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工經過麵包舖,想起還沒食lunch,挑了平時吃慣的腸仔包。店員說現在買包加—蚊有蛋撻,基於很久都沒吃了,就加—個。
離開時,門口一個小朋友在向母親扭計:
「媽媽,我真係肚餓呀!」
「衰仔,—日食成五餐,你阿爸走左佬,得我—個養你咋!食食食食…成日掛住食,屋企邊有咁多錢俾你食呀!!」
「我夜晚又冇唔食飯,咁真係肚餓架嘛…」
媽媽穿著真會記的制服,小男孩穿著校服,似乎是媽媽先接孩子放學回家再回去工作崗位。
他們擋著門囗吵了很久,突然我在想:反正我有腸仔包,就把蛋撻給他吧~
「你好呀,我買多左個蛋撻,食唔哂,俾你丫~」
「…」
「唔係咁好既,呢個衰仔真係太大食…」

「唔緊要啦,小朋友發育期。」
小朋友看著蛋撻有點靦典,我把手伸出來
「給你吧~」
「衰仔,仲唔快啲多謝人!!」
「多謝姐姐…」
「唔使多謝,你乖乖地讀書唔好激媽咪,大個就可以買自己鍾意既野食架喇~」

下午我還在抱怨沒lunch吃,還常覺得午餐過了四十蚊很委屈…
原來這年代還有人扣除生活開支去吃一個蛋撻也不能。
梁振英,你若有時間去推—些討好市民的政策,不如認真—點去瞭解香港貧困的—群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Rabbit Ciel

諾維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