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議員被DQ,不意外。

甚至是麻目。

根本是必然的,尼采說「當一個好人遭受責難,之後其他好人都會一樣遭逢責難。」,因為你們沒有在第一個好人遭受責難的時候站出來,結果懲罰好人的事就變成了約定俗成的律法。

香港變成這樣,都是共孽。
其實敵人如何強大都不可怕,可怕的是你身邊的盟友都不支持你。
自佔中之後,本土派興起,然後大家就狗咬狗骨、互數不是,敵人變成了昔日的戰友。神奇的是努力做好地區工作爭取新的選票或搶建制的票的代議士竟成為了眾矢之的,更被誣諂因為票源相同、搶票。而事實上,支持者根本不是同一批人。我知道、我看到大家曾經的團結和努力,崇尚制度跟規矩玩的大家,最後竟然是被規矩給弄死了,這回坂一斧的力度沒有再驚醒任何人。只是給我們更確實的證據去明白舊日所相信的價值觀和理念是錯的。知錯是一件很難的事,但承認自己的錯誤更難。
我們很多人都在這個迴圈裡兜兜轉轉,意圖找一個棲身之所去放置自己的信念,但找來找去都找不到一個合適的地方,所以有些人崩潰了,變得充滿攻擊性,希望以攻擊理念相似但行動方向不同的人來掩蓋自己的不安。

最後我們當然四分五裂。

然後,就成了現在這樣。
創作者介紹

Rabbit Ciel

諾維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