係每個男人既浪漫,前提你要食得起。

諾維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From不具名臉友:
其實華人最愛講的「孝道」才是最妨礙家庭和諧的東西。
 
不論是朋友、家人、伴侶,要相處融洽,唯一的要訣就是:把他當人看。看起來很像廢話對不對?但是我告訴你,受儒教洗腦的人就是不會把人當人看,因為儒教最強調的,就是階級。
 
正常的親子關係是這樣的:我先是個人,然後才是你的兒女,你先是個人,然後才是我的家長。但是儒教孝道不是這麼教的,他們教「兒子要有兒子的樣子,女兒要有女兒的樣子,父母也都要有父母的樣子」。
 
這其中的兒子、女兒、父親、母親,都不再只是一種關係稱謂,而是一種階級,而「OO的樣子」也化為一種教條、規範。就像你常聽到的「學生要有學生的樣子」一樣,他就是一種生硬的教條。
 
思考一下,甚麼是兒子的樣子、女兒的樣子啊?還有人硬性規定的喔?這不只是限制了親子關係,也限制了性別,讓性別也成為一種階級(例如『夫唱婦隨』)。
 
而這一切的教條、規定,都是為了滿足一種權力慾望、對控制的需求,父母要控制你:「你不是『另一個人』,你是『我的』兒子/女兒,所以你要聽我的!」,當你為人子女兒展現出「我是一個人!不是你的所有物!」的態度,你的父母一定馬上跳腳,而且你就要遭受到各種道德攻擊。
 
而隨著時代變遷,這種「不被當人看」的壓力也轉而逆襲了使用這套孝道邏輯的家長身上:「你不是『另一個人』,你是『我的』家長,所以你有義務要滿足我的一切要求!」。
 
家長認為兒女應該服從,兒女認為家長應該有求必應,而且雙方以此作為交換條件,維持著「家長用有求必應來換取兒女服從,兒女也反過來用服從來換取物質」這種虛偽的平衡,家庭的分裂、嫌隙,不就是這樣來的?
 
甚至因為這種虛假的孝道邏輯,父母可以任意對小孩施暴,再要求小孩要去體諒、去理解這些暴力。不要跟我說甚麼「孔子有說過老爸要打你你要跑」,他的邏輯也是「你不跑的話你爸爸會被非難,為了保護他的名譽所以你不能讓他打」,這三小啊?原來父親的名譽比保護自己重要!?完全就是不把小孩當人看。
 
還有那種喜歡對子女的人生下指導棋的,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想要把小孩變成「我想要的那樣」,這種觀念當然不是只有受到儒教文化荼毒的人才有,但是儒教文化更加強化了這種行為的合理性、正當性。
 
打從出生你就是父母的所有物,求學過程你喜歡甚麼、不喜歡甚麼,都要被父母左右,你的未來也要被決定,你的伴侶也要父母同意,你的工作也要被指指點點,你還得為了父母生養孩子,然後你再把這套複製到你的孩子身上,因為你會覺得你被你父母掠奪的一切必須在你的孩子身上實踐,所以你又想辦法把你的孩子像捏黏土人一樣捏成你想要的樣子。
 
所謂的中華文化就是這麼虛偽的東西,還「百善孝為先」!?把這種不把人當人看的階級制度包裝成善良、美德,其實根本就是把奴隸制度內化到家庭裡,一代傳一代,奴性打從出生就開始培養,難怪養出一堆只會服膺威權的奴才。
 
要維持家庭的和諧,絕對不是靠中華那套用教條來束縛的孝道邏輯,也不是靠你來我往的針鋒相對和交換條件,而只是最基本的:把人當人看。
 
我們必須理解到,父母、兄弟姊妹,這些都只是一個稱謂,但在這個稱謂之前,他們都是「另一個人」,是另一個獨立的個體。而且這些另一個人,都必須得到身為一個人該有的尊重,就像你尊重你的朋友一樣。
 
唯有取消掉「孝道」這種包裝成道德的階級制度,回歸到人與人之間的尊重,才能尋找到真正適合家庭的相處方法。

諾維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是一位救護人員。 作為救護人員,我們有Service pledge(服務承諾),要求救護車要在十二分鐘內抵達現場。看今日記者招待會,副消防總長稱因示威者堵塞道路,令近數天緊急救護服務受到嚴重影響,港島中區救護車能達至服務承諾的案例由92.5%跌到60至70%。數據上來看是確實無誤,但我認為如此interpret數據,以用來證明「佔中」阻礙緊急服務,絕對是以偏概全,不夠中立。

第一,雖然封路令救護車可能需要兜路,但同樣亦令路上車輛、巴士減少,道路更暢通,救護車自然可以行得更快。例如中午時份過紅隧,平日需時25分鐘,今天只要5分鐘;又例如平日上、下班時間銅鑼灣、灣仔、金鐘塞車,今天車輛卻相對少得多,救援車輛就有機會更快到達,那能否說佔中令救援工作更暢順?相反,警方在不同情況下,其實有權不開路予救護車進行救援,那又能否說成警方阻礙救援工作呢? 第二,中區屬較細的區域,舉例翻查2013年12月30日,當日的Service pledge只有86%,但其實當日只有15宗事故,其中2宗超過12分鐘(行內稱為T-code)召達,比率已經會大幅下跌。

第三,副消防總長並未有提及,在9月26至28日期間,中區都有Multi-casualties Incident(大量傷者事故)。每有這種事故,我們的RT(Respond time)Performance一定會跌,原因是大量的救護車會調派到單一事故,而其他的緊急救護服務就需要調配較遠區域,甚至對面海的救護車去處理,召達時間當然會加長。而這數天的MCI就包括了26日的學生衝突及28日的胡椒噴霧及催淚彈清場事件,當中,26日運用了差不多二十輛各種救護車及支援車輛,28日更用了差不多三十架。而日常港島區日更大概只有四十多輛救護車提供服務,夜更更跌至差不多一半數量的救護車,如果大型事故發生在夜更,Performance自然會拉低。

第四,這數天T-code的個案大部份來自示威區附近,港島其他地區則很少受到影響。 第五,關於30日早上有巿民於金鐘地鐵站扭傷腳,救護員因道路障礙而需於中環站轉乘地鐵,引致由去車到接觸傷者用了四十分鐘的確是事實,但當中是否包含等候指令、批准乘搭地鐵等的時間,若單看四十分鐘這個數字並不全面。 第六,過去數天,無論在銅鑼灣、金鐘、甚至旺角的示威現場,只要有救護車或消防車需要通過,群眾都會主動開路,搬開路障,並對救援人員十分友善,盡量提供協助,這些在不同媒體可以看到。

其實,日常的緊急救護服務召喚繁多,而救護的資源卻相當有限,當遇上大型事故時自然更見緊絀,中層管理人員人手更足襟見肘。如副消防總長所說,延誤1分鐘,小火可以變成災難,亦會影響病人性命,確是事實,但既然政府如此關心緊急救護服務,與其將責任一刀切推向示威者,倒不如增加救護職系人手,亦可考慮在示威區內設置救護崗位,隨時提供即時緊急救護服務,才能更有效調配救護資源,加快救援速度。

總的來說,一、兩天只針對中區的數據能否證實「佔中」嚴重影響緊急服務,有待商榷,政府卻騎刧數據去支持梁特首的說法,絕對欠缺公正,大家能依據我上述的論點,重新分析。

文章標籤

諾維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參考: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615057?utm_source=jundercheng&utm_medium=ap-books&utm_content=recommend&utm_campaign=ap-201312

天生好外表,往往可以減少受挫的次數跟機會,可是隨著年歲增長,空有外表的繡花枕頭,也會讓人感到俗不可耐,好外表不等於好人氣,自信與自傲就在你個人是否懂得定位的訣竅。

在大家週遭,都有外表比較出眾的人,大家覺得跟這些人相處起來,對方會不會比較有天生的優越感呢?從幼稚園開始,老師不是都比較喜歡白淨、臉蛋漂亮的小孩子呢?從國小開始,漂亮的模範生,總是比較容易得到師長的誇獎,不是嗎?大家被一些外在的表象制約了,難免有一些主觀的想法。近年來,在年輕族群中,帥氣、美麗的外表,已經變成討人喜歡的首要要件,但進入職場後,可就不一定了,外表在能力評量的佔比中,不見得討喜,有逐年下降的趨勢。

在某次知名保險公司企業内訓的過程中,為了更了解單位需求,訓練前我特別與一位女性業務主管聊起用人標準,她說:「外表是基本的條件,但是應對進退的能力,以及個人化的說話印象,更佔了挑選人才時,百分之八十的考量。」我又問:「那如果外表最亮麗新進人員,業績就是最好的嗎?」主管笑笑地回答我說:「東明老師,這倒不一定,相貌端正、親和力高的同仁,反而多有亮眼的業績表現。」

