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聽到「可憐的人必有可恨之處」,我覺得好刺耳,認為是一種落井下石,也不明白為什麼這麼多大人物私底下都將其他人看得比自己低等。

現在,做人越久、經歷越多,越明白除了自己和身邊的人外,真的不要太多管閒事。
人類亦不值得那麼喜愛,尤其是老是要人遷就和體諒的人。

因為「悲劇的發生必然是某個人做錯了事。」亞里士多德如是說。
一個人為什麼會弄得自己如此可憐呢?

這不是在怪責受害者。
而是在助人的過程中發現的事實,雖然我很想不相信這樣的結論。
根本很多時都是自取的麻煩。
特別是老人和新移民家庭,是最應該取消他們的社會福利和將安樂死合法化。
前者很多人都不想活、又沒有什麼世藝,常常看到很多老人都是非常的反社會人格和心理不平衡,不是因寂寞而受騙就是精神虐待/情緒勒索自己的家人。
以前我也對老人院這樣的存在感到很不道德,現在漸漸瞭解它存在的必要性。
至於後者,更多人恨得牙癢癢呢~
總之,兩者都為社會各種發展造成沈重的負擔。

若你說你也會老,很抱歉我並不是左膠,沒有大愛去寬待對自己有害的廢物。
加上,在自己年軾的時候就該好好做足養老的準備,而不是以道德枷鎖去捆綁各種福利給自己。
這是很無賴的行為。

所以,我都沒興趣幫人了。
以前總是很真心的去做義工、關心弱勢,現在看清楚很多事之後,開始質疑一直以來所認同的事,因此我沒法繼續了。

我都不知道該做什麼了。
放假除了賺錢、電影、書之外,到底還有什麼意義呢?

諾維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Jul 20 Thu 2017 03:34
  • 失眠

失眠又開始,寫《房思琪的初戀樂園》的心得寫了好幾天,希望可以在八月前出文吧~
太多太多想做的專題了,多方面大量的資料搜集加自己本身的學養還是感覺不能支撐想表達的訊息。實在不想變成像教會崇拜的流水帳。

明明已盡量把生活填滿,但偶爾還是會被過去的不快樂來襲。。。常常都想自殺,因為覺得這樣的自己好煩好討厭。曾經有段時間都在瘋狂求救,偏偏找了不該付託的人,真該死。
為什麼要這樣作賤自己呢?
這是我在哭的時候,他們問得我最多的問題。

所以都在努力把爛桃花砍斷。
有時我會懷疑是不是因為我不好,因此老是吸引一些有問題的人?
然後看到漂亮又溫暖的Sara也常被毒男傷害,加上老師常說的桃花要分類,我就沒那麼崩潰了。

我需要能互相尊重又溝通到的關係。
總是自說自話、以自己的FF來定義我、什麼都不說清楚又要求我有讀心術的人真的好可怕。

諾維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家母非常喜歡的一套電影。
自少我就懂得她非常喜歡劉德華、浪漫的愛情、大小姐、高學歷的人這些元素,因為她從來都未長大、只停留在十七歲那時的叛逆少女。
直到現在,我才明白「天若有情」這四個字的意義:「天若有情天亦老」。

電影和歌曲都很淒美,如同家母想要的亦一樣,總是希望自己是悲劇女主角。。。
她總是對自己的原生家庭很多怨言:抱怨不同的家人;到她建立自己的家庭卻把悲劇複製下去,將所有太婆、外婆對不起她的事全都要我承受一次。她覺得自己一點問題都沒有,雖然她知道那種不快的感覺。
因為那時她們也是這樣對她的。
其實解決我的方法有很多,為什麼身心環境都未準備好就要選擇生下我呢?
假如我的出現只是一場意外,那用意外結束又有什麼不對呢?
假若可以時光倒流,我並不會怪她。

