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大家有沒有這樣的經驗。
在不同的時間裡, 突然地有些不是很熟、已失聯多年的中學同學忽然致電給你, 他們不是從事了保險/健康食品或是要結婚了, 而是最想不到的:
他們竟然有不開心!!!!!!

第一次接完了電話, 我在想「乜我好治癒系咩?」。
而且, 他們其實有很多朋友可以講的, 為什麼找我呢?
隨年月回想起來, 其實是很多因素的, 只是讓人感覺很諷刺。

因為他們都不是跟我一堆的, 真的一點也不熟呀@@
更加過份的是, 離家出走要住在我家。

我先介紹第一位, 1989年6月23生的雙子巨蟹小姐。
雖然很想開她的真名, 但基於私隱問題, 就叫她槓姐吧~

這位槓姐會考成績不錯, 之後到了台灣留學, 說是想在那邊當作家就唸中文系。
及後回港在POLY唸和教育相關的碩士, 事源是她和碩士班的同學相處不愉快就開始常常致電給我「傾心事」。
她回港因為找不到工作、又要用錢再唸書, 因此家人常說話給她聽, 令她非常難受。
而且她父親的大腸驗出了有瘜肉, 弟弟在城大唸書卻在家只會上網打機。
她的情緒一直都很不好, 我一直都在她身邊安慰和鼓勵她。

她碩士畢業後, 去了東方當記者, 初時聽她說的都是公司裡的一些八掛和她所不喜歡的女同事。
從再聯絡開始, 發現她一天到晚都非常的喜歡說別人的不是、經常到踩低別人, 有時從她口中聽到一些共同朋友被她眨低/責罵都感覺不太好。
簡單點說, 唸這樣多書、學歷這樣高卻實在沒什麼口德跟修養。
一整個聊天都是批評、咒罵。
有時她會說到一些女生是我還有在聯絡的好朋友, 就更加的覺得難受。
她總是討厭一些我很喜歡的和善、斯文、漂亮、受人歡迎的女生。
說人家長得很人工、穿衣服的品味很差、人很假什麼什麼的。
然而中學時期的她, 有自己一個圈子, 但卻是班內不想承認的幾個人, 直接點就是怪胎。
而她最嚴重, 是男生們口中的小丑。

她卻很喜歡拿我小六時被杯葛的事來說,, 她很想跟一個叫憎肉田的女生當朋友, 而這個女生有點討厭我, 她就千方百計的對我不好, 企圖使那女生會認同她。
可是, 其實要不是她主動在中學跟我打招呼, 我根本就不知道這個人原來跟我同一間小學的......
她亦很喜歡談論外表, 常常說她要是打扮好就很多男生會喜歡她, 但我拿了她有打扮的照片給不同類型、年紀的男生看, 幾乎清一色負評......
口德好一點就說不會選她啦; 壞一點很直接的說「豬排!」
而她很喜歡說我的外表跟小學一樣什麼也沒變, 就是想說我依舊那麼醜。

另一次, 是她的公公進了醫院。
其實她平時也不會去探望或是關心她的公公的, 就是看到護士在扶抱的時候有黠大力, 就打來罵了。
她罵到高興就對著我罵:「點解個個讀唔成書既人都走去做護士?」
我聽後呆楞了一下, 好想立刻掛斷電話。

其他零零碎碎的, 不太遁得了, 我正在忘記她呢。

最搞笑的一件事, 是她說被她東方日報的上司性騷擾。
她把成件事化到好大, 但到最後卻什麼結果都沒有。
好像有報警的, 她還把我的電話給了警方。
因為警察那邊要她一個朋友的電話, 似乎是想要人做她的人格擔保、確保她沒有說謊/沒有毀謗上司。
坦白講, 她的言行舉止根本就很容易令人不信任她。
因為她總是小事化大、誇大事實。
她常常說家裡沒人工作, 都是靠她一個人來支撐的, 又講到家裡經濟有多差......
而她有一個已經出來工作的家姐, 還要有錢到德國旅行。
多麼的不可思議。

慢慢, 我就不再相信她了。

其他朋友/共同朋友都叫我不要再理她了, 跟她相處了一段日子非常的不開心, 到受不了找人聊才發現自己根本是她的發洩/負面情緒轉嫁對象。
直到現在我都不知道, 我在她心中到底是什麼。

想到再打。
有做香港報館的朋友想八掛也可以問我。
她現在已經轉行做了農場助理。

創作者介紹

Rabbit Ciel

諾維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