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綜合報道)(星島日報報道)雖說香港是個不夜城,但大部分人日間工作、深夜就寢,凌晨的香港對不少人而言其實相當陌生。幾個「九十後」年輕人卻組成「凌晨四點」團體,走在凌晨街頭記錄夜人夜事——街上人群散去,凌晨勞動者開始一天工作,西裝友除去領帶在牀上追夢,在這個沒有自由行、真正屬於香港人的空間,一些人的人生才正式開始……

  文:雷安琪 圖:何健勇、被訪者提供、星島圖片庫

  重新發現

  創立「凌晨四點」的核心成員Fat和Max自小已經認識,兩年前,政府宣布每人派六千元,他倆沒有像普遍「九十後」般搜獵最新手機或波鞋,反而一起商量如何善用這突如其來的金錢,做點有意義的事。「坦白說,將六千元用來購物,買不到太多東西,倒不如集資做個有趣實驗性Project,試試利用我們愛拍照、愛設計的興趣和專長,記錄一些被人忽略的人和事,於是就萌生了以鏡頭捕捉凌晨時分工作者的念頭。」Fat解釋。

  沒有太多策劃及計算,幾個年輕大學生穿上自家製、印有「凌晨四點」字樣的T恤,背起相機,懷着一股 勁,在午夜時分遊走街頭,四處找人聊天,並以鏡頭記錄平凡人的故事。「一開始抱住玩玩下的心態,但有次遇上一個返夜更的看更叔叔,本來聊得很暢快,但當我們提出為他拍照後,卻遭即時拒絕,原因非他不願意出鏡,而是其家人不希望別人知道他的工作而嫌棄他!我們又發現不少夜間工作者都認為自己的工作很卑微,不值一提。這些人的故事,聽得愈多,我們就愈想讓他們知道,沒有他們,香港新一天不會如常運作。夜間工作者對香港有很大貢獻,希望別人明白他們有多值得被尊重!」Max娓娓道來對夜更工作者的敬佩。

  日與夜的橋梁

  夜間的香港雖然寧靜,但褪去日間的繁華後,幾個小夥子看到的是最貼近生活的人生百態。他們發現在便利店、二十四小時營業的快餐店中工作的,大部分都是中年女士,她們日間是典型「師奶」,煮飯湊仔做家務,但在百物騰貴的香港,無法只靠丈夫一份糧過活,在不影響日間打理「家頭細務」情況下,選擇了這類門檻低、不需要太多專業知識的工作,幫補家計。另外,他們亦曾遇上驚險事件,包括與對象閒聊時,發現對方是長期吸毒者,本來談得相安無事,但對方突然發難指着他們質問;亦試過訪問一名清潔工人時,對方原本同意讓他們拍攝,但身邊同事卻突然向他們扔大袋垃圾,當中有玻璃有重物,幸好沒被擊中。「難忘開始Project時,見到執紙皮的公公婆婆,心裏總會戚戚然,覺得心酸。但幾個成員傾談過後,我們調整了心態,提醒自己不要以可憐目光接近他們,盡量做到不加修飾地記錄香港的深夜人與事。」不過,人始終是有感情的動物,聊天拍照過後,他們會幫襯賣豆腐花嬸嬸吃幾碗美味豆花;遇上推車伯伯,總不忙幫手推車;與垃圾車工人告別前,也忍不住「老積」地拍拍對方膊頭,以行動表示他們對這群無名英雄的支持與尊重。

  兩年的時間,收集了很多別人的故事與相片,他們就找來別人丟棄的卡板自製相架,在旺角街頭展出作品。展覽期間附上留言本,當中滿載市民對凌晨工作者的感激與支持,他們又將這些字句製作成旗子等手作品,轉送到夜間工作者的手上。將夜間的故事在日間呈現,又將日間的支持與敬意帶回夜間,幾個年輕小夥子擔當的是連接香港日與夜的橋梁。

  鬼怪香港

  近期,幾個小夥子除了拍照外,更嘗試以電視節目形式拍攝影片並上載到YouTube網站,以九十後角度,介紹香港凌晨好食好玩之處,例如到處找尋消夜好去處,甚至嘗試以「鬼古」作切入介紹各區文化歷史,讓一眾凌晨尚未入眠的年輕人,了解香港有趣的一面。

  「有次訪問,我們遇上了一群夜間攀山愛好者,但原來他們遠不止是愛行夜山人士。他們解釋獅子山在風水上來說是陰氣很重的地方,不少人會選擇到獅子山跳崖自殺,這群義工在放工後結伴夜行,上山查看是否有自殺人士,若不幸發現死者,就會將屍體搬下山報警,他們稱自己為『執屍人』。他們除了分享搜索經歷,還告訴我們過程中很多靈異經驗。這次分享令我們對香港有另一理解,原來獅子山除了代表香港精神外,亦有鮮為人知的陰暗面。鬼古當然引人入勝,更可以從中理解香港的歷史及有趣文化。」

  的確,凌晨時分的香港,突然變得很大,到處都是可供利用及舉辦各種活動的空間,充滿無限可能,他們籌備組織凌晨消夜團,帶領年輕人發掘香港有趣的地方,甚至開始積極參與各種夜間義工團,如與「北河燒臘飯店」的明哥向露宿者派發飯盒,與商場合辦相展之餘,亦透過贊助帶領一眾年輕義工向凌晨工作者派發輕食消夜,以青春劃破凌晨的寂靜。

  ■「凌晨四點」幾個小夥子深宵探訪便利店職員。

  ■「凌晨四點」其中三位成員,左起Jacky、Max、Fat。

  ■「凌晨四點」在新都會廣場舉行攝影展。

  今日館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Rabbit Ciel

諾維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