因為我愛她。

而有多愛就有多恨。
她一個人努力地湊大我,而她從來都不是一個堅強的大女人,這些我都看在眼底、記在心裡。
但為了她的愛情而犧牲我,這是我恨她的地方。
理性上我瞭解她需要的東西是我永遠給不了的,然而情感上實在沒汰接受。
「為什麼明明是你的錯卻要我獨自承擔你的罪?」這是我自小五開始的心有不甘。
一個人的性格原型不負責任,即使生命中發生了什麼事也不會讓她學懂什麼是責任,只會苦了她身邊的人為她埋單。
她一個人的任性,害了五個人。
或者過程中她體會到自己在我們之間的重要性、終於得到了被重視的感覺而滿足吧--原來我可以令人這樣麻煩的!原來我可以這樣重要的!
不管誰跟她溝通,她只會哭、哭得聲撕力竭不願面對問題、不願意去想自己做了什麼事。
明明從小到大,她都不給我哭,還言之鐅鐅的呼喝我不可以哭、哭是懦弱的人的表現。

長大後,我卻被我的堅強弄得遍體鱗傷。
而她這樣教了我卻不用負任何責任,真好。

把女兒當作男孩子養真的好嗎?
除了比一般女性更瞭解男性外,實在找不到其他好處。
長大後的我要重新去學做回一個女人,真的有苦幾多自己知。
不過是她將自己心底想成為男人的渴望投射到我身上。
因為外公重男輕女,而她卻從不理解男孩繼後香燈對家族的意義、也沒有看見家中掌權的從來是女性。
萬般皆是命,半點不由人。
與其不斷去將生命的快樂與哀愁交給他人,為什麼不去尋找自己的所喜所悲?

或許自幼就看著她總是談著一場又一場學不乖的戀愛,所以一直都不對愛情抱有任何美好的印象、總覺得愛情令人會變蠢、變得只顧自己感受而忽略周遭的人和事。作為一隻重視團體、重視身處環境、認為世界大同的巨蟹座,實在無法認同如此任性的價值觀。

所以,我感受到《天若有情》當中的美麗和藝術高度,但無法投入其中。
有時都很討厭這樣理性的自己,明明成長經驗告訴我,很多時候,感性比理性更能解決問題。
她希望像JOJO那樣愛的不顧一切,但她忘了自己不是JOJO,也忘記了華DEE不會被她吸引。

活在當下很實在,但想清楚自己條件所及的範圍和想要的東西是什麼,再魯莽行事也不遲。

抱歉,全篇都和《天若有情》無關,但造齣戲和歌都很棒~

諾維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四議員被DQ,不意外。

甚至是麻目。

根本是必然的,尼采說「當一個好人遭受責難,之後其他好人都會一樣遭逢責難。」,因為你們沒有在第一個好人遭受責難的時候站出來,結果懲罰好人的事就變成了約定俗成的律法。

香港變成這樣,都是共孽。
其實敵人如何強大都不可怕,可怕的是你身邊的盟友都不支持你。
自佔中之後,本土派興起,然後大家就狗咬狗骨、互數不是,敵人變成了昔日的戰友。神奇的是努力做好地區工作爭取新的選票或搶建制的票的代議士竟成為了眾矢之的,更被誣諂因為票源相同、搶票。而事實上,支持者根本不是同一批人。我知道、我看到大家曾經的團結和努力,崇尚制度跟規矩玩的大家,最後竟然是被規矩給弄死了,這回坂一斧的力度沒有再驚醒任何人。只是給我們更確實的證據去明白舊日所相信的價值觀和理念是錯的。知錯是一件很難的事,但承認自己的錯誤更難。
我們很多人都在這個迴圈裡兜兜轉轉,意圖找一個棲身之所去放置自己的信念,但找來找去都找不到一個合適的地方,所以有些人崩潰了,變得充滿攻擊性,希望以攻擊理念相似但行動方向不同的人來掩蓋自己的不安。

最後我們當然四分五裂。

然後,就成了現在這樣。

諾維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收到一份超棒超實用的生日禮物,真的超開心。
努力記著待你好的人,別為沒有同理心又亂七八糟的人動氣吧~
這是我對今年的自己許下的承諾。

