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冰子有個相似的地方:看似很多朋友,卻沒有一個人願意把自己放在第一位也沒有人瞭解自己。

可是,每當談到一些比較深入的事情時,其實不說還好。

 

冰子的性格極度固執,根本沒辦法去聆聽價值觀以外的事。

要命的是往往中了我重視的事、我的底線。

所以,對著這個朋友,只能共患難、分憂,卻永遠無法分享快樂的事。

這是我對這段友情最苦惱的地方。

縱使把問題拿出來正視,冰子只會重覆自己的觀點,根本聽不到我說的話以及不明白問題的本質。

他是聰明的,但自我防衛意識很強,不會給觸碰到傷口的東西敲他的門。

每個人的耐力都不同,他脆弱,但他是我的朋友。

 

從小到大,幾乎沒有人和我慶祝過生日,即使記得的人也不會理我。

十五歲以前,我還不覺得算什麼,因為這一天對我媽、我來說是一年裡最痛苦的日子。
可是,當我發現原來生日是要慶祝的......
突然發現,原本自己的出生是多麼的卑微、不值得慶祝;
原來,我沒有朋友的。

於是,我改變自己,希望自己能成為一個值得人去愛的人。

但是,隨著歲月,朋友的更替,還是沒有人幫我搞生日會呢......
很傷心、很失望。

 

什至,有一點的憤怒。
說真的,我很討厭冰子。
他喜歡扮偉大卻做得天一半地一半、畫虎不成反類犬。

創作者介紹

Rabbit Ciel

諾維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