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 http://www.am730.com.hk/article.php?article=120788

還記得,那些年,上中學的日子,同學朋友們在課外大多的時間裡,不是在球場上你追我逐,便是在情場上你來我往。那時候,我們沒有互聯網,有CALL機已經好前衛;我們不知道甚麼是LV,JORDAN系列的籃球鞋才是最潮;我們看不懂陳果的《香港製造》,不關心九七回歸,不知道甚麼金融風暴,心裡只會記掛著某天下午會不會在自修室裡遇見那個他或她。對於尋常少年來說,九十年代的中學生活是單調但富足,是懵懂也是純樸的爛漫。那時,我們都相信只要一日有書讀,一日都不用理會現實社會的複雜性。而事實上,當時的社會還不算太複雜(只是走向複雜的開始),縱使我們沒有民主,但仍沒有地產霸權,仍沒有中港矛盾,仍沒有自我審查,沒有領匯,沒有劏房,沒有雙非;大家沒有那麼多怨氣,沒有那麼多遊行,沒有那麼多投訴;貧富也未很懸殊,而可以「上位」的機會還有很多;很多人都仍然相信著香港五十年不變是一個承諾,而不是一個陰謀。那時,不單只在成年和未成年人之間,有著很清楚的分水嶺,所有是非黑白也很容易講清理清。

Text by Nico Tang  Photo by Daniel Ho (Interview)、Scholarism  (圖文節錄自《號外》9月號)

可是,十五年後的今天,一切都變了。而且社會變化之快,價值重塑之多,實在遠遠超過大家的想像。活在今天,即使是和我一起成長的同代人,抑或是比我們活得更久的上一代人,都因為有著各自的生活包袱,而變得很難再為某些社會現象下一個明確的是非判斷:高昂的樓價是推動香港經濟發展欣欣向榮的象徵,還是官商勾結的愛情結晶?記者因為大聲提問而被警察帶走是個別事件,還是警權過大可以任意踐踏言論自由?政府官員僭建醜聞不絕被揭發是一時大意不代表辦事能力有問題,還是誠信破產人格有缺失?議員在議會上進行拉布是浪費公帑,還是為了阻止惡法訂立而作出的手段?遊行示威是擾亂和諧的暴力,還是和平理性的抗爭?甚至連六四需不需要悼念,蛇齋餅粽 宴是否有違政治道德,加大碼的胡椒噴霧對人體會不會構成傷害等等,這些很基本很簡單清楚的是非問題,在今天的社會裡,都可以存在兩種以上的對立聲音。然後,因為國民教育霸王硬上弓在即,連中學少年都要拿起BANNER走上街頭。

是甚麼原因導致今天的社會變得曖昧不明?作為成年人的我,不敢肯定,我只知道在剛過去的這個夏天裡,應該是香港回歸以來發生最多遊行的一個暑假。而在眾多請願團體裡,尤以由中學生組成的學民思潮最引人注目。每次在媒體上見到召集人黃之鋒,他的每一言每一語都是如此的鏗鏘有力擲地有聲,聽他比辯論比賽更加厲害的詞鋒侃侃而談學民思潮的理念及意見,確實令到我們成年人感到慚愧。慚愧的原因不是因為他字字珠璣令人茅塞頓開,而是實在想不到究竟這是一個怎樣的社會怎樣的香港怎樣的一個政治環境,竟然要逼使到本來應該在課室在球場在自修室裡,本來應該純真簡單,應該被我們保護被我們疼惜的這一班少年人變得這麼老成這麼複雜這麼厲害,並要他們花光所有課餘的空閒時間,在烈日當空下為著自己的將來聲嘶力竭地叫喊?少年人的將來,不是應該由我們成年人來負責的嗎?如果你認為政治是骯髒不堪的話,那麼今日這些少年十五二十時的同學仔,在本是陽光燦爛的日子裡便要弄得渾身污穢,請自問我們這班八十後七十後六十後究竟在搞甚麼?還要不問不聞潔身

自愛到甚麼時候?

這次訪問雖然早在7月完成,但奈何到了9月才能出街。相信大家在這幾月裡,早已經在各大媒體上得悉了很多關於學民思潮的理念,所以在這裡我也不想再多講無謂,只希望能夠透過文字將他們少年人的所思所想真實地呈現出來。如果你仍然相信從前「國王的新衣」這個故事裡的小朋友是最誠實,可以大無畏地指出真相,那麼請你花點時間看一看這些少年還有甚麼要說。並好好反省一下,這些年來,究竟自己做錯了甚麼,或是沒有做些甚麼,還有害怕了甚麼,不敢面對的又是甚麼,然後細心想想,會願意支持他們以罷課來對抗洗腦教育嗎?