席間避免不了的都是同樣的問題,其實我沒有很在意。
因為我的系裡根本沒男生!!
去了很多不同系的PARTY是認識到很多人,我知道有很多人都很喜歡我,可是會對我好、愛的人一個都沒有呢~
總是硬塞一堆自以為是的感情讓我感到很不舒服,要是有個願意顧我感受的人出現,已經勝過很多人了~
所以,我是真的比較喜歡有同理心的叔叔。
至少,知道是「我們」而不只是「我」。
正常的男生即使很窮,大概都在25~30歲之間被封盤了,就剩下一堆騎呢怪,想想還真的讓人很絕望。

性格真的是一切,物質再豐富也不能取代互相依靠的小幸福。
有時我覺得或者當初去了CU,所有事就不一樣了吧?
至少,家境沒有相差太遠必然會比較容易。
有時我都覺得自己的存在很奇怪,為什麼可以站在這樣的圈子呢?

王姑娘家訪的時候就常常說我媽能有我這樣的女兒是「執到啦」,事實上自小就知道我和這個家就是格格不入。
為什麼有問題不是解決,而是放大自己的情緒讓事情變的更糟?
為什麼沒錢不是去工作,而是怨天尤人、怪責自己跟了個沒出息的男人?
直到做過第一份暑期工,我才深刻的明白「沒出息」這三個字來自最親的人的重量。。。。。。
為什麼後悔太早生孩子卻又不斷地生呢?

很多看在眼底、記於心底的現象,強烈的排斥感告訴我絕對不要跟她一樣,一個人成年後過的好不好都是自己決定和爭取回來的結果。
這世界從沒有欠了誰。

試後檢討大會,有兩科成績竟然成了全班最高,而且是自高中後第一次可以在考試中對了九成。
報多了英文班學寫ESSAY和結構果然沒有白費,與其抱怨這世界不給你什麼/限制了你什麼,不如好好的思考自己能做什麼、缺乏的地方又在什麼。
多一點自知之明,少一點自以為是,必然可以減少失誤的機會率。

雖然總有人以犯錯和令人不快為榮,但這種習非成是的生活風格絕不會是我的人生。
與人相處的過程令我明白,減輕別人的不便、多細心思考別人的處境和感受、少一點從自己的「以為」出發,自然受歡迎。
做事之前首先要識做人。

有成績之餘都期望自己可以成為一個工作上游刃有餘的人。

諾維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Jun 04 Sun 2017 02:10
  • 自愛

不知道是否神仍在聽我的悄悄禱告,感覺好像一些必然的事事以一個非絕對的模式來到我身邊。
想不到認識凱君也並不是偶然。

是她當日主動對我示好的、是她在失戀時陪著我的。
然後, 她竟然告訴了我一個不太光彩的秘密。
雖然, 以我認識的她其實不感到意外, 但我關注的是: 有必要把自己看得這樣低嗎?

有必要渴望愛渴望到一個失去自尊的地步嗎?

那是我媽的故事吧?

從整理的相本和出生證明文件中, 我整合了自己出生的故事。

那不是意外, 而是不小心。
是比意外更加不可以原諒的不小心。
然後, 我一直都在學著如何做事小心。
很多人生發生的事都是契機。

她跟外公外婆的關係不好、她怨恨著他們, 然後就反叛自己的家人了, 跟一個全家人都不喜歡的男人一起。
然後有了我, 就結婚了。
外公外婆、對方的家人都不贊成這頭婚事: 外公外婆知道他不會對我媽好; 對方的母親不喜歡我媽。
但大家還是喜歡著我這個孩子、願意幫我媽照顧我。
外婆跟我媽如出一徹般是個漂亮的蒸生瓜, 這個女人輸了麻雀就回來打我、把還沒洗的內褲從洗衣機上拿回來給我穿, 結果我得了陰道炎。
我媽那時打兩份工, 半夜回來用藥水幫我洗下體。

所以, 我自小都很尊敬媽媽。
但她卻天真的以為那個男人不喜歡女孩子, 又替他生了個男孩子。
那個男人的母親知道是男孩子就寶貝的不得了, 外公很憤怒, 罵她:「而家有賓周大哂?」
而那個小男孩被接回去, 和我分開照顧。
可笑的是, 媽媽的地位沒有因此提升, 還是早出晚歸的工作。
而那據說是我生父的男人, 從來沒有見過他。

