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快到我的生日了。

什麼也沒有。

也預計到是這樣的了。

 

誰知道,一個不太社會化的朋友卻記得呢,還願意和我到調景嶺吃飯。

是有點事要做,她也約得太突然了。

但她明明是那種什麼也要事先BOOKING的人,絕對不喜歡即興的,假如你即興約她會遭到很冷漠的拒絕。

結果還是一個雙重標準的女人。

 

我先到了調景嶺,因為真的是有事做,而且時間很緊迫,坦白說她這樣做實在是成為了我的困擾。

但我還是要照顧她吧,她迷路了,就指導她如何走過來找我。

工作人員看著我教了她足足二十分鐘,真有點尷尬。

但她從來就是那種不顧場合做事的人。

 

她說買了芝士蛋糕想給我一個,是十二元兩個特價的那種,她一個我一個。

之後當然是要決定走那,問她要不要一起去吃個晚飯、要去那類型的地方逛逛也說沒所謂。

真有種他媽的感覺。

只有在這種時候才像個麻煩的女人。

 

走在路上,本來氣氛是很好的。

但她卻告訴我,原來她有另一個朋友和我是同一天生日,明天和她去慶祝(那我呢?)

蛋糕是因為剛好想起才買的(原來我是這麼的不重要嗎?只有剛好才會想起我。)

 

很想立刻跑回家。

 

但還是硬著頭皮的去了吃飯。

媽的,都筑透你何時變得可以這樣掩著真實的自己做人?

 

左走右走,挑了一間充滿回憶的餐廳。

對丫~想起他。

不要玩男主角競猜遊戲。

坐下來點餐,她計算著。

我只挑喜歡的,難得最後一晚21歲了,吃好一點也應該吧?

選完再計數,她卻爆出一句:「會不會太貴?你不是說一天只可以用五十元嗎?」

我立刻呆住了。

天呀~為什麼世上可以有這樣懂掃興的人?

又問餐廳裡的東西份量如何......

然後說:「我驚你唔夠丫!」

媽的,我比你還瘦呀,是你貪心自己不夠吧?

 

突然我在想其實一開始回家就算會不會好點?

這頓飯,背脊骨落。

 

一人一份焗野,再加一個PIZZA。

說好分著來吃,我也把意粉勺進一個小碟,她卻老實不客氣的把整盒飯拿到自己的面前再鯨X。

完全是無奈加三級。

她到底懂不懂和別人吃飯的丫!!

 

帶著超噁心的感覺回家。

其實從1月1日那次的電影後,我永遠也不再想和她約出街了。

 

不顧人感受:說了看夜場會比較方便大家,但她企硬,結果我完了一晚通頂要再趕過去陪她看電影,原因是她貪平。又說什麼,看完後會有很多東西在腦子裡LOOP,但其實她根本什麼也沒看到吧?問她看了什麼,根本完全表達不到。

 

嗯,到了最後,我想大家也明白,她是一個我很討厭卻又不想搞差關係的朋友。

最好的辦法,是遠離。

創作者介紹

Rabbit Ciel

諾維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