學民思潮是怎樣煉成的

去年5月成立的學民思潮,創辦人是15歲的黃之鋒及他的同校師兄17歲的林朗彥。他們的理念由頭到尾只有一個,就是要求政府撤回德育及國民教育科。因為該科的教學手冊是由政府出錢叫中共黨員編寫,學民思潮認為這行為不單只會「洗學生腦」,更可能有違一國兩制,變相被中央政府干涉香港教育事務問題。黃之鋒說:「咁擺到明就係西環治港。」於是自去年開始便策動多次集會遊行,讓社會各界關注國民教育科一旦真的落實推行,將會帶來的各種嚴重後果。經過短短一年的時間,學民思潮由最初只有20人的組織,變成今天擁有超過300位學生成員,能動員的人數已經比一些政黨更加多,並搜集了超過2萬個市民的簽名,要求撤回國民教育科。
在學民思潮成立之前,其實之鋒也像普通的中學生一樣,每天都是食飯打機瞓覺讀書,但由於出身自基督教家庭,父親十分投入教會事奉,經常會去探訪基層家庭。小學時代的黃之鋒便開始跟著父親一起見證這些弱勢社群的生活環境。他一直不解為甚麼基層的生活會是如斯困苦,而有些人的生活卻相當富足。為了解開這個疑惑,他開始找各種書籍來看,也在互聯網搜尋資料,慢慢便發現到,貧富懸殊這個問題的源頭就是制度出現問題。於是便開始熱衷於各類政治議題,每天都會上網看新聞讀社評,再轉發FACEBOOK發表簡評和參與討論。去年政府計劃推行「國民教育科」的時候,教協竟然毫無反應,於是他和林朗彥都覺得求人不如求己,在FACEBOOK上設立群組,後來便演變成今天的學民思潮。「我屋企人都算支持我。送給吳克儉的平反六四麵包都是媽咪幫我買的,但她不太想在電視上見到我,她會心痛的。」

獨立思考少年

比之鋒大兩年的朗彥也是基督徒,但性格跟之鋒幾近相反。之鋒是機關槍式的停不了口,朗彥則總是笑咪咪的慢條斯理。他跟之鋒都是學民思潮的創辦人,但去年辭去了召集人的身份,主要在幕後幫忙策劃及文宣的工作。就像之鋒是上陣殺敵的將軍,他便是在背後籌謀的軍師。林家的環境也跟黃家不同,朗彥的父親是警察,對於兒子參與社運一事自然不會贊成。「紀律部隊一定會撐自己人,他不會覺得自己的兄弟有錯,所以好難同佢拗,唯有盡量避開警權問題。最初他當然很反對,話我們是在搞事,但我一直堅持,有時會拿一些我們的文宣及照片給他看,希望他能慢慢接受及明白。現在他也沒有太多反對了,只是媽媽仍然很擔心我們的安全。」

吳啟智(16歲)是後來加入的成員,同樣是以負責後勤的文宣工作為主。YOUTUBE上一些學民思潮的短片都是由他導演的。對於他來說學民思潮就像是一個可以跟志同道合朋友一起創作的平台,包括各式文宣設計、旗幟、LOGO、新聞稿等。但在加入了學民思潮之後,他才慢慢了解自己想追求的目標是甚麼。「我希望將來能成為一個獨立製片人,也希望我們的理念可以影響到社會。」但啟智的父母卻很反對社運,甚至覺得關於政治的一切都是污穢的。「爸爸媽媽都不知道我是學民思潮的成員,在他們眼中,學生就要做好學生的本份,就是好好讀書。我覺得中國人特別接受不到不同的意見,為了不跟他們吵,我只好不讓他們知道。」

來自女校的周庭(15歲),樣子長得特別可愛,在不少媒體採訪學民思潮擺街站的照片中也會見到她的出現。跟一般女生一樣,本來周庭對政治都是很冷感的,學校的風氣也比較保守,不過還是遇到一些有心的老師。「上通識課的時候,其實老師也有跟我們談六四,會告訴我們他自己的立場,他令我明白了更多關於政治的知識。後來政府要推『國民教育』,我自己都覺得有問題,又知道有學民思潮這個組織便決定加入。」而周庭的父母也是不支持她參與社運,「他們不支持的原因有三個,第一怕我兼顧不到學業,第二怕我會有危險,第三是政治立場不同,他們雖然不喜歡中共,但卻支持民建聯。所以為了減少家裡的衝突,我都很少跟他們說太多自己的想法。我不期望有一日我可以說服到他們,現在我希望的是能夠透過學民思潮,影響到更多好似我以前一樣,對政治感到冷感的人,開始變得關心政治。」