我媽很傷心、一直都很傷心, 和家人的關係不好, 想重新建立一個家卻又因為眼光問題所託非人。
她將所有不滿和怨恨轉移到我和小男孩身上。
和後父一起後, 後父好像挺接受我們的, 常常帶我們去玩、買禮物給我。
我不需要父愛、也沒有興趣知道那是什麼, 但只要裝著很開心, 就不會再人打我/責備我, 因此我一直都在配合著。
其實就算有血緣關係也不見得一定愛惜自己的家人, 但他竟然願意肩負起這個不屬於他的「家庭」, 所以面對他的脾氣, 我都忍氣吞聲。
他在外面工作不開心, 回來就找小男孩發洩, 然後到小男孩犯事被帶走, 剩下我和他跟媽媽生的兩個弟妹後。
我成了被針對的對象, 弟弟一直在維護著我、常常叫我不要哭。
除了外公和姨媽姨丈都對我很好, 他就是對我好的另一個「家人」。

我媽似乎一直都停留在17歲, 她一直都放不下我的生父, 常常說我很像他, 但我看照片發現其實我最像外公, 特別是笑容。
有了新家庭後, 潛意識中她很想擺脫我。
不管後父如何百般的欺凌我, 她都只會叫我默不作聲、「唔好同佢嘈」, 她一直站在我的對面。
她其實不愛我。
從中學開始一直都沒有負擔過我上學的費用, 反倒是後父會問我怎麼沒有書上學。
然後引伸到他發現他給我媽的錢總是不翼而飛、不是用在這個「家」, 真相是怎樣也不重要了。

後父信仰共產主義、脾氣暴躁、嗜煙。
我媽一直又煙又酒, 自7歲起就沒看過她酒醒過。
小時候放學回家看到她醉倒在自己的嘔吐物中常常很害怕她會不會就這樣死去, 現在才發現她沒死去才是我和弟弟的悲劇。
後父待她其實很好, 把所賺的錢全都給了她。
每次她任性、發酒瘋的時候都很有耐性的看顧她。
她說過她會揀這個男人是因為他保護到她, 因為他夠惡、所有親戚都很怕他, 可以在外公外婆面前保護到她。
那時候年紀很小, 但我知道這句說話有不妥的地方, 而一個人的思想影響他的說話和行為。
根本, 她在把保護自己和自愛的責任外判。
結果, 在她身邊的每個人都很痛苦。

一個都不知道自己想要什麼、渴望什麼、需要什麼、自己是什麼的人卻在瘋了的要別人來全盤接受她的歇斯底里。
我一點都不認為她可憐。
只記得我很討厭煙味, 對我來說像毒氣, 她要我一邊做功課, 而她則在對面一邊對著我吸煙。
然後因為喉嚨敏感而發炎, 淋巴核腫大, 到最後變成免疫系統問題。
我終於知道她想我死。

總之, 我是要離開的人。
她一直都很喜歡貶低我, 總之我做任何事都是垃圾、沒有用的。
我是愚蠢、數學不好(我數學只是從來沒有拿過90分以上)、「只懂學人講野」(語文成績好)、醜樣、沒身材、沒人喜歡的廢物。
無論我做什麼, 她都不喜歡, 我永遠是錯的。

所以, 漸漸的明白她一點也不愛我。
為了大家都好, 我決定離開了。

可笑的是, 她眼中最沒用的廢物, 卻是她所有兒女裡成就最高, 因此她一直來問我借錢。

故事大約到這裡, 我和她的關係很早就結束了。
我的故事並不罕見, 社工說罕見的是我的清醒、冷靜和自愛。
據統計, 以我的家境條件, 絕對可以學到好壞。
但從小, 我就有一種意志要離開垃圾堆。
一直自覺著不是垃圾, 我和他們根本不是同一級數的人, 所以我一定可以到達另一個地方。

我覺得自己該是個有教養、學樂器、愛看書、憑努力上游的專業人士。
鄧不利多說過"It matters not what someone is born, but what they grow to be. "
在污穢不堪的地方嗑了藥和不同的人鬼混絕對不是我的人生。