聽完這一番話,想請問大家有什麼樣的想法呢?是否跟我一樣有對於原本的想法,有了不一樣的衝擊呢?帥氣、美麗的人,雖然容易取得印象加分的入場券,卻不見得是企業最喜歡的員工,為什麼會有這樣的觀念落差呢?我遇到某些學員因成長過程中,外表討喜而易得長輩喜愛,卻不懂得溝通,被平輩或是同儕討厭,造成心態扭曲;也有些人慣於用油腔滑調來掩飾自己的自卑感,不論真正的原因是哪些,既然我們看到了問題,就有了「覺知」,要懂得透過後天的學習,來改變目前已經產生的劣勢。

錯誤定位影響品牌人生

為什麼稱這樣的狀況叫做「劣勢」呢?帥不好嗎?帥當然很好,但是用錯方式、放錯地方,絕對是不好的,因為過度自信很有可能轉變成驕傲,這樣就不太好囉!對於個人的品牌形象也是大大扣分,就好像有些男性業務,特別喜歡在女性面前,不斷強調自己的豐功偉業,不在乎別人的想法,就算他有討喜的外表,也變成了削減人氣度的主因。

很多年前,王力宏剛出道的時候,經紀公司先考量了他的外在條件,以及長遠的市場規劃,最後決定將他定位成『偶像派』,當然一開始的時候,確實吸引了大量的粉絲,人氣指數攀升極快,但是在他個人特質中,也有不容小覷的音樂實力,卻是多數人沒有看到的。這,都是包裝錯誤的定位,抹殺了王力宏在星路上嘗試不同走向的機會,大家說是嗎?一位成熟的人,應該優先在人生不同階段,依照不同的工作性質,設定自己不同的品牌定位。

想要站上更高大的舞台,就要懂得隨時轉換天生的「包袱」。有個在出版業工作的企劃Miss Lin來找我,因為她身高很高,所以一直覺得自己不適合主持,但是臉蛋秀氣精緻,她告訴我,她想要當一個婚禮主持,但是,我很明確的告知她:「婚禮主持不適合你,沒有新娘喜歡比自己身高高的主持人,但是你絕對適合流行精品以及珠寶的場合。」讓他了解自己的優勢劣勢後,轉劣勢為優勢,作出適合的決定,多聽取專業的建議來了解自己,也是讓自我定位的方式之一。

微笑藝術博人氣

學生常問我:「如何善用外表來提高人氣呢?」對於外表出眾的人來說,多數人都會犯了忽略「臉部表情」的小毛病。不論說話者或是聆聽者,都喜歡跟親和力高的人相處,而代表了親和力的重要工具就是「微笑」。

微笑本身就是一種「以退為進」的說話自信表達技巧,不僅可以面對客戶的問題、面對陰錯陽差的窘境,都可以靠「笑而不答」來作為解套的方式,將自己過度的自信外表,轉變成一種內斂的魅力,也可以創造讓別人了解自己的機會。在人際交流上,微笑是最萬無一失的進攻。有些學生會問我:「那為什麼不採取哈哈大笑的方式呢?不是更捧場?」根據多年經驗,此方式對有些人來說,是不見得通用,有時還會造成反效果。

任何說話表情的運用,都要因人而異,就像人需要化對妝一樣,不同職業也需要不同的形象,才會應用得宜。結合我們上述所提到,要結合個人工作、年齡作規劃,一位20來歲的房屋女仲介,意識到自己的五官屬於艷麗系,千萬不要擦過於華麗的睫毛膏、大紅朱唇,淡妝反而可以添加親和力,拉進人與人的無形距離,了解了自己的定位,在提升個人工作業績的同時,也會培養得心應手的自信。

【東明老師五分鐘錦囊】

表情更重於外表所傳達的感受,切記勿踩表情地雷區!

第一點:態度冷淡,會使感到疏離,缺乏聆聽的興趣。

第二點:舉止隨便,人必自重而後人重之,當你對別人動作尊重,別人也會模仿。

第三點:表情不宜過度嚴肅,會使人產生緊張感,行為壓抑且拘謹。

弟四點:聽別人說話時,表情不宜太驕傲,對於比較沒有自信的人來說,容易傷害對方的自尊心。

書名:說中點.講重點,我就是能說動人:說出你的自信指數
作者:王東明

諾維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原文: http://www.rossety.com/fokas/article.php?op=articletext&id=24&db=0

心理分析學家有所謂「佛洛伊德式失言」(Freudian Slip) 的說法﹐意指表面上似乎是無心失言﹐實際上卻流露出內心 (潛意識) 的真正想法。佛洛伊德式失言﹐原先當然和佛洛伊德的潛意識學說有關。但時至今日﹐凡是無心失言而別有所指的﹐都可以泛稱為佛洛伊德式失言。

佛洛伊德式失言一個很好的例子是2001年月11月巴基斯坦總統穆沙拉夫出席聯合國﹐在回答問題時他先說「如果北方聯盟攻打巴基斯坦」﹐然後連忙改口說「阿富汗」。他怎麼會把阿富汗說成巴基斯坦呢﹖巴基斯坦總統內心真正恐懼的是什麼也就很清楚了。巴基斯坦一直擔心北方聯盟掌握阿富汗政權後和印度夾擊巴基斯坦﹐所以他一說就說錯﹐但其實是說對了。

這就如布希總統無心把對付恐怖分子的戰爭說成「十字軍」一樣﹐也是佛洛伊德式失言。事後無論美國國務院費盡多少唇舌﹐都無法改正布希總統的失言對回教國家所造成的衝擊。但布希總統表面上說錯﹐其實是說對了﹐因為這才是他內心真正的想法﹐認定中東回教國家是基督教國家的敵人。美國的偏坦以色列無疑是中東問題的核心﹐但美國始終不承認宗教是基本的原因。

阿富汗的神學士政權經不起美國的轟炸﹐很快崩潰﹐但是它的武裝力量並未被完全摧毀﹐和恐怖分子的組織一齊轉入地下﹐這正是飽經越戰洗禮的美軍將領最為擔心的事。果然2002年3月初﹐美軍首度大舉進攻阿富汗山區的神學士政權殘部﹐竟被對方伏擊﹐造成慘重傷亡。佛蘭克將軍在追悼會上居然將「向在阿富汗陣亡將士的遺屬致敬」說成「向在越南陣亡將士的遺屬致敬」﹐這又是明顯的佛洛伊德式失言﹐顯露他真心的恐懼是阿富汗正在變成另外一個越南﹐美軍進入陷阱後無法自拔。

但是美軍將領最為擔心的事恐怕很難避免。美國詹森總統任內﹐對外電話他自己都有錄音。最近出版的詹森總統傳記根據這些錄音﹐揭露詹森在1965年越戰方開始時就知道越戰不能打﹐可是他始終不讓人民知道。這是極其驚人的秘辛﹗可見越戰時代美國的執政當局並非一般人想像的不了解敵情。詹森顯然清楚得很﹐但為了國家利益他可以犧牲多少人的生命甚至他自己的政治生命﹐越戰卻仍然要打下去。布希總統和他的親信恐怕也明知道阿富汗這場戰爭不好打﹐但打仗符合國家(讀作大資本家)的利益﹐所以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佛洛伊德式失言﹐說明語言的替換往往有其深層的用意﹐但有時替換的不只是語言而已。有心的影迷可能注意到﹐最近美國的戰爭電影片都不約而同特別強調不能讓傷亡者落單﹐即使有人陣亡了也一定要帶走死者。表面上看來﹐這是一種崇高的武德﹐但在過去的戰爭(和戰爭電影片)裡並不是如此﹗遠的不說﹐「搶救雷恩大兵」裡有人陣亡了﹐湯姆漢克不過取下死者頸項上的兵籍號碼牌帶走而已。打仗時死人如麻﹐這才是合情合理的做法。即使是特種部隊﹐一定要帶走死者只會使全軍喪失主動陷入險境。尤其對於突擊隊而言﹐這是最不明智的做法。為什麼晚近的戰爭片裡美軍一定要強調這種武德﹖這種替換有何意義﹖

我認為這是另一種形式的佛洛伊德式失言﹐也許該說是佛洛伊德式替換。堅持要帶走死者並不一定是武德﹐而代表一種恐懼。或者認為對手不是文明人﹐或者(更嚴重而無法明說的)自知是不義之師﹐所以無論如何不能讓死去的同伴落入敵手﹐以免死去的同伴被對方毀屍洩憤。這兩者都流露出美軍(讀作美國人)內心深沉的恐懼﹐因為無法明說﹐所以用佛洛伊德式替換的方法來表達。同樣是突擊隊﹐如果美軍的對手不是東方人或回教徒而是「搶救雷恩大兵」裡的德國人﹐還用帶走死者嗎﹖答案不必說也知道。 (3.23.02修訂稿)

