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好長, 因為沒腦汁了。

是冰子問起一個共同老朋友結婚了, 他有沒有請我。
其實很早, 這位老朋友就說過未必有位, 所以未必會請太多學會的人。

但原來這句說話是對我說「對不起啦, 其實有太多重要的人要請, 所以不請你了。」
其實我不介意的, 因為事實上我和他的經歷始終不及他們。

所以, 我一直都明白朋友是有分等級的。
正如我那屆有人結婚也沒有請中間那屆和他們的一屆的人, 這其實很正常。
可是, 冰子這麼一說反而讓我有點受傷。
或者他一直都覺得把我們拉近了、成為好朋友了, 就會這樣子。

事實上, 人長大了、環境不同了就會各自有新的隊友。

冰子是念舊的, 他想我們每一個都相親相愛, 他希望我們可以FORM一個FAMILY。
而事實上我們的確是守望相助的, 只是不像以前那麼親了。

我常說真正把冰子當朋友的, 是美麗的她、能幹的他、大偉子、肥肥, 還有文姐。
這些人不會隨著時間或遠近就把你忘記。

所以啦, 我知道冰子有些懷疑和失望。

或者是我一早就放棄再在這個圈子建立什麼了。
要不是龍龍提醒我, 也許我還在為自己原來沒有的地位傷心。
其實是因為種子的落下、一起建立的回憶實在不夠支撐我們關係的親密度。
現在抽離了, 才知道自己付出實在不夠我, 一直都是大家在關心著我。

從前的我, 真的很爛。
是個大爛人, 但那時他們依然不離不棄的待我好。
 

每一種相遇都是有意義的, 但不是每一個相遇都會有未來。
而我從來不會高估自己在別人心中的地位。

創作者介紹

Rabbit Ciel

諾維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