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息因為要每星期用凍膜的關係而變正常了~
之前一直都睡不好/W\

閱讀、下廚,不見任何令自己有情緒的人,感覺清新多了。
其實我覺得勉強的社交很痛苦,要時間接受有些朋友是過去了,過程很難受,原來真的沒什麼感情是可以一生一世的。
讀著與學習無關的書,我從小到大都是這樣的,該看的書都不看。

好想快點離開香港,無聊找一下,根本好多移民GROUP。
其實我本來都無人無物,朋友也不多,所以移民倒還好,一切的情景都對了、不會再錯置了。

常常有人說你把自己當成是留學生吧,但他們一邊曬節日的合照、一邊說著有親人在身邊多好。。。
並不是在說他們是故意的,只是「那是我的不對」,我在FB說過這世界沒有人會原諒你來自問題家庭就是這樣的意思:你的一切都不符合普世價值既常識,大家都有家人、節日能回家吃飯,這是人之共有的常理。

而我沒家人,所以我就是問題了。

我的存在總是在提醒大家世上有人沒有家長的悲傷,所以如果我不在了,大家就不會有悲傷的感覺,一些冷酷的人也不會因對我的遭遇沒有感覺而尷尬了。

最後,我選擇了離開大家。

這對彼此都好。

只是不想互相傷害。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諾維爾 的頭像
諾維爾

Rabbit Ciel

諾維爾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