諾維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香港人爭取普選和要求政治人物為自己行為負責的各種抗爭行動,已經成為國際新聞。在抗爭行動逐步升溫的同時,反對這些抗爭的抗爭也高潮迭起,唯一不變的是當權者依然故我。在當權者無意傾聽民意的困局下,「佔領中環」勢在必行。在近期的各種抗爭手段中,演藝學院畢業生的漠視行動和嶺南學生的沉默開學禮令我聯想起一個國際性和平網絡──Women In Black。

1988年,一群婦女反對以色列佔領西岸和加沙地帶,展開了這個和平行動,目前網絡遍及世界18個國家。Women In Black強調,她們並非一個組織,只是一種動員手段和行動公式,通過靜默佇立反對戰爭、以強暴作為戰爭工具,以及世界各地的種族清洗和侵犯人權。她們認為,沒有字詞足以表達戰爭和仇恨所帶來的悲劇,但當她們穿上代表哀傷的黑衣悼念所有戰爭的受害者,以及為人類、自然和生活本質所遭受的破壞默哀時,她們的沉默成為了可以看到的態度。為了持守她們的和平信念,各支部都但定期在選定地點沉默行動。美國的大部分Women In Black支部都是在911事件後成立,如果你在紐約,逢星期三傍晚都可以在第五大道的公共圖書館前,看到一群黑衣婦女「為公義、反對戰爭」。

談到紐約,也令我想起當年的「佔領華爾街」行動。雖然那次行動由於不斷加入的參加者令焦點逐漸模糊,導致行動最終黯然落幕,但媒體圍繞這次行動的各種採訪報導,令美國全國對當時的經濟困局和政府及商人在事件中的角色,有了更全面的瞭解。「佔領中環」發生在香港特區,政治訴求凌駕於經濟訴求之上,沒有令我對它與「佔領華爾街」作出太多聯想,但反對勢力不斷冒出,竟為我帶來六七暴動的陰影。而Women In Black帶來的提醒是──動員手段和行動方式也只為令大眾關注真相,別讓它們模糊了焦點。

美國文化充滿抗爭色彩,Women In Black只是其中一個存在形式。從靜坐、辯論、到示威遊行,不管是單人匹馬或是萬人空巷,美國人習慣公開表達自己的態度,除了一股熱血和宣洩不滿外,其中一個原因是他們深知通過各種方式表達的意願會有人在傾聽,因為選票在他們手中。在民主政制下,各級候選人無時無刻不在揣摩選民的心意和需要,以求換取選票,傾聽不等於解決問題,更不代表認同,但起碼政治人物要獨斷獨行,也不敢偏離民意太遠。在民主制度下,抗爭是一種制衡的力量。

黎育莊 自由撰稿人
美國華盛頓

諾維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此文章歡迎無限轉載,希望讓全世界的人都知道這件事。

2012年11月24日 09:14 澳洲日報
(本報訊)2000年,澳洲著名的華裔心臟外科醫生杜祖鷹應中國國務院僑辦邀請,決定報效祖國,回國創業。他在山東泰安市成立了泰邦生物製品有限公司,並替公司在美國納斯達克股票交易市場上市。然而,杜祖鷹的全部心血卻被他在泰安當地的合作夥伴據為己有,而他本人也遭誣陷而身陷囹圄。 

杜祖鷹曾是聖文森特醫院(St Vincent's Hospital)和墨爾本皇家兒童醫院(Melbourne's Royal Children's Hospital)的心肺移植專家,他的案子或許是自2009年力拓前中國區執行長胡士泰(Stern Hu)被捕以後,一系列華裔澳洲公民在中國遭到陰暗起訴的案件中,最令人驚愕的一起。 

杜醫師創辦的泰邦生物製品有限公司專門向中國的醫院供應血漿製品,目前的市值略低於3億元。 

本案中有多處明顯違反中國程序法和中國對澳洲條約義務的地方,第一項就是杜祖鷹最初被捕時,無論是澳洲政府還是他的家人竟然都沒有獲得任何通知。這起案件突出表明,中國未能發展出一個可靠的法律制度,是如何侵蝕了對其資本市場的信心,阻礙了技術創新,並越來越多地影響到中國以外的地區。 

這也引起了有關澳洲的部長和官員是否正在有系統地組織媒體報導發生在中國、會在政治上引起尷尬的「領事」案件,而這顯然與被拘留的澳洲公民、中國律師和國際專家的意見相左。 

據悉,澳洲外交官曾敦勸杜家,在媒體面前必須表現得「極其謹慎」。這起案件因而在公眾的視野中被掩蓋了將近兩年。 

2011年2月9日,杜醫師在北京首都機場準備搭機回澳洲看望妻子龔錦繡(Gong JinXiu,音譯)和他們的雙胞胎兒子湯米(Tommy)和布魯斯(Bruce)時,遭到了逮捕並就此被拘留。之後,他被押回泰安關押。 

現年30歲的湯米是一名稅務專業人士,在澳洲的一家大公司工作。他回憶道:「那天,當雪梨機場的告示牌顯示那趟航班已經降落之後,我又在機場等了四五個小時。」之後,杜家通過非正規渠道得知了杜祖鷹已經被拘留的消息,但直到將近兩個星期以後,消息的真實性才獲得了官方的確認。 

杜祖鷹一家於1989年來到澳洲,在90年代初獲得了公民身份。杜祖鷹開發出了一種新型的粉末狀血漿蛋白,他希望這種產品可以造福緊急輸血血液嚴重短缺的中國農村貧困地區,例如他出生的湖南省。

如果不是他的中國合作夥伴透過一系列不透明的交易攫取了杜祖鷹的多數股權,那麼泰邦生物製品有限公司很有可能是澳洲有史以來最成功的生物技術企業之一。 

杜祖鷹的北京律師黃開過(Huang Kaiguo,音譯)說,他接下這起案子是完全無償的,因為他為這位「開發出一種可以造福人類的新技術的偉大科學家」所遭受到的待遇感到震驚。他說:「這是我當律師十年來遇到的最慘的狀況。」 

黃律師說,媒體曝光度在杜醫生的案子裡是必不可少的,這是一場為了推進中國法治的戰鬥,因為「魔鬼害怕陽光」。 

而在泰山腳下的泰安市,杜祖鷹的代理律師聲稱,就在杜祖鷹在其他司法管轄區贏得了關鍵的訴訟,準備收回對泰邦生物製品有限公司的管理權時,泰安市官員收受了數百萬元的賄賂,把他送進了監獄。這與不久前發生在廣州的吳植輝和鄒婉玲兩起案件何其相似!「這就是中國的現實,」黃律師說,「你指個官員給我,我就找出個受賄的給你。」 

2011年10月27日,杜醫生曾要求澳洲領事官員告訴他的兒子:「我認識是時候把我的案子通報給在澳洲和中國的媒體知道了。」但領事官員卻否定了他的看法,在11月1日提供給湯米的建議中表示,杜家人在與媒體打交道時應當非常謹慎。但外交部的一位女發言人卻否認領事館阻止杜家人與媒體接觸。她說:「領事官員提供的建議不具有任何傾向。」 

2011年12月,杜湯米寫信給澳洲駐北京大使孫安芳,敦促她採取強硬行動以防他的父親遭到與吳植輝和鄒婉玲相同的待遇。但據費爾法克斯媒體公司所悉,儘管原定於今年1月對杜醫生下達的判決已經拖延了超過7個月之久,但卻沒有一位澳洲官員或政客在通過常規領事渠道對此提出抗議。

+++++++++++++++++++++++++++++++++++++++++

回國效力的下場就是這樣,點解中國人既移民率咁高,大家自己諗下。
來生絕對不要做中國人。
為什麼要愛國,愛國的下場就是這樣呀。 

有沒有人知道可以為這家人做點什麼? 