諾維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每次聽到《変わらないもの》(奧華子), 心總會泛起陣陣漣漪, 現在距離那時, 也十年了吧?
幸好, 最後說了出來。

那次挫折好大、好痛, 好想找緊著什麼求救。
果然, 只要最後沒死, 其實什麼都沒有大不了。

不管身邊有多少人幫你, 最後能救你的就只有你自己。

那次, 我哭到天亮。
然後, 我沒死, 告訴自己要好好的活下去。

回到正軌, 再重新認識自己。
你若不愛惜自己, 也沒有人會珍惜你。

執屋順手整理一下日記, 免不了會重看一次。
「變幻才是永恆」, 快要變成中女的我終於明白了, 沒有什麼永遠不永遠的、沒有什麼是過不去的。
「誰都只得那雙手靠擁抱亦難任你擁有。」

屋企既野對我既影響已經越黎越細, 我都唔稀罕喇。
但仍會剖析整個故事, 因為總想為自己辯護, 太多太多的屈打成招、太多太多的非事實。

諾維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原交載於輔仁,喜歡的話去LIKE一個:D
http://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7/03/20/155277/

「一個寒冷的夜晚, 一個又冷又餓的老婆婆走到城堡, 希望用她的一朵玫瑰花可以換取一宿。然而不子不屑她的玫瑰, 殘忍地把她趕走……
老婆婆原來懂得魔法, 她把王子變成跟他自己內心一樣醜陋的野獸, 再將成個城堡下咒, 以玫瑰花花瓣的全落下作期限, 假如在所有花瓣落下之前, 王子還學不憧愛人和找不到人愛他, 就永遠不能變回人……

王子本身的性格既暴躁又自私, 完全不懂得與人相處, 城堡內的人都習慣遷就他, 使他隨著成長變本加厲。

就如他變成的野獸一樣, 沒有人會喜歡他。

一直到貝兒的出現, 這個飽讀詩、有點倔強, 與傳統嬌弱柔順的女性不一樣的女子, 是世上第一個會駁斥野獸不合理地方的人。
本來互相看對方不順眼的二人, 改變的契機就在野獸跑去了救被狼群圍困的貝兒。

在日常的相處, 野獸漸漸學懂風度與溫柔, 不再隨便發脾氣、呼喝人。

兩個人在一起, 其實會互相影響、改變, 一段好的關係更會令你成長。很多人都執著「改變了的我就是不我」, 而繼續努力因自我感覺良好去做令對方不快、傷心的事, 還覺得這是「你跟我一起就要承受」, 必然要對方容忍的事。以無限放大的自我去合理化自己不顧人感受的行為。努力做著令對方反感的事, 當對方終有一天受不了選擇離開的時候, 卻在扮奇怪問為什麼。

其實, 每一個離開的人都有一個理由, 而每一個段放棄的關係都有原因, 只是當事人願不願意去面對。你願意面對, 並改進自己、學習如何當一個好伴侶, 下一段感情就會有進步, 至少在擇偶方面。

 

為了貝兒而改變自己的壞脾氣, 開始關心貝兒過得快樂或委屈。這在關係中非常重要: 你是否關心對方的感受。很多時情侶之間的爭執就是這樣來的, 我想你在乎我的感受而不是幫我判斷我的對錯。不論男女, 我們需要愛情的原因, 無非是在延續原生家庭的愛, 每個人都需要被關心, 一份恆久的關心。所以我們都需要學習如何和自己選擇的人相處。關係是雙向的, 你以同理心、關懷、同行、體貼、細心和對方相處, 對方必然感受到, 如果對你的好意不以為然, 那就算了。每個人都有缺點、很少人的童年成長是完整又快樂的, 所以一定各有不同的心理缺口,很多時就是我們身邊最親的人在承受著我們這些「缺憾」。但如果你知道這會傷害對方, 就會願意去正視造成這些心理缺口的原因, 並和對方一起去面對及減低這些問題對關係的影響, 而不是一味的放大負面情緒要對方包容。記著, 我們選擇在一起是因為喜歡對方、想和對方一起生活, 而不是找個人一起一直互相看不順眼。


關係裡除了接受對方的好, 也講求付出, 雙方面的你來我往。
野獸留意到貝兒喜歡看書, 就把城堡整座圖書館都送給她, 這對一個喜歡閱讀的人來說, 是世上最好的禮物。

有人說因為野獸是個高富帥, 所以即使是野獸也有女性青睞, 而抹殺了野獸在貝兒身上細心的地方。對一個從小到大、衣食無缺, 要什麼都垂手可得的二世祖來說, 得到貝兒的心是最大的難題吧?

