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 http://www.rossety.com/fokas/article.php?op=articletext&id=24&db=0

心理分析學家有所謂「佛洛伊德式失言」(Freudian Slip) 的說法﹐意指表面上似乎是無心失言﹐實際上卻流露出內心 (潛意識) 的真正想法。佛洛伊德式失言﹐原先當然和佛洛伊德的潛意識學說有關。但時至今日﹐凡是無心失言而別有所指的﹐都可以泛稱為佛洛伊德式失言。

佛洛伊德式失言一個很好的例子是2001年月11月巴基斯坦總統穆沙拉夫出席聯合國﹐在回答問題時他先說「如果北方聯盟攻打巴基斯坦」﹐然後連忙改口說「阿富汗」。他怎麼會把阿富汗說成巴基斯坦呢﹖巴基斯坦總統內心真正恐懼的是什麼也就很清楚了。巴基斯坦一直擔心北方聯盟掌握阿富汗政權後和印度夾擊巴基斯坦﹐所以他一說就說錯﹐但其實是說對了。

這就如布希總統無心把對付恐怖分子的戰爭說成「十字軍」一樣﹐也是佛洛伊德式失言。事後無論美國國務院費盡多少唇舌﹐都無法改正布希總統的失言對回教國家所造成的衝擊。但布希總統表面上說錯﹐其實是說對了﹐因為這才是他內心真正的想法﹐認定中東回教國家是基督教國家的敵人。美國的偏坦以色列無疑是中東問題的核心﹐但美國始終不承認宗教是基本的原因。

阿富汗的神學士政權經不起美國的轟炸﹐很快崩潰﹐但是它的武裝力量並未被完全摧毀﹐和恐怖分子的組織一齊轉入地下﹐這正是飽經越戰洗禮的美軍將領最為擔心的事。果然2002年3月初﹐美軍首度大舉進攻阿富汗山區的神學士政權殘部﹐竟被對方伏擊﹐造成慘重傷亡。佛蘭克將軍在追悼會上居然將「向在阿富汗陣亡將士的遺屬致敬」說成「向在越南陣亡將士的遺屬致敬」﹐這又是明顯的佛洛伊德式失言﹐顯露他真心的恐懼是阿富汗正在變成另外一個越南﹐美軍進入陷阱後無法自拔。

但是美軍將領最為擔心的事恐怕很難避免。美國詹森總統任內﹐對外電話他自己都有錄音。最近出版的詹森總統傳記根據這些錄音﹐揭露詹森在1965年越戰方開始時就知道越戰不能打﹐可是他始終不讓人民知道。這是極其驚人的秘辛﹗可見越戰時代美國的執政當局並非一般人想像的不了解敵情。詹森顯然清楚得很﹐但為了國家利益他可以犧牲多少人的生命甚至他自己的政治生命﹐越戰卻仍然要打下去。布希總統和他的親信恐怕也明知道阿富汗這場戰爭不好打﹐但打仗符合國家(讀作大資本家)的利益﹐所以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佛洛伊德式失言﹐說明語言的替換往往有其深層的用意﹐但有時替換的不只是語言而已。有心的影迷可能注意到﹐最近美國的戰爭電影片都不約而同特別強調不能讓傷亡者落單﹐即使有人陣亡了也一定要帶走死者。表面上看來﹐這是一種崇高的武德﹐但在過去的戰爭(和戰爭電影片)裡並不是如此﹗遠的不說﹐「搶救雷恩大兵」裡有人陣亡了﹐湯姆漢克不過取下死者頸項上的兵籍號碼牌帶走而已。打仗時死人如麻﹐這才是合情合理的做法。即使是特種部隊﹐一定要帶走死者只會使全軍喪失主動陷入險境。尤其對於突擊隊而言﹐這是最不明智的做法。為什麼晚近的戰爭片裡美軍一定要強調這種武德﹖這種替換有何意義﹖

我認為這是另一種形式的佛洛伊德式失言﹐也許該說是佛洛伊德式替換。堅持要帶走死者並不一定是武德﹐而代表一種恐懼。或者認為對手不是文明人﹐或者(更嚴重而無法明說的)自知是不義之師﹐所以無論如何不能讓死去的同伴落入敵手﹐以免死去的同伴被對方毀屍洩憤。這兩者都流露出美軍(讀作美國人)內心深沉的恐懼﹐因為無法明說﹐所以用佛洛伊德式替換的方法來表達。同樣是突擊隊﹐如果美軍的對手不是東方人或回教徒而是「搶救雷恩大兵」裡的德國人﹐還用帶走死者嗎﹖答案不必說也知道。 (3.23.02修訂稿)

創作者介紹

Rabbit Ciel

諾維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