文章標籤

諾維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原文:http://www.fnb.hk/blog/space-17735-do-blog-id-19823.html


在社會生活中,一旦某人被認定具有某種行為特徵,在人們的眼中,他的一切行為都具有這種特徵。


  一天,一位衣著整潔、文質彬彬的中年人來到美國東海岸一家著名的精神病院,要求到門診就醫。他告訴接診的精神病醫生,說自己很多天以來一直「幻聽」:這些聲音時隱時現,時大時小,但「就我所能分辨的是,它們好像在說『真的』、『假的』和『咚咚咚』。」這位醫生初步判斷他患了精神分裂症,於是,他被批准住院。


  住院後,這位中年人再也沒有提及那些聲音,且行為非常正常。但醫院的醫生仍然說他是精神病患者,護士們還在他的卡片上記錄了一個頻繁發生的反常行為:「病人有寫作行為。」
  奇怪的是,和他同病室的幾個病人一開始就不這麼看,其中一位甚至說:「你看上去根本不像個瘋子,你可能是個記者,或者是個大學教授。你是來醫院體驗生活的吧?」
  這位中年人真的是一位大學教授,而且是一位心理學教授。病人們說對了,而精神病醫生卻犯了致命的錯誤。


  這是美國某大學心理研究所於1973年進行的一項心理學實驗,這項實驗旨在研究精神病院醫患之間的相互影響。當時,參加實驗的人員除了一位心理學教授外,還有7名年輕的心理學工作者。他們分別來到東海岸和西海岸的幾家醫院,全部聲稱自己幻聽,結果無一例外地被當作精神病人給關進了醫院。


  住進醫院之後,不論是言談還是舉止,他們立即表現得像個正常人。就像那位心理學教授一樣,這些人在醫生的眼裏是標準的「病人」,有的甚至被視為最危險的「病人」,因為他不吵不鬧,還不停地寫作、記筆記;但在病人的眼裏,他們都是正常人,是有學問的人。正是由於這種特殊的身份,他們得以公開地觀察醫院醫生對病人的態度和行為。他們觀察到的情況令人震驚:
  精神病院的醫生和護士一旦認為某個病人患有精神分裂症,對於該病人日常生活中的一切舉動,一律視為反常行為:寫作被視為「寫作行為」;與人交談被視為「交談行為」;按時作息被視為「嗜睡行為」;發脾氣被視為「癲狂行為」;要求出院被視為「妄想行為」,等等。結果,他們出院時費了很大的周折,從要求出院並一直做出正常表現平均近20天,才得以離開醫院。


  一旦病人被診斷為精神分裂症,醫院的醫生和護士便都像躲瘟疫一樣地躲著病人,盡量避免與病人接觸。除非病人家屬在場,否則,他們對病人的直接提問要麼置之不理,要麼一頓訓斥。
  醫生和護士經常旁若無人地在病房裏大聲交談,好像病人們都不存在,或都是些沒有思想、沒有人格的異類。從事這項研究的資深作者大衛。羅森漢寫道:「在這些醫院裏,人格解體已達到這樣一種程度,假病人感到自己是隱形人,或至少是不值得別人注意的。」


  這個實驗雖然是一個特殊的例子,但它卻說明了一種普遍的現象:在社會生活中,一旦某人被認定具有某種行為特徵,那麼,在人們的眼中,他的一切行為都具有這種特徵。
  中國古代的寓言故事「疑人偷斧」,說的就是這種現象:一個獵人丟了一把斧子,他懷疑是鄰居偷的。他看到鄰居後,越看越覺得鄰居像個小偷,他走路的樣子、說話的神氣、幹活的背影,就連他的笑容也都透著賊氣。第二天,斧子找到了,原來是自己不小心給丟在了山坡上。這時他再去看鄰居,怎麼看也不覺得鄰居像個小偷了。

諾維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原文: http://hk.news.yahoo.com/blogs/childfly/%E6%9C%9F%E5%BE%85%E4%BD%A0%E7%9A%84%E8%88%88%E8%B6%A3.html

作者 木羽飛 | 與童同行 – 2011年8月3日星期三上午3:23

讓孩子開始興趣班前,我一直有個原則。首先,得由她自己提出,然後,是要提很多很多很多次,我們才會認真考慮,替她張羅。


以鋼琴為例,她大概從三歲起開始嚷着要學琴,大抵身邊太多同伴早已踏上學樂器之路,所以她每隔幾個月,便提出要學琴的要求。 

我們一直沒回應,一來因為忙,二來因為懶,三來是希望能引發出她對事物的期待。

因為得來不易,事前的期待與事後的珍惜,對今天的孩子而言,都特別寶貴。

事實上,看得出女兒對彈琴的興趣真的愈來愈濃,她「自學」的成果還真不錯,現在不看琴譜,也能以「一陽指」彈奏一首兒歌。前幾天我還無意中拾到一張寫滿數字的白紙,以為她在練字,她卻竟然說:「別丟,這是我的琴譜!」

這星期,鋼琴課終於開始,老師恩准我陪同上第一課。我慶幸自己沒有錯過這短短半小時,真是多麼精彩的一刻!坐在琴櫈上的小人兒,興奮得不停在傻笑,手指很用力地在白色琴鍵上按動着,瘦削的身軀緊張得僵直了,眼睛總是猶疑於看琴譜還是看琴鍵之間。眼前這五歲女兒,竟給了我一個全然陌生的印象。

早陣子,台灣中央大學認知神經科學研究所所長洪蘭,在部落格裏以「別急着找孩子的興趣」為題,寫了一篇發人深省的文章。她用了好些例子,去證明「真正的興趣自己會出來,就像生命自己會找出路一樣。」
文章末段有這麼一句最入心坎的說話,「只要是真的,(興趣)終究會浮現出來。反而是出現後,人不見得有勇氣去走這條路,因為這條路往往不容易走。」

互勉之。

 

諾維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原文:http://hk.lifestyle.yahoo.com/myself/dream_and_senses/article.html?id=art_4e4cbfca

一位男士夾在兩個女子之間,選擇不了,前來問津。

  • 一開牌,所見之處,並不是顯示出選擇不了,而是反映出被二人以不同形式在威脅男人。先是新情人以死相脅,要他留下,然後元配在其位置上以內疚感相脅,同樣要他留下,令他傷心不已。牌却偏偏看到二女子最終都會選擇離開,一拍兩散;當事人呆了,他以為是她們非常之需要他,誰不知牌所言剛剛相反,是他很需要她們搶奪他,好讓他感到極度被需要。
  • 一下子成為父母離婚下遺下的小孩子,特別是當父母都希望與舊情人恨恨的割席,忘記過去,跟新的情人move on,都很容易惹上這個稱之為「離婚小孩徵狀」。這位來問牌的男子都難逃法網,包括在關係上希望極度被爭奪,來填補當年認為被二人遺棄的難受感覺與無價值感。而且離婚小孩另一個徵狀,是永遠選擇不了,做不到決定。從來人都不能從父母二人中選擇一個,這是個非常痛苦的錯覺。說是錯覺,是因為,兩人不住在一起,在愛情世界裏已經放棄了對方,但二人的小孩一生都是流住對方的血,小孩不能只「選擇」某一方的愛,那等於要他割掉一隻手臂,左還是右,一樣的傷,可是小孩內心正正在經歷這個。離婚的朋友請注意,你們大吵大叫要離婚,並不是代表要小孩子站到某一邊,因為這對於小孩會造成很大的錯覺與創傷,你要做的是,坦白跟他道出兩人的感受,但同時讓他明白他不是要選擇某一方。縱使三人未必日後住在一起,但無論身處何方,父母對於自己親生骨肉的愛,跟血的流動一樣,是一生不會停止的。
  • 你或許有一段時間不想見到小孩,請別再對他不公平了,你不是真正的討厭自己的小孩,你只需要坦白向自己承認,見到小孩是怕自己心軟,掉落不離婚但瘋狂玩犧牲的將來;又或見到小孩如見到前夫或前妻,甚至是從前很可怕的那個自己,那段令人痛苦的婚姻;有誰想見到那位剛令自己感到痛苦萬分的人呢。離婚小孩內心產生了巨大的內疚感,他們會自責為何自己多努力、笑容多燦爛,父母都要離開。不過當他們明白到自己不是要跌進兩難內,父母在自己身體內流着的血是不爭的事實,沒有一對父母會不愛自己,他們便能由原諒中重生。
  • 回到看牌的朋友個案上,他應做的,不是立刻迫自己選擇任何一方,或掉落內疚感中,是要明白他們三個人已經遍體鱗傷了。先休息一下,回到自己較為輕鬆舒服的位置。人之所以能夠被威脅,是因為他活在內疚之中,所以行動上不停被人左右,感到為難。不說心底話在這情況都是另類欺騙,當人回到舒服的狀態,便能夠活出自己,尊重自己的感覺;對自己的感受有誠信,向雙方坦白道出自己選擇不了及無能為力,這叫:退一步海闊天空。
  • 夢妮妲簡介:
  • 在電台三年前開始開咪為人解夢的夢妮妲,在節目與書中示範解夢絕活,解開一眾藝人與聽眾夢中的神秘密碼,讓自己與身邊的人,可以透過夢境而對自己有多一點了解。去年首本著作《發你個夢》面世,現於「東方日報」星期四附送的雜誌《Flash On》、Yahoo! Lifestyle(2011年1月中開始,星期一至五)及《東Touch》有解夢專欄。讀者與聽眾可以跟隨夢妮妲進入人的睡夢中,一同解讀他們的潛意識,一同發個好夢。世上沒有解不了的夢,只有不願意解開心結的人兒。要赤裸裸地了解自己的內心世界,面對真正的或善良或醜惡的自我部分,繼而從新上路?絕對可以從夢中見。除解夢外,她亦有透過塔羅牌、測字等各種潛意識解讀方式,去幫助身邊的人,過去十年學習從不間斷。
  • Website: www.monita.com.hk
  • Fans page: www.facebook.com/dreamonita
  • Email: dreamonita@yahoo.com
  • +++++++++++++++++++++++++++++++++++++++++++++++++++++++
  • 看了超感觸......