貝兒不會要錢, 因為她是個精神型的女生。

野獸在認識她時也不帥, 脾氣和修養還很差。

所以就唯有對症下藥, 靠體貼的行動取勝。

有一幕是新加的, 野獸用女巫留下的魔法地圖書帶貝兒去她最想去的地方, 陪貝兒一起去尋求她最想知的真相。

是黑死病帶走了貝兒的媽媽。

野獸並沒有說些什麼道理要貝兒節哀順變或是「不要不開心」, 就只是默默的陪著她。

 

到貝兒因為想念父親, 而放走貝兒, 沒有強行的留下她。

Let her go.」這回事真是不容易下的決定, 不只是失去一個重要的人, 而是咀咒也破除不到, 之後要自己一個面對終生得以野獸的樣子活下去……但他仍是以貝兒的希望為依歸去決定。

所以他是學懂了如何去愛一個人了。

 

最後, 他也想不到貝兒會回來、沒有想過可以再見她。

咀咒解除了。

 

女巫不一定是邪惡的一方, 而是正義的一員, 她用咀咒教了王子學懂愛。

 

而加斯頓是個退役軍人, 村中女性都很想嫁給他, 身家應該都不差, 但貝兒看不上他, 很直接的以我們一起根本不會為對方快樂為由拒絕。因為加斯頓就是一個不會尊重人、野蠻、目中無人、個性卑鄙的自大狂, 作為一個需要尊重的女性根本不能和這種男人相處吧?

諾維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原文: http://www.cheers.com.tw/blog/blogTopic.action?id=631&nid=6295&utm_source=facebook_cheers&utm_medium=social&utm_campaign=yleader

作者:Ella 2016.04.06

小惠在大學的時候打扮隨性邋遢,常被同學小蘭當眾嘲笑,自信心大減,變得自閉,對人生感到失望。

後來經過幾年研究,她學會了許多化妝和打扮技巧,也當上明星化妝師。有一天小惠忽然接到小蘭的電話,說她想當明星,希望小惠幫她介紹門路。小惠簡直不敢相信有人這樣厚臉皮,斷然拒絕。小蘭卻說:「我也算有功,你應該感謝我,要不是我,你會有今天的成功嗎?」小惠忽然感到有壓力,小蘭說的也不是沒道理。

--路人甲經歷

感激是一種自然而然產生的感覺,不能、也不該強迫。但由於我們活在一個提倡寬容和感恩的世界裡,有時會感覺被迫產生「不合邏輯的感激」。

一般我們會對什麼樣的人感恩呢?

那人心懷好意,目的甚合我心,事情也有好的結果。例如母親知道孩子今天午餐時間之前是體育課,所以特地包了比平時豐盛的便當。孩子上完體育課肚子確實餓極,看到午餐內容,當然開心,心裡也對母親充滿感恩。

而有另一種情況,是某人心懷惡意,目的另人不快,也真的把人害慘了。你只是幸運地從中得到某些東西。就如小惠的經歷。小蘭固然欺負她多年,但小惠確實從小蘭的惡意行為中獲益了,那麼……是否真的該感謝她?

