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若只如初見」,在那之後,心裡老是浮現起這句說話。

想悄然的落淚,卻欲哭無淚。

 

每個星期日下班,都會去街市買齊接下來一星期要用的東西、糧食。

然後大包、小包的回家。

舖頭的姨姨常覺得奇怪,為什麼總是只有我一個人獨自來買菜呢?

我想笑說幫家裡的CEO買的,只有自己才知道我只有自己一個家人。

我也好想有人等著我回家吃飯,可是我就是沒有這個福份......

已經習慣了一個人生活,身邊有一、兩個明白我的朋友就夠了。

所以根本沒什麼大不了。

那些大驚小怪的又幫不了我,因此請閉嘴。

老是說「有什麼都可以找我」的人永遠都是在你最需要的時候說沒空。

因此,真的被訓練得習慣了什麼也自己一個人去面對。

 

偶爾的撞回了以前在家舍的家長──莉姨。

和她的丈夫在一起,原來她們現在住元朗呢。

不知道孰真孰假,她表現得相當高興,於是我也交一點戲吧......

那時,那種虛假的生活。

可說是一點也不懷念,不喜歡那裡、也不喜歡她們。

 

憶起了那段日子的種種呢......

有著很多很多的初見。

 

看似有一大堆人在自己身邊,看清一點,一個都不熟。

完全沒法開口說心底裡的煩惱和感受。

 

到最後還不是自己一個承受?

所以我討厭有人裝熟,你知道我幾多野呢?

創作者介紹

Rabbit Ciel

諾維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