 

諾維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By Bronnie Ware (who worked for years nursing the dying)

最近有一篇文章在Facebook, twitter上頻頻被轉,Nurse reveals the top 5 regrets people make on their deathbed,它的原文是一名叫Bronnie Ware的護士寫的。Bronnie Ware專門照顧那些臨終病人,所以有機會聽到很多人臨終前說出他們一生裡最後悔的事。她作了一個概括,有5件事是大多數人最後悔的。

很好奇為什麼這麼多人轉載它,也許,因為這是一種你永遠無法提前經歷的事吧。你不會時常面對別人的死亡,你更不怎麼時常有機會聽到一個臨終前的人告訴你他最後悔的事是什麼。而即便你聽到,你又會覺得自己來日方長。我們似乎永遠無法感同身受;也許,只有我們自己的生命到了盡頭時,我們才會意識到自己究竟錯過了什麼,最後悔什麼。

Nurse reveals the top 5 regrets people make on their deathbed

http://www.inspirationandchai.com/Regrets-of-the-Dying.html

 

1. 我希望當初我有勇氣過自己真正想要的生活,而不是別人希望我過的生活。

這是所有後悔的事中最常聽到的。
心理學上有個理論,較之那些我們做過的事,人們後悔的往往是那些沒做的事。所以當人們在生命盡頭往回看時,往往會發現有好多夢想應該實現,卻沒有實現。你的生活方式、你的工作、你的感情、你的伴侶,其實我們多少人過著的是別人希望你過的生活,而不是自己真正想要的生活——又可能,一直以來你把別人希望你過的生活當作是你想要的生活。
當你疾病纏身時,才發現其實自己應該而且可以放下很多顧慮追求你要的生活,似乎已經晚了一點。

1. I wish I'd had the courage to live a life true to myself, not the life others expected of me.

This was the most common regret of all. When people realise that their life is almost over and look back clearly on it, it is easy to see how many dreams have gone unfulfilled. Most people have had not honoured even a half of their dreams and had to die knowing that it was due to choices they had made, or not made.
It is very important to try and honour at least some of your dreams along the way. From the moment that you lose your health, it is too late. Health brings a freedom very few realise, until they no longer have it.


2. 我希望當初我沒有花這麼多精力在工作上。

Ware說這是她照顧過的每一個男病人會說的話。因為工作,他們錯過了關注孩子成長的樂趣,錯過了愛人溫暖的陪伴,這是他們最深的後悔與愧疚。其實對於現在的職業女性來說,這也將成為一個問題。
如果把你的生活變簡單些,你也許會發現自己在做很多你以為你需要做其實不需要你做的事。騰出那些事占的空間,可能你會過得開心一點。

2. I wish I didn't work so hard.

This came from every male patient that I nursed. They missed their children's youth and their partner's companionship. Women also spoke of this regret. But as most were from an older generation, many of the female patients had not been breadwinners. All of the men I nursed deeply regretted spending so much of their lives on the treadmill of a work existence.
By simplifying your lifestyle and making conscious choices along the way, it is possible to not need the income that you think you do. And by creating more space in your life, you become happier and more open to new opportunities, ones more suited to your new lifestyle.


3. 我希望當初我能有勇氣表達我的感受。

太多的人壓抑自己的感受與想法,只是為了“天下太平”,不與別人產生矛盾。漸漸他們就成了中庸之輩,無法成為他們可以成為的自己。其實,有很多疾病與長期壓抑憤怒與消極情緒有關。

也許當你直言不諱,你會得罪某些人。但可能從此以後因為你的中肯,你們不打不相識;又或者翻臉,正好讓你擺脫這種需要你壓抑自己感受才能維持的累人關系不管哪一種結果,你都是贏家,不是嗎?——不過當然,直言不諱還是有底線的。

3. I wish I'd had the courage to express my feelings.

Many people suppressed their feelings in order to keep peace with others. As a result, they settled for a mediocre existence and never became who they were truly capable of becoming. Many developed illnesses relating to the bitterness and resentment they carried as a result.
We cannot control the reactions of others. However, although people may initially react when you change the way you are by speaking honestly,in the end it raises the relationship to a whole new and healthier level. Either that or it releases the unhealthy relationship from your life. Either way, you win.


4. 我希望當初我能和朋友保持聯系。

老朋友的好,我們總要到自己有事了的時候才會想到。
多少人因為自己忙碌的生活忽略了朋友忽略了曾經閃亮的友情。很多人臨終前終於放下錢、放下權,卻放不下心中的情感與牽掛。朋友也好,愛人也罷,其實生命最後的日子裡,他們才是我們最深的惦念。

4. I wish I had stayed in touch with my friends.

Often they would not truly realise the full benefits of old friends until their dying weeks and it was not always possible to track them down. Many had become so caught up in their own lives that they had let golden friendships slip by over the years. There were many deep regrets about not giving friendships the time and effort that they deserved.Everyone misses their friends when they are dying.
It is common for anyone in a busy lifestyle to let friendships slip.But when you are faced with your approaching death, the physical details of life fall away. People do want to get their financial affairs in order if possible. But it is not money or status that holds the true importance for them. They want to get things in order more for the benefit of those they love. Usually though, they are too ill and weary to ever manage this task. It is all comes down to love and relationships in the end. That is all that remains in the final weeks,love and relationships.


5. 我希望當初我能讓自己活過開心點。

也許有點出乎意料,但這一條也在前5之中。很多人直到生命的最後才發現,“快樂是選擇”
他們在自己既定習慣和生活方式中太久了,習慣了掩飾,習慣了偽裝,習慣了在人前堆起笑臉。就像五月天的那首歌,“你不是真正的快樂,你的笑只是你給的保護色”。他們以為是生活讓他們不快樂,其實是他們自己讓自己不快樂了。
是只有臨終的時候才會發現,別人怎麼看你又有什麼關系呢,傻也好,怪也罷,能有真心的笑,比什麼都值得

5. I wish that I had let myself be happier.

This is a surprisingly common one. Many did not realise until the end that happiness is a choice. They had stayed stuck in old patterns and habits. The so-called 'comfort' of familiarity overflowed into their emotions, as well as their physical lives. Fear of change had them pretending to others, and to their selves, that they were content. When deep within, they longed to laugh properly and have sillyness in their life again.
When you are on your deathbed, what others think of you is a long way from your mind. How wonderful to be able to let go and smile again,long before you are dying.

文章標籤

諾維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出處:FaceBook上看到的
原文:http://www.iam-t.jp/HIRAI/pageall.html#page17
相關新聞:生前最後吶喊 日本前核電廠技師的瀝血控訴……

前核電廠技師的瀝血控訴 
設施配管1級技士平井憲夫(1997年1月因癌症逝世)生前的最後吶喊。 

我不是反核運動家。這20年來,我一直在核電廠工作。社會上有聽不完的擁核反核理論,但我只想在這裡告訴大家:「所謂的核電廠是這樣一回事。」大部份的人都不知道核電內部的實際情形。希望大家有耐心把這篇文章讀完。所謂核電,跟各位所想的或許有點出入。在那裡,每天都有遭受放射線污染的工人,以及嚴重的岐視產生。 

我的專長,是負責大型化學工場的內部配管施工與維修。快30歲時,日本掀起了一陣核電建設的風潮。核電內部有錯綜複雜的配管,正好是我發揮專長的大好舞台。因此我被核電製造商挖角,長期擔任工程現場的監督人員,一晃眼就過了20年。 

「安全」是紙上談兵 
1995 年1月發生阪神大地震。地震隔天我到了神戶,看到傾倒的新幹線與斷裂的高速公路。不禁發起一陣省思。因為這些公共建設實在與核電廠有太多相似點。大家或許認為,核電、新幹線、高速公路這些攸關人命的建設,平日應該受到政府嚴格控管。但是看到倒下的高架支柱,不是混凝土裡夾雜著施工初期的定型木片,不然就是焊接處焊的亂七八糟。為什麼會發生這些事呢?這不僅僅是施工單位的不用心,其實問題的本質,是我們都太過於注重「理論上的安全」了。 

「素人造核電」 
核電廠裡面,鐵絲掉進原子爐、工具掉進配管裡卡住的人為疏失可說是層出不窮。為什麼會這樣?因為工程現場裡「有真功夫的師父」實在是太少了。不管核電設計有多完美,實際施工卻無法做到與原設計一模一樣。核電的藍圖,總是以技術頂尖的工人為絕對前提,做出不容一絲差錯的完美設計。但卻從來沒有人討論過,我們的現場人員到底有沒有這種能耐。 

