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夜,哭得很慘,
不是我,但真的很慘。

我們都在人生的十字路口,
一邊是成功,一邊是失敗,
一邊是迷惘,另一邊是堅定。
我們害怕得罪別人,
希望別人喜歡自己,
努力在獻技、討好、改變自己。
爭取別人的認同,
總希望自己的生存之道;
對於任何人、任何事,
都有無懈可擊的順利。

然後有一天,我們害怕和別人不一樣,
毫無意識的過完了青春時光,
害怕自己落後了人生的進度,
有些人穩定的步入正軌,
有人結了婚,有人生了孩子,
也有人買了房子,
好厲害、好羨慕、好忌妒,
但還是單身的你我,有點慌張,
彷彿別人的人生狠狠的衝擊了你本來的日子,
我們很矛盾,在追求別人走的道路,
同時假裝地告訴自己,維持現狀很幸福,
這一切都只是完美的演出,
直到照了鏡子,那陌生的人到底是誰?

我們都在選擇,
努力留住身邊給予讚賞的人們,
排斥那些直接給我們批評的惡棍,
我們接受猶如排山倒海的麻煩,
彷彿自己是個偉大的巨人,
總希望自己像個英雄般使命達成,
有一天堅強久了,倦了、累了。
好像開始在意那些漸漸消失的掌聲和加油聲,
說不在意回報的人,卻往往最在意。
一個人的熱心跟堅持,到底能持續多久?

我很納悶,連表達能力都出了問題的我們,
到底有什麼資格安慰別人,要別人接受這些大道理,
這與年紀無關,也與歷練無關,
我們僅僅只是想要這些人,接受我們的論點,
要他們接受,我們心中的世界才是真的世界。
卻忘記,世界從來就不只有一個答案,
最後我們都會死去,時針卻不會為你停止轉動。

不時間,我們都是個占卜師,
隨意在卜算他人的人生,
利用我們累積的法力,
論定他人的人生,
對於喜歡的人要他上天堂,
對於討厭的人,便要詛咒他的下半輩子。

我們並不完美,真的不完美,
同時在批評別人的時候不留餘地,
但夜深人靜時又感到後悔,
那個人是不是那麼十惡不赦,
那個人是不是一輩子再也無法原諒,
錯了,真的錯了,即使是過客,
也要用力的重修過好後才說再見。

這個舞台劇,我們都在共同演出,
在所有的恐懼、不安疑惑中,
都不會只有你一個人遇到,
你在猜忌別人,同時別人也在猜忌你,
人總要保護自己,但別抗拒任何事情的發生,
有一天我們都會領悟,
身體會的別人帶不走,
信心只能由自己建立,
沒人可以讓你不開心只有你自己可以,
而且有一種關係永遠不會改變,
不管你是否喜歡自己的家人。

最終,你的路,還是得靠你自己來走。
不論你喜歡與否,那是你自己的選擇。

by 繽炫轟

創作者介紹

Rabbit Ciel

諾維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