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討自己,真的很重要。

蘇民峰說過,有時想知道自己是什麼人,可以看看自己身邊的朋友都是什麼人。

除左PC同護校同學,盡是失敗者。
或者都是在他們失落的時候,他們主動找我。

兩個故事都是由一通突如其來的電話開始。

女的,認識了之後就發現不認識還好。
沒有自知之明卻又愛批評是她的核心性格,每一次和她聊天不是責怪自己的父母就是身邊的人這個朋友有問題、那個朋友一事無成...
在她的口中,真的從來沒聽過什麼好話。
但她是唸書很厲害的,可是在職場上卻一直沒什麼大作為。
常常拿自己是教育碩士畢業的事情出來說,卻又不肯乖乖的找一份教席,整天窩在家裡抱怨。
因為她的小姐脾氣,因此常常和家人吵架。
當然她在外面也一樣,是絕對吵架型的女生,還常常覺得自己是別人的益友。
事實是,大家都受不了她的大小姐脾氣。

她跟她男朋友的事,也許旁人看來雙方都很痛苦、男方很不負責任。
但如果她真的在這件事上有所學習,得著應該會很,大至少會和家人少了點吵架。

其實常常聽她說她父母不關心她,但她把自己弄成那樣的生人勿近,誰敢開口呢?
一直在溫室中長大,孤癖的人際關係,培養了她不懂體諒他人和忽視別人的難處和痛苦的性格。
以一個女生來說,的確頗不討喜。

我知她怨氣很重、脾氣暴躁,但也不是常常拿身邊的人來發洩吧?
什麼叫「個個讀唔成書都走去做護士」呢?
護理系在香港本地的大學收生的分數,絕對比她用錢過台灣讀的中文系高分吧?
起碼,畢業了是一份很正當、為人服務的工作。
中文系,又不是做文化研究又不去當中文老師,對社會有什麼貢獻和意義呢?
為講而講,真的很三八。

一次,遇到不公平的事想找人說說,誤以為可以找她呻下,希望可以排解不快的情緒。
誰知道卻被莫名其妙其妙的婊了一頓。
那一刻我需要的只是有個人聆聽我,而不是跟我說什麼大道理。
她自己也說好討厭每次她需要安慰的時候,她男朋友還跟她分析這分析那。
結果,她自己還不是這樣對人。
這也是她其中一個很港女的性格盲點:律人嚴待己寬。
總是對身邊的人有各式各樣的要求,但又憎人富貴厭人貧。
每一個,我覺得ok的中學女同學都幾乎被她批得一文不值,而且有不少是很受男同學歡迎的。
事實上,一個女人講另外一個女人,我一直都認為是不用重視的意見;反而一個男人講另外一個女人,我就會很留心去思考對方的評語,從而去學習被評論的女人的優點和審視自己有沒有和她一樣令人不喜歡的地方。因為,始終會和女人一起的都是男人。
而且這位中學同學是完全沒有男性朋友的,她從小到大所接觸的男性除了老被她的追求所嚇怕的男同學之外,就是她的老爸和弟弟。可以說,她真的對男性一無所知,她對男性的認識幾乎都是從她鍾愛的BL小說裡幻想出來的角色。只要你細心的聽她說就會察覺到這點。
這樣自閉單向的興趣也是她一廂情願的性格由來。
她男朋友的情緒反應、感覺,她從來都不曾希望去瞭解,只是一味地抱怨、投訴他的種種不好。
聽多了,我們這些姊妹都覺得其實她自己才是最主要的問題。
她太喜歡批評了,對人沒有半點欣賞,身邊每一個都讓她不耐煩、看不順眼,這樣的人又怎會容易相處呢?

最令人氣憤的是有一晚,和她聊天,老是貶低我的專業在外國的承認程度。
真是你媽的,我相信德國對於護士的需要一定會比中文老師多吧?
不停的在說「你要考返人地個試」,這我會不知道嗎?
然後她又把自己可以到德國教中文講的很美好,我心想:難道你又不用考人家的教育文憑/教師認證試嗎?
而且在外國又會有多少學校會請中文老師呢?
在德國會中文有什麼職業上的需要?
我聽下去實在很憤怒。
沒有想過自己的朋友會這樣的看不起自己的。

還不斷的拿我小時候曾經被人欺負排擠的事情來當話題!
我都已經釋懷了啦,提著有什麼好玩?
拿別人的傷痛來開玩笑,真的很沒教養,枉你是一個碩士生。
起碼,長大後,我學會做人和關心別人,那像你由台灣回來香港都沒有可以信任交託的朋友?
我中學都有自己的一堆朋友啦,又沒跟什麼人有過節。
倒是大家一提起你都聞風喪膽,特別是男同學。
因為你中學得罪太多人了。
既然你這樣的看不起我,又何必凡事徵詢我的意見呢?
真的是,死婊子!

整天在背後說別人是獨生女就不應該大學畢業不找工作這樣任性,自己還不是辭掉工作去德國玩!
之前還哭的聲嘶力竭、說家裡只靠你一份收入,好像自己很偉大似的,後來又反口的說自己姊姊有工作。
為達到目的,不理事實亂編謊話!

被人開一、兩句玩笑就要告自己老闆口頭性騷擾,以後誰敢請你呀?
但自己又常對人開黃腔...
又去報警又這樣那樣!痴線!
結果,連警察也覺得她思覺失調,要她提供朋友的電話來查詢...
這根本就是她說的事令人難以置信,要朋友作人格擔保。
但她似乎仍對自己很有信心...

我真的受夠了這個人喇。
希望有人治到她吧。

創作者介紹

Rabbit Ciel

諾維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