無需困惑。這種情況下,對方不是善意的,你本來很可能會被他害慘,今天有所收穫,是出乎他的出發點和計劃的,還是來自你自己的努力,這兩者不能混為一談。你是因「他給的禍」,而得「與他無關的福」。

別被他們的花言巧語騙了,不必強迫自己感激。

世上卻偏有一種人,明明是害人不成,臉上卻長著厚得神奇的臉皮,可以偏把事情引導到對他有利的方向,強迫你感激他。這對於總在努力原諒他人的你而言,就是會有那麽一點說服力。

我們必須認清,今天的收穫是歪打正著,與他無關。更何況,光是他「帶著惡意」這一點就是不對的。然而已經因對方的「花言巧語」而動搖的你卻會不小心忘了這一點。

另外有些人可能是好意,但採取的卻是一種不顧你意願的強硬方式——有些人總喜歡把「為你好」當作萬能通行證,不尊重他人的意願和立場一意孤行。即便最終有好的結果,你還是會感到不滿——因為你沒有受到尊重。

沒有尊重的愛,往往帶來傷害。

沒有人可以完全明白另一個人的想法和感受,無論一個人對於自己的判斷多自信,他仍可能有錯誤判斷。而當事情真的有不好的結果,他也無法替當事人分擔痛苦。再說,光是不尊重你這一點,就是不對的。

我們活在一個鼓勵我們寬容的世界裡。因此有時明明已經遍體鱗傷,卻承擔著某種壓力,覺得自己怎麼說也從中得到了好處,這樣的憤怒似乎是種罪過,我們似乎應該原諒,甚至感激。

就如那句常聽到的話:「感激傷害你的人」。但我想,這句話真正的意思是:

感激命運讓你透過遇見傷害你的人而獲得成長,感激被傷害這個事件對你的幫助。

大度地感激生命中的一切傷害、痛苦、災難,是基於一種大智慧,一種對生命抽象的熱愛,不是針對那個惡意傷害你的特定的人。

你曾經沒有信心保護自己,如今跨越了那種脆弱,何必再給他機會操縱你?再分享一個故事:

性格怕生的琳琳猶豫著要不要出國留學,好友楚楚在身邊鼓勵她。最後琳琳雖出國留學了,最初一年卻跳脫不出害羞的殼,幾乎只待在自己的房間裏,但經過努力慢慢學會如何與人溝通,最終學成歸國得到一份很好的工作。

這時楚楚卻說:「要不是我當初鼓勵你,你會有今天嗎?」——是不是很有趣呢?她一句話就否定了琳琳人生中所有與楚楚無關的努力。

就如張愛玲所說:「人總誇張自己演的角色的重要性。」

該說不的時候,就說不。

愛自己,才能好好愛別人。生命很美好,世上與你有緣的人很多,不如多花時間去和有緣人共度美好時光。

諾維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標題好長, 因為沒腦汁了。

是冰子問起一個共同老朋友結婚了, 他有沒有請我。
其實很早, 這位老朋友就說過未必有位, 所以未必會請太多學會的人。

但原來這句說話是對我說「對不起啦, 其實有太多重要的人要請, 所以不請你了。」
其實我不介意的, 因為事實上我和他的經歷始終不及他們。

所以, 我一直都明白朋友是有分等級的。
正如我那屆有人結婚也沒有請中間那屆和他們的一屆的人, 這其實很正常。
可是, 冰子這麼一說反而讓我有點受傷。
或者他一直都覺得把我們拉近了、成為好朋友了, 就會這樣子。

事實上, 人長大了、環境不同了就會各自有新的隊友。

冰子是念舊的, 他想我們每一個都相親相愛, 他希望我們可以FORM一個FAMILY。
而事實上我們的確是守望相助的, 只是不像以前那麼親了。

我常說真正把冰子當朋友的, 是美麗的她、能幹的他、大偉子、肥肥, 還有文姐。
這些人不會隨著時間或遠近就把你忘記。

所以啦, 我知道冰子有些懷疑和失望。

或者是我一早就放棄再在這個圈子建立什麼了。
要不是龍龍提醒我, 也許我還在為自己原來沒有的地位傷心。
其實是因為種子的落下、一起建立的回憶實在不夠支撐我們關係的親密度。
現在抽離了, 才知道自己付出實在不夠我, 一直都是大家在關心著我。

從前的我, 真的很爛。
是個大爛人, 但那時他們依然不離不棄的待我好。
 

每一種相遇都是有意義的, 但不是每一個相遇都會有未來。
而我從來不會高估自己在別人心中的地位。

諾維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