由學生組織演化成壓力團體

之鋒話現階段的學民思潮,定位介乎於公民黨與社民連之間,以中間派為主,激進行動為工具。「但剛好與人民力量相反,他們是以激進行動為主,中間派為工具。」而且會繼續堅持以單一議題,即推翻「國民教育」為組織的主要核心題目。啟智說:「因為實在有太多的題材了,我們不想分散自己的力量,所以還是先集中焦點在『國民教育』。」說到往後的發展,這些年輕人原來也一早計劃好路線。之鋒說:「學民思潮會慢慢發展成為一個壓力團體,透過我們九十後、中學生、社會公民的身份,針對『西環治港』進行輿論式的施壓。從而逐漸擴大公民社會的層面,令到個圈子愈來愈大。但我們並不打算政黨化,我們都未成年,點入黨呢?我們只希望可以帶多一些沒經驗的人出來,而不是在小圈子裡發展出另一個山頭。」

朗彥補充道:「公民抗命,現階段我們是玩唔起的,但地區工作仍然是不能避免的。我們始終相信只有民間參與才會有所改變,社會才會轉化。幸好全港十八區都有中學生,你見前陣子我們可以同時在各區追問落區的CY班子就知,要擺街站一點也不難。我們希望可以引導大眾了解在香港出現的各種問題,歸根究柢都是政制的問題。」透過各樣的地區工作,啟智和周庭都有不同的體驗。啟智說:「我記得擺街站時,有些四、五十歲的大人會走過來捐錢給我們,並跟我們說很認同我們的做法,所以我覺得更加要企出來。而且可以令更多香港人知道城市除了發展之外,其實還有很多可能性。」周庭說:「七一遊行時,我在維園感受到的是青春的美麗,覺得非常浪漫。我也認為做地區工作是應該的,因為可以更直接地將我們個MESSAGE表達出來,就是希望香港可以建立起一個真正的民主選舉制度。」

給大人們的說話

一面聽他們你一言我一語地發表政見,一面想如果不知道他們的年紀不知道他們的長相,大概會以為這班人起碼三、四十歲,甚至比起一般成年人的了解透徹得多。我問他們有甚麼說話要跟我們這些所謂的大人說,啟智說:「我們都已經中四、中五、中六,『國民教育科』現階段只是先在小學推行,對我們沒有直接的影響。我們企出來,其中是為了下一代發聲。可是有些大人卻不會為他們的子女著想,這令我感到很生氣。」周庭說:「我認識很多大人都是商人,做大生意的。他們日日賺很多錢,卻不會留意社會,一切都以錢來衡量。小孩子在這樣的價值觀,這樣的教育下長大,可以想像十年後的香港仍然都是只顧利益。」

朗彥則想回應一下大眾對遊行宣威的看法:「我想講一下警權的問題。我覺得在真正的暴力面前,溫柔只有用暴力的形式來展現。但甚麼是真正的暴力呢?是不是只有你見到的,那些衝擊警察、在議會上擲蕉才叫暴力?有沒有想過現存的制度其實也是一種暴力?香港人其實很懶思考,只以為畫面上的暴力才是暴力,真正的更大的暴力是甚麼,香港人不會去想,也不會明白。大家都習慣被物質被生活蒙蔽著。

之鋒則認為日常生活的一切其實都與政治有關:「其實香港人的生活都差不多,所有的商場都差不多,放假去哪裡玩也是差不多,所以發水樓的窗台都繼續差不多,功能組別也繼續存在。香港人很喜歡投訴,但多數都不會去罵政府,就算會罵的,也不知在罵甚麼,或者罵完就算,自HIGH是沒用的。而且大家都很喜歡見高拜見低踩,不會關心基層的生活,甚至以為社會福利都是用來養懶人。很雙重標準,以前就話年輕人不關心政治,現在我們企出來了,又說我們太激進。

「其實是因為香港人對所有創新或者突破的事,都不太習慣,也不太支持,整個文化都不喜歡有太進取的人出現。」朗彥繼續說:「其實甚麼獅子山精神,甚麼中環價值,我都接受,但香港真正的核心價值,應該是言論自由及思想自由。如果『國民教育』一旦落實,那麼即使未來有普選,但最後選出來的人都仍然會是現在的那些人。」之鋒說:「所以這一刻,我希望那些大人、那些政黨不要再讓步了,現在連我們中學生都願意站出來,如果你們再讓步,那不只我們輸了,連下一代都會輸了。」 (因版面篇幅所限,訪問全文請參閱《號外》9月號)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Rabbit Ciel

諾維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eventblog

  • 親愛的會員您好,感謝您對痞客邦的支持與用心地經營,
    現在我們有一項活動希望能夠邀請您一起響應,這是一個有關Air Jordan系列的活動:

    即日起,將Facebook封面照片換上看光光親手繪製的歷年鞋款圖,就有機會獲得Biothem 碧兒泉男性沐浴保濕旅行組!
    活動詳情請至:
    http://eventblog.pixnet.net/blog/post/58538908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

【 X 關閉 】

【痞客邦】大學生網路社群使用習慣調查

親愛的讀者,痞客邦希望能了解大學生的網路社群使用習慣,
填問卷即可抽獨家好禮喔!
(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