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我真的沒什麼大不了,只是重新上路覺得有點吃力罷了。

實在感謝有關心我的人們,原來我仲有朋友。
很感動。

最後卻發現,原來我入了護校之後,唯一有保持聯絡的是冰子呢...
也只有會打給他。
放榜的時候也只有他陪我呢。

但他仍是不太明白我們的心情和感受...

沒有打招呼就算,還要走過來說這樣的話。
沒有位,是我們一開始就問了。
他的資訊一點也幫不上忙,還令我們很尷尬呢...

我不是不想認他是朋友,但他令我的同學很尷尬。
我們在那一刻情緒都很差,根本不想理任何我們之外的人。
走過什麼招呼也沒打,就自說自話,想我們怎樣回應你呢?

冰子就是這樣,常常做出令人不好意思的舉動,但每跟他說,他總是以自己蠢為藉口;跟他解釋,他永遠都不會聽,還要為自己令人不快的缺點找藉口。

你想跟冰子相處,很多時遇到的結果就是:你明知自己的心碎了,還要自己動手逐塊逐塊的收拾起來再親自黏回去。
所以這就是為什麼親近他的人最後都想離開的原因,因為真的不能長久相處下去,對著這樣的人會心力交瘁。

我都不知道遇到這個朋友是幸運是不幸。

創作者介紹

Rabbit Ciel

諾維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