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社交媒體興起,不約而同都經常遇到一種stalk過你facebook、IG、Twitter、Blog就覺得很瞭解你、你現實生活的一切就跟你的post一樣。
例如我常常把現實不能說的話、不能跟身邊人分享的心事匿名寫Blog,然後某些看了我Blog的人就問:「常常看你的Blog感覺你是很不開心、沒有朋友的人,但為什麼跟你見面又總是笑笑口、很開心很受人歡迎的樣子?」
首先,我本來就不想給你看的,因為就是怕我寫了什麼會讓你不開心,我不覺得你的心智能明白我的文字。然後你自己硬要了、還甩給我這樣的意見,著實令我感到非常的不高興。
我是多麼的後悔把這裡給了你,本來是一種信任:相信你不會像其他人那樣的論斷我。
你對我來說,是特別的。

但原來我還是那樣的愚蠢。
給了你私底下審判我的機會。
我忽略了你還是像其他香港人那樣喜歡當法官。

這實在讓我非常的傷心。

其次,人生不如事十常八九,我亦不太喜歡見人就訴說自己的不性遭遇,因為我一直都在反省:怎樣可以避免遭糕的事發生在自己身上。
亞里士多德說過:「悲劇的發生是某一個人做錯了事。」
我一點都不想當悲劇的主角,我希望能學習遠離險境,也期望能不傷害人的活下去。
所以你說我總是笑臉迎人,一來我自知自己的笑容很漂亮、二來每個人都喜歡輕鬆愉快的相處氛圍,所以我對需要去相處的人總是很貼心的想著、留意著他們需要什麼。
你說和我一起很舒服,但為什麼又要沒事要老是在找麻煩呢?
為什麼又要去質疑我的狀態呢?
就算看我blog而斷定我整個人的情況,也要想想日期吧?
我的確有一段很不快的成長經歷,但都已經過去了。
你沒有過去的嗎?
在驚訝什麼?
我過去不開心,現在就不可以憑自己的努力去快樂嗎?
這是什麼邏輯?
是不是真的要「畫公仔畫出腸」?你說你不喜歡「下下都要講明」,我也不喜歡要把話說得這樣開。
不要這麼白痴好不好?

做人是有一點常識和體察他人感受的心比較好,我由一個欺凌受害者走到現在變成一個受人歡迎的人,當中是下了不少苦功的,因為我不認為要一輩子怨恨別人對自己不瞭解而孤獨下去。我承認自己是很想融入群體、和大家一起,所以我蕊了很多年、經歷了很多失敗才慢慢知道如何相人、如何用一個合適的距離去靠近自己想親近的人。
「和你相處很舒服。」卻沒有想過別人在此之前付出了多少改變。
是以為天下間的東西都像你媽媽剝給你的橙一樣嗎?
一個on9既人,無論上幾多堂NLP都唔會變得令人好想同你相處,因為你從來都把自己的感受和喜惡置於別人之上,自然每個人都不太喜歡靠近你。

沒有人會喜歡一個一天到晚不停散播負能量的人,所以為什麼會認為內心不快樂就可以四處向別人扔自己的負面情緒呢?
你有病嗎?
這不是虛偽,是對身邊的環境一種生存上的考量。
煩惱的事、仍在困擾自己的夢魘,我們始終要學會如何和這些纏繞自己的傷痕共處,但並不代表要把人拖進去你的地獄裡。

可不可以不要在未和對方實際相處過就單憑你一知半解的偏見去判斷對方是怎樣的人?
一個讀不成書不是問題,但智商和常人有距離就要去看一下醫生了。

不要怪你的父母,他們當初把你帶來這世界的確沒想到你會成為讓人這麼討厭的on9仔。
但你絕對要為你的言行負責。

創作者介紹

Rabbit Ciel

諾維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