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爭取普選和要求政治人物為自己行為負責的各種抗爭行動,已經成為國際新聞。在抗爭行動逐步升溫的同時,反對這些抗爭的抗爭也高潮迭起,唯一不變的是當權者依然故我。在當權者無意傾聽民意的困局下,「佔領中環」勢在必行。在近期的各種抗爭手段中,演藝學院畢業生的漠視行動和嶺南學生的沉默開學禮令我聯想起一個國際性和平網絡──Women In Black。

1988年,一群婦女反對以色列佔領西岸和加沙地帶,展開了這個和平行動,目前網絡遍及世界18個國家。Women In Black強調,她們並非一個組織,只是一種動員手段和行動公式,通過靜默佇立反對戰爭、以強暴作為戰爭工具,以及世界各地的種族清洗和侵犯人權。她們認為,沒有字詞足以表達戰爭和仇恨所帶來的悲劇,但當她們穿上代表哀傷的黑衣悼念所有戰爭的受害者,以及為人類、自然和生活本質所遭受的破壞默哀時,她們的沉默成為了可以看到的態度。為了持守她們的和平信念,各支部都但定期在選定地點沉默行動。美國的大部分Women In Black支部都是在911事件後成立,如果你在紐約,逢星期三傍晚都可以在第五大道的公共圖書館前,看到一群黑衣婦女「為公義、反對戰爭」。

談到紐約,也令我想起當年的「佔領華爾街」行動。雖然那次行動由於不斷加入的參加者令焦點逐漸模糊,導致行動最終黯然落幕,但媒體圍繞這次行動的各種採訪報導,令美國全國對當時的經濟困局和政府及商人在事件中的角色,有了更全面的瞭解。「佔領中環」發生在香港特區,政治訴求凌駕於經濟訴求之上,沒有令我對它與「佔領華爾街」作出太多聯想,但反對勢力不斷冒出,竟為我帶來六七暴動的陰影。而Women In Black帶來的提醒是──動員手段和行動方式也只為令大眾關注真相,別讓它們模糊了焦點。

美國文化充滿抗爭色彩,Women In Black只是其中一個存在形式。從靜坐、辯論、到示威遊行,不管是單人匹馬或是萬人空巷,美國人習慣公開表達自己的態度,除了一股熱血和宣洩不滿外,其中一個原因是他們深知通過各種方式表達的意願會有人在傾聽,因為選票在他們手中。在民主政制下,各級候選人無時無刻不在揣摩選民的心意和需要,以求換取選票,傾聽不等於解決問題,更不代表認同,但起碼政治人物要獨斷獨行,也不敢偏離民意太遠。在民主制度下,抗爭是一種制衡的力量。

黎育莊 自由撰稿人
美國華盛頓

創作者介紹

Rabbit Ciel

諾維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