早期的工地,總是會叫經驗老道的老師父來做「班長」。他們比那些年輕的監督人員有經驗,並注重名譽,不允許錯誤發生在自己手上。但現在,老師父已幾近凋零。建設公司在徵人廣告上以「經驗不拘」做為求才條件。這些沒經驗的素人,不知道核能事故的可怕,也不知道自己負責的部位有多重要。東京電力的福島核電,曾因鐵絲掉進原子爐,差點發生席捲世界的重大事故。把鐵絲弄掉的工人知道自己犯了錯,卻完全無法想像這個錯會造成如此可怕的事故。這就是現在核電現場的實際狀況。

老師父一個接一個退休了。建商也查覺到這件事。因此把工程圖盡量分割簡化,做出連菜鳥也看的懂的製造手冊。菜鳥們在現場有如堆積木般地組裝各種零件。他們不知道現在到底在作什麼,也不能理解這個部份有什麼重要性。這就是核電廠事故頻傳的原因之一。 

核電廠因為有幅射的危險性,很難在現場培育人材。電廠的作業現場既暗又熱,又必須穿戴防護衣罩,作業員彼此無法直接做語言溝通,這該怎麼把技術傳給新人呢?更何況技術越好的師父,就代表他進入高汙染區的頻率越高。他們很快就會超過規定的放射能曝晒量,無法再進核電廠作業。所以菜鳥工才會越來越多。 

再舉配管的焊接師父來說吧!專業的焊接工,通常年過三十後眼睛就會不堪使用,無法完成一些細膩的工作。所以需要許多細膩作業的石油廠就不會再雇用這些工人。這些人為了生計,只好去願意雇用他們的核電廠工作。 

大家或許都會錯意了。以為核電廠是多麼高科技的先端產物。核電不像各位想的這麼高級。這些菜鳥做的核電廠,日後必會為我們帶來無窮的災難。 

「徒有虛名的檢查官」 
好,或許有人會說就算核電真的都是素人蓋的,那好好監督它總行了吧。我想跟各位說明,
監督系統才是核電更大的問題。真正的檢查,是檢查官指出有問題的部分說:「你這裡焊接黏的不好,來,我來教你怎麼黏。」這樣才叫檢查。但檢查官通常都沒有真功夫。他們只會讀著整理完善的報告書,聽著建商的精彩報告,看著漂漂亮亮的場地,表面沒什麼大問題就判定合格。這就是核電監督的真相。 

以前在外演講時,曾經有一位技術官員在場告白:「說來很慚愧。我們的部門害怕去核電檢查會遭幅射污染,所以從不派自己人去現場檢查。總是找些農業部的職員去監督。昨天在教人養蠶、養魚的人,隔天就被派去當核電檢查官了。福井縣美濱核電廠的檢查總長,在上任之前是個負責檢查稻米的。」這些由素人發出運轉許可的核電,真的能信賴嗎?


東京電力的福島核電廠發生緊急爐心冷卻系統(ECCS)的重大事故時,負責監督該座核電的檢查總長竟然透過隔天的報紙才知道這件事。這件事還被媒體以「核電重大事故,檢查官被矇在鼓裡」為標題大肆報導。其實也不能怪電力公司。在十萬火急的事故現場,排除事故都來不及了,誰還有空去向一個什麼都不懂的三歲小孩說明現在的狀況呢?所以他們不會把檢查官放進現場,所以官員永遠是狀況外。 

檢查官不說OK,工程就無法進行。他們什麼都不懂,只懂的看表面,卻又擁有太大權限。我還在職的時候,就一直呼籲政府必須組織一個完全獨立的第三者機關,找些有真功夫的配管或機械組裝的老師父來當檢查官,他們一眼就能看穿哪裡有焊接不良或偷工減料。但是講了再講,政府的政策卻依然沒有改變。 

「定期保養也是素人」 

核能機組每運轉一年,就必須停機做定期保養。
因為原子爐會產生高達150的氣壓,攝氏300度的蒸氣及熱水,這些熱水氣會使配管的管壁或汽門嚴重磨耗。因此必須定期更換。但這些作業卻使工人遭受幅射污染。 

核電廠插入燃料棒後,只消運轉一次,內部就會充滿放射性物質。
進入現場時,工人必須脫掉所有的衣物,換上防護衣才能進場。防護衣的作用並不是保護工人,而是確保放射線不被帶出核電廠。因為測量工人身體幅射劑量的儀器竟是佩戴在防護衣裡面,而不是外面! 

包圍在重重護具底下的工人們,必須在畏懼輻射污染的高度心理壓力下工作。在這種環境下絕對無法維持好的作業品質。
就拿最最基本的鎖螺絲來講;我在作業前一定會告誡工人:「鎖對角才會緊,輻射才不會外洩。」但是他們的工作場域是布滿輻射的高度危險區,進去以後不消幾分鐘,佩帶在身上的輻射測量儀就會發出高分貝的響鈴,警告工人必須立刻退場。在進入現場前,我們雖會告知工人今天這個區域能待幾分鐘。但是現場並沒有時鐘,工人也因為輻射污染問題,無法自行攜帶手錶進去。大家都想在警鈴響起前趕快離開。整個心就掛念著現在到底過了幾分鐘?警鈴是不是要響了?管他什麼螺絲要鎖對角,反正有鎖上去就好了。人在這種環境下絕對無法精確工作,但你想這會帶來什麼後果呢?

「放射能被直接排入大海」 

核電的定期保養大都在冬季。保養結束後,幾十噸的放射性廢水會被直接排入大海。而在平常運轉時,也會有每分鐘數十噸單位的大量廢熱水被排進海洋。但政府或電力公司卻總是滿口保證核電絕對安全,久而久之國民也對核電造成的環境影響變的莫不關心。 

工人穿過的防護衣必須用水清洗,這些廢水皆全數排入大海。
排水口的放射線值高的不像話,而漁民卻在那附近養魚。如果我們不正視這個問題,放任核電廠越蓋越多的話,後果實在不堪設想。 

「體內的幅射污染最可怕」 
核島區內的所有東西都是放射性物質。每個物質都會釋放傷害人體的放射能,當然連灰塵也不例外。如果是身體表面沾上放射性物質,沖洗乾淨就沒事。但如果是經由口鼻吸入體內的話,將對人體帶來數倍的危險性。負責打掃核島區的清潔工,通常是最高危險群。 

進入體內的放射性物質,通常在3至5天內會隨著汗水或小便排出身體。但這些物質在體內循環的過程會對人體帶來打擊;更何況它們並不會百分之百排出體外。長年累積下來的放射能將會帶來疾病。 

有去參觀過核能設施的人,應該都看過核電內部打掃的一塵不染的情形。電力公司的職員總是得意的說:「核電廠既漂亮又乾淨!」這是理所當然的事情。放任灰塵飛散的話可是會擴大幅射污染呀! 

我遭受了100次以上的體內幅射污染,最後得了癌症。我曾經畏懼即將到來的死亡。但我的母親鼓勵我,沒有比死更可怕的事情。因此我決定在死前站出來,把我知道的真相全部公諸於世。

「截然不同的作業環境」 

放射能無論有多微量,都會長期累積在人體。但所謂的放射線健康管理,卻規定一年的曝晒量不超過50mSv就好。這是一件相當可怕的事情。因為我們依據這個量除以365天,算出一天可被曝晒的劑量。按照這個算法,核島區內的一些高污染區,一天只能進去5到7分鐘。但這麼短的時間根本無法完成工作。所以我們會要求工人一口氣曝晒三個禮拜到一個月的量,以順利完成工作。我們根本沒料到這短短的十幾二十分,會為我們帶來白血病或癌症等疾病。電力公司完全不告訴我們這些事情。 

還記得有一次,運轉中的核電機組裡有一根螺絲鬆了。核電運轉中排出的輻射量相當驚人。為了鎖這根螺絲,我們準備了三十個人。這三十人在離螺絲七公尺遠的地方一字排開,聽到「預備,跑!」的號令後輪番衝上去鎖,一到那裡只要數三下,計量器的警鈴就會嗶嗶響起。時間實在太過緊迫,甚至有人衝上去後找不到扳手警鈴就響了。這個螺絲才鎖三轉,就已經花費了160人次的人力,400萬日幣的費用。或許有人會覺得奇怪,為什麼不把核電廠停起來修理?因為核電只要停一天就會帶來上億元的損失。電力公司才不會做這種虧本的事。在企業眼中,金錢比人命重要。 


長達五小時的「絕對安全」教育 
第一次在核電廠上班的工人,必須接受約五小時的放射線管理課程。這個課程最大的目的就是解除內心的不安。
他們絕不會說核電廠到底有多危險,只會一再強調有政府嚴格管理,一切安心這些話。「社會上有一些反核份子很愛說輻射會帶來白血病或癌症等疾病,但那全部都是謊言,那些人都是騙子。你只要遵守政府的規定就不會有問題。」諸如此類的洗腦教育將持續約五小時。

當然不只限於核電內部,電力公司也常在社區內推廣這種「核電絕對安全」的教育。
他們有時邀請有名人來演講,有時透過料理教室等等的文化活動宣傳,有時是把圖文並茂的精美文宣夾報。久而久之人們慢慢就會被洗腦,變成只會擔心「沒了核電,我們將無電可用」。
這二十年來,我以現場負責人的身分,為新進員工執行這個更勝於奧姆真理教的洗腦教育。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殺了多少人。

核電工人總是對核電安全自信滿滿,就算身體狀況變差,也不認為與核電有關。因為他們從不知道放射能的真正恐怖。

每個工人,每一天都持續遭受輻射污染。而負責人的任務就是隱瞞這些事情,不讓本人或外界知道這些資訊。 
我長年從事這種工作,壓力日積月累,只能依賴酒精慰藉,而且每晚越喝越兇。我也常捫心自問,自己到底為了誰,為了什麼,每天要過這種充滿謊言的日子?一晃眼過了20年,終於連自己的身體也被輻射侵蝕的破碎不堪。 

 

「核電廠出事時,誰要去救?」 

有一次,東京電力的福島核電廠內,有一名工人不慎割破額頭大量失血。因為情況危急,非馬上送醫不可。慌忙的電力公司職員立刻叫來救護車,卻忘記他剛從高污染區出來,全身上下都是放射能,連防護衣都沒脫。趕來急救的醫護人員也缺乏知識,不做任何清洗就把病人直接送往醫院。結果所有接觸到他的醫生、護士都受到輻射污染,連救護車、病床等東西也不例外。整個村落差點陷入大恐慌。 

大家看到重傷病患時會下意識地去搶救,無色無臭無味的放射能容易被人忽略。光是一個人就搞的天翻地覆了。如果核電廠發生大事故,大批居民遭到輻射污染時,誰要去救他們?這絕不是別人家的事,而是全國國民必須共同思考的問題。

 

「令人震驚的美濱核電廠事故」 
核電事故往往被有意無意的忽略。大家都知道三浬島跟車諾比事件,卻不知道日本一直持續發生重大核安事故。其中我印象最深刻的,是1991年發生在關西電力美濱核電廠的細管破碎事故。原子爐中含有放射性的冷卻水,因為細小的配管破碎而外洩到海裡,只差0.7秒,失去冷卻的原子爐就要像車諾比一樣暴衝了。幸好值班的是個老經驗的職員,他當機立斷,手動開啟ECCS(緊急爐心冷卻裝置),避免了一場大慘劇。要知道,ECCS是核電廠的最後一道防線。使用ECCS系統阻擋下來的美濱核電廠事故,可說是一台載著日本一億人口的大巴士,在高速公路以一百公里以上的速度狂奔,踩煞車也不靈,拉手煞車也擋不住,最後撞上懸崖才總算把車子停下來的一場大事故。我只能說日本人,喔不,是世界上的人們太幸運了。 

最後調查時才發現,原來是一組零件在事故發生時未能及時插入機組,導致原子爐在高溫攀升的情形下沒有自動停機。這是施工上的失誤。但卻從來沒有人發現,這座已運轉二十年以上的機組擁有這個致命缺失。這也代表
當初建設時根本沒按照原設計施工。太長的就切掉,太短的就硬拉,這些設計師意料不到的事情,卻在工程現場理所當然的發生,也導致核電事故層出不窮。 


「文殊試驗爐的大事故」 
使用全鈽的高速增殖試驗爐─文殊(Monjyu),在1995年發生液態鈉外洩火災的重大事故。(譯註:高速增殖爐使用鈽做為核燃料。鈽為核分裂時產生之放射性物質,不存在於自然界,具猛毒致癌性。其原子分裂時能產生巨大能量,故適用於製作核子彈。普通的核電廠已純水做冷卻液,但高速增殖爐卻必須使用危險性極高的液態鈉才能達到冷卻效果。文殊爐在該事故發生後停擺了約15年。雖於2010年成功重啟試運轉。卻在稍後發生原子爐內上方的巨大零件脫落,直擊爐心的事故。因為爐內已受高度輻射污染,取出該脫落零件可說是難上加難。爐心內部的損傷情形也無法掌握,該爐至今前途未卜。

這不是該爐第一次發生事故。其實從施工期開始,就一直事故頻傳。因為所長跟現場監工、裡面的師父都是我以前的手下,發生什麼事情都會找我商量。我雖然已經辭職了,卻又害怕核電出事會造成無法彌補的慘劇,結果在施工時期前後跑了六趟文殊爐。 

有一次他們打電話來說:「有一根配管無論如何就是裝不下去,可不可以請你來看看。」一去後發現該配管完全符合原設計尺寸,周圍的零件也都安裝的好好的,卻怎麼也裝不進去。後來想了一陣子才恍然大悟。文殊爐由日立、東芝、三菱、富士電機等廠商共同設計,而每家廠商的規格不同。打開設計圖後可以發現,日立的設計圖把0.5mm以下的單位無條件捨去,而東芝和三菱卻是無條件進入,雖說是小小的0.5mm,幾百個地方加起來卻會變成相當大的誤差。這就是為什麼明明照著圖面施工,卻怎麼也做不好的道理。最後沒辦法,只好叫他們全部重做。畢竟這座原子爐背負著日本國的威名,花點錢是必要的對吧? 

這座拼裝式的原子爐,會發生事故可說是理所當然。反倒是沒出事的話還比較不可思議。但是政府卻一再淡化事故的嚴重性。甚至把一些事故稱為「現象」。有一次發生事故,電力公司在縣議會報告時,又不改陋習地說:「關於這次的現象…」,我氣的在台下對著縣議員大喊:「什麼現象?這個叫事故!事故!」在這種政府的領導之下,也難怪國民對核電的危機感越來越低。 

「日本的鈽變成法國核武?」 

尚無能力做核燃料再處理的日本把用畢核燃料送到法國處理,提煉出具高度危險性的鈽。預計在文殊爐使用的鈽為1.4噸,而長崎核爆的那顆原子彈卻僅含鈽8公斤。請各位想想,文殊的鈽能做多少顆原子彈? 

大部分的日本人都不知道,
1995年,法國把這些來自日本的鈽挪用去南太平洋做核爆試驗。也有更多人不知道,再處理費用是法日兩國交易額的第二大項目。日本身為世界上唯一一個遭受核爆侵襲的國家,口口聲聲高喊反對核武,卻允許自國的核廢料變成核武,為大溪地的人民帶來輻射災難。

美、英、德各國都早已因安全考量及經濟問題,中止所有的高速增殖爐研究計畫。其中德國更是把已經建設好的原子爐改建成遊樂園,為當地帶來新氣象。世界各國都認為鈽不能拿來發電,卻只有日本仍堅持繼續開發文殊爐。 

為什麼日本要這麼固執?因為這個國家的政府缺乏中止一項錯誤政策的勇氣。就拿核能政策全體來說,日本在剛開始發展核電時就一直沒有前瞻性的計畫,到現在過了幾十年,連廢棄物要丟哪都還不知道。而年輕人也漸漸地不再願意學者核工技術,造成人材嚴重斷層。 

曾任原子力局長的島村武久,在退休後寫了一本名為「原子力講義」的書說:「日本政府的核能政策只不過是在自圓其說。
其實根本沒有電力不足的問題。不敢明言拒絕美國的日本一口氣蓋了太多核電廠,搞的自己手上屯積了一堆鈾跟鈽,不知該如何是好。世界各國都在懷疑日本是不是想搞核武。政府為了證明自己的清白,只有不得不蓋更多核電廠來消費這些燙手山芋。」這就是日本這個國家真正的面孔。 


「無法廢爐也無法拆除的核電廠」
 
日本國內有許多老舊的核電廠,政府卻不知道處理方式,只能任由它們繼續運轉下去。原來
充滿放射能的核電不是想關就能關,想拆就能拆。位於神奈川縣的武藏工業大學裡面有一座100瓦的原子試驗爐。因為老舊不堪,造成輻射外漏而被停用。結果計算出來的修理費用是20億日幣,廢爐則要花上60億日幣,超過大學一整年的預算。現在校方也只好把它放在那裡,等放射能衰退後才能著手整理了。 

普通的商業原子爐大都高達100萬瓦。真是令人莫可奈何。 
「『關閉』,監視、管理」 
為什麼原子爐無法輕易廢爐或拆除?因為核電機組內充滿大量的水蒸氣及冷卻水,如果停機後放著不管,水氣馬上會使機件生鏽,接著使金屬產生破洞,排放出放射能。核電廠只要插入核燃料棒運轉過一次,整座核電廠就會變成一個大型放射性物體。廢爐、拆除,談何容易?就算是放機器人進去作業,它也會馬上因為放射能而短路。

世界上有許多先進國家「關閉」國內核電廠。因為他們無法廢爐、拆除。只能「關閉」。所謂關閉核電廠,就是把發電機關掉,取出核燃料棒。但真正的重頭戲從這裡開始。 
為了不讓機組內部的機件生鏽,造成輻射外洩。就算不再發電,也必須把水導入系統,維持機械運轉。當水壓造成配管磨損,或者零件毀損時也必須補修,以免輻射外漏。這些作業必須持續到核電內部的放射能完全衰退為止。

 
電力公司真的會完善管理這些毫無經濟效益的廢核電廠嗎?他們從來不思考老舊核電廠的處理方式,只會一昧計畫增設新的核電廠。
我不得不說這個國家真是瘋狂。日本國內即將到達年限的核電機組有幾十座。會為這些核電的去向感到恐懼的,難道只有我嗎? 

「無去無從的放射性廢棄物」 

核電廠運轉後,每天都會不斷地產生放射性廢棄物。這其中有所謂的低階核廢料,名稱雖為低階,但其中也有待在核廢桶旁五小時就有生命危險的劇毒物質。一開始電力公司還把低階核廢料丟進海底。我在茨城縣東海核電廠上班時,那裡的業者就是把核廢料桶載上卡車,運到船上,最後丟進千葉外海。我常常想,這些鐵桶丟入海裡後應該不到一年就會鏽蝕。裡面的核廢料不知道變怎樣了?附近的魚不知道會變怎樣? 

現在,日本把低階核廢全部拿去青森縣的六所村核燃基地存放。

政府預計在那裡埋300萬桶核廢料,管理300年。但是誰能預料300年後這些鐵桶會變怎樣?300年後管理這些廢棄物的業者還存在嗎?

另外一種是高階核廢料,也就是用過的核燃料棒,經過再處理過程抽取出鈽之後剩餘的放射性廢棄物。這些高階核廢料(液態)必須與玻璃一起固化,並封閉在堅固的金屬容器裡。人類只要站在容器旁兩分鐘就會死亡。接著必須冷卻這些持續散發高熱的核廢料30至50年。 
等溫度降低後再把它埋入幾百公尺深的地底,

存放1萬年以上
也難怪世界各國都找不到高階核廢的最終存放場。 

至於核電廠本身,在停機後也將變為一龐大的放射性廢棄物。如果想把核電拆除,就等於將出現高達數萬噸的放射性廢材。

我們連一般的產業廢棄物都不知道要丟哪裡了,這些核廢料到底該怎麼辦? 

我在北海道演講時,曾提到核廢料必須管理50年,300年等等。那時有一個國中的小女生舉手發言:「你說什麼50年,300年這些話。結果做這些事的不是你們這些大人,全部都要我們,或是我們的孩子、孫子去做!我討厭這樣!」在場的大人,頓時啞口無言。

 
「身受輻射污染恐懼與歧視的居民」 
「核電廠不會造成任何輻射污染」。這個謊言已經重複了幾十年。而如今,越來越多的證據讓核電集團無法再說謊下去。 

核電廠的高聳排氣管,一天24個小時持續排出放射能氣體。周圍的居民每天都遭到輻射污染。 

我曾經收過一名23歲女性的來信。她說:「我離開鄉下去東京就職。後來遇到好對象,連婚都訂了。他卻忽然提說要分手。他說他很喜歡我,也很想跟我在一起。但是他的父母告訴他,我是在福井縣敦賀那邊長大,
那裡有很多核電廠,聽說住核電廠附近的人生小孩容易得白血病,他們怕自己的孫子也這樣,所以不准我們結婚。我到底是做了什麼壞事,要受到這樣對待呢?

請你想想,如果有一天,你自己的孩子跟核電廠附近的居民談戀愛,你能衷心地祝福他們嗎?核電廠衍生出來的歧視就在我們週遭。擔心核電發生事故是一回事,就算不出事,這種歧視也會隨時蔓延在人們的意識裡。所以我厭惡核電,核能破壞的不只是環境,它連人的心也一起粉碎。」 

最後我想說一件令我震驚許久的事情。這是我在北海道的泊核電廠附近的共和町演講時發生的事。今天講的話大家可以通通忘記,但請千萬記住接下來我要說的。 

那一天的演講是在晚上舉辦,會場來了約三百人。有為人父母的,也有學校老師,連國中、高中生也來了。演講結束後我請聽眾發問,這時,有一個國二的女生邊流淚邊把手舉了起來: 
「今天晚上聚集在這裡的大人們,全部都是裝著好人面孔的偽善者!我今天會來,就是要來看看你們這些大人到底長什麼嘴臉。特別是會來這種聚會的大人,你們平常最愛討論一些農藥問題、高爾夫球場問題、核電問題。說什麼一切都是為了孩子,說什麼你們努力在搞運動。 
我住在核電廠附近的共和町,24小時都受到輻射污染。我看過書上寫,
核電廠及英國的核燃料再處理工廠附近的小孩罹患白血病的機率很高。我是個女孩子,長大後想要結婚生小孩,你們說說,我以後生小孩沒問題嗎?」她邊哭邊說,在場的大人卻誰也答不出話。 

「你們都說核電廠很可怕,那為什麼要等到核電廠都蓋好運轉了才在這邊告訴我們這些事?為什麼當初施工時不去拼命把它擋下來?現在泊電廠的二號機都已經開始運轉了,你們這些大人到底在幹什麼?就算沒電可用,我也討厭核能發電!」

「我真的不知道你們今天在這裡辦活動有什麼意義?如果我是大人,自己有小孩的話,我一定拼上這條命也要去把核電廠擋下來。」 

「現在二號機也開始運轉了,我將遭到雙倍的輻射污染,但我不打算逃離自己的故鄉。」 

這時我問:「妳有跟媽媽或老師講過妳的煩惱嗎?」她說:「我媽媽跟老師今天都在現場,但我沒跟她們講過。
班上的女生都在談這個話題,我們都害怕自己將來結不了婚,生不了小孩。」 
這個問題,
絕不僅只發生在政府規定的核災應變範圍五公里、十公里內。離核電廠50公里、100公里遠的地方,有數不清的國高中生們都抱持著類似煩惱。希望各位能意識到這件事情。 

「有核電就無法安心生活」 
話說到這裡,各位應該對核電廠有了一個新的體認了是吧? 

車諾比事故已經是過去的事情。「想要維持都會生活機能,保障能源穩定,雖然有點危險,但我們需要核電廠。」尤其是住在大城市的人,更容易接受這種想法。 

但這種想法是
國家及電力公司砸下大筆預算,努力推行「核電是核能的和平利用」「我們嚴格控管核電,絕對不會出事情!」「海島型國家缺乏資源,核能有絕對的必要性」等等洗腦教育的結果。事情的真相,永遠被隱瞞在檯面下。 

在座的各位都知道,核電廠出事不得了。那是不是不出事就沒問題了呢?什麼是核能的和平利用?只要有像我這樣罹患癌症的核電工人存在;只要有遭到歧視的周邊居民存在,核電就永遠稱不上是和平利用。 

再請各位
想想那些需要看管上萬年的核廢料。管理核廢料也需要電力跟石油。到時能源的總使用量絕對超出核電所產生的能量。而且負責管理這些東西的不是我們,而是往後世世代代的子孫。這到底算哪門子的和平利用? 

我想請求各位,每天一早起來,仔仔細細地端看自己的孩子或孫子的臉龐。再想想國家積極發展核電的政策到底有沒有問題?特別是位於地震帶的日本,不只核電廠事故,還必須提防大地震帶來的影響。再這樣下去,早晚會發生無可彌補的悲劇。

因此我堅決反對繼續蓋新的核電廠。而運轉中的核電廠,也必須確實地逐一關閉。 

只要有核電存在,真正的和平就不可能降臨於世界。請把美麗的地球留給孩子們吧! 

關於平井憲夫: 

1997 年1月逝世。設施配管1級技士,核電事故調查國民會議顧問,核電勞工救濟中心代表,北陸電力志賀核電廠停止訴訟原告特別輔佐人,東北電力女川核電停止訴訟原告特別輔佐人,福島二號核電廠三號機運轉停止訴訟原告證人。「核電勞工救濟中心代表」在他仙逝後,因後繼無人關閉。

++++++++++++++++++++++++++++++++++++++++++++++++++++++++++++

有人說這篇是危言聳聽的文章,可是有稍微讀過物理的人都知道核能發電的危險性,所以並沒有什麼好驚訝的。
只是作者真正想說的是希望政府在核電廠管理的方面能做好一點吧?
假如有留心和用分析的角度去看就會發現作者說的其實是以核能的危險性去控訴行業的醜陋的內幕。
根本世界上有很多行業都有類似的問題,只看當權者會不會去處理而已。
可是,我看完後,心裡竟然很感概。 

諾維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話說最近睇左個拍得唔錯既內地廣告,點知原來係抄人橋,但其實出黎個版本又好似更勝原著。
或者佢係帶出用聯想電腦可以令原本沉悶既上課變有趣吧~
呢個idea又真係唔錯。

原版:

內